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娱乐致死,躺着中枪

娱乐致死,躺着中枪

《道士下山》海报

《道士下山》海报
娱乐致死,躺着中枪
《欢乐喜剧人》第九期中贾玲女扮男装成代父从军的花木兰
 
书匠感慨
 
红黄赤橙青蓝紫,文艺圈里乐致死。
 
革命红色高大上,抗日红剧战争狂。
高大上往低俗唱,抗日红剧可带黄。
 
左审右查苟喘残,文艺百花全玩完;
文革风云又突变,风吹草动上纲线;
 
当年无极被恶搞,如今搞怪触道礁;
相声小玲有门道,玩着玩着跪求饶。
 
如果偷着玩个性,正大光明要你命。
  
                                                           ——书匠转载 题记
 
 
  • 新闻背景: 道士下山与贾玲道歉
  • 《道士下山》讲述的是民国时期,外敌入侵,军阀混战,乱世中各类江湖人物纷纷登场。一个不堪忍受山中寂寞的小道士何安下偷偷下山,结果遭遇到一系列诡异奇幻的人物和事件。无心之中,他被卷入太极门掌门之争,并与来华偷师的日本忍者对局。后中统特务欲招揽其做间谍,他却利用这个机会帮京剧武生查老板截杀特务头子报夺妻之恨。何安下周旋于中统、纳粹博士、日本人和江湖之间,经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人物和事件,慢慢领悟武术的至理,而他的人生也永远的改变的故事。编剧导演:陈凯歌;主演:郭富城,王宝强,元华,房祖名,范伟。19日,中道协权益保护委员会主任孟崇然道长(道协19名副会长之一)通过微信公众号“道扬天下”向导演陈凯歌提出严正谴责声明,声明中称陈凯歌执导的《道士下山》肆意丑化道教,违反多项政策法规,要求陈凯歌立即停播《道士下山》,并向道教界及社会公开道歉,消除影响。中国道教协会新闻发言人孟至岭道长对记者表示,《道士下山》的制片方之前与中国道协有沟通,并按照要求对于剧情做了修改,因此道协对于影片持有包容心态。谴责声明并非由道协发出,至于是否孟崇然以个人名义发出尚待核实。
  • 与此同时,知名相声演员、女汉子贾玲最近摊上大事了,因为她于某节目的小品中,将中国古代巾帼英雄花木兰,恶搞成贪吃、不孝、胸无大志、贪生怕死的傻大妞形象,遭到众多专家的批判,甚至要求她和节目组公开道歉。前日,贾玲在博客中发表《辜负大家,对不起!》 :“首先对喜爱我的观众致歉,由于我的无知和疏于学习演绎了花木兰这个作品。经过这两天的学习我深刻的意识到这样做是不对的。花木兰是受人尊敬的巾帼英雄,显然拿她来演绎成一个喜剧作品是不合时宜的,也是有违公众审美习惯的。感谢对我批评教育的热心观众,接下来我会更好更多的学习演绎更多正能量悦人心的作品。艺术无涯,传统有界!也对东方卫视,对同仁们说声对不起。再次真心的说声抱歉。”

贾玲道歉了,陈凯歌还会远吗?

文/新浪专栏 水煮娱 杨时旸 2015-07-19 16:59:20

僵持了一段时间之后,“恶搞花木兰”事件最终还是以贾玲道歉,节目停播告终。但贾玲并不孤独,她还有大导陈凯歌为伴。

道教界一个名为中道协权益保护委员会主任孟崇然的人已经对陈凯歌提出了“严正谴责”。他向陈凯歌声喊话,“中华民族五千多年的文化历史决不能在你的手中断送!”并且认定陈凯歌是“卖国贼”。

看起来,在修行多年的孟道长的心中,特异功能这个事还是存在的。因为像陈凯歌这样一个60多岁的北京老男人,凭借一部电影竟然就能摧毁五千年的文明,并且还能倒卖一个国家。这是我们凡夫俗子圈很难理解的事。不过仔细想想,要是陈凯歌真有这等神力,他何必还隔几年就拍个大烂片,一边被骂一边还得低三下四地去各地鞠躬尽瘁求票房呢?看来,陈凯歌老师也是个本分的人,一直隐藏着自己的超能力,就靠拍电影为生。大隐隐于市多年,最终还是被一位道长揭穿了。

说真的,贾玲也好,凯歌也罢,遇到的基本都属于飞来横祸。作为中国的艺人,除了成名以后赚钱比其他行业快一些之外,可能是最谨小慎微的一群人了。他们有各种固定的部门管着,有各类随时出台的意见拦着,有来源于资本方的利益箍着,有狗仔队无时无刻盯着。某种程度上说,一群本应最放浪形骸的艺人,却在中国享受着最饱满的舆论监督。而与他们相反,最需要被舆论看管的另一群人,却基本上可以肆无忌惮。这就是中国艺人的真实生态。

但即便如此谨小慎微,自动隔绝了一切与现实相关的题材,只留下做丑作怪,卖萌搞笑求生,但仍可能随时饭碗不保。花木兰的小品和《道士下山》其实都是喜剧,后者虽然一直向正剧上扭转,企图营造各种意义,但仍然是一幕轻松的搞笑片。他们这样做,只是想让观众开心,而且在各种限制之下,这种风格也最安全。选择花木兰和道士作为题材,绝不是像那些义正词严的人们所说的那样,有一颗叵测的心,总想利用一出节目污蔑某个人,甚或毁掉数千年的文明。他们是搞笑戏子,又不是恐怖分子,搞得垮什么文明呢?

我们是什么,我们就看得到什么。为什么我们看的都是乐子,你们那些吃着地方财政的老同志和本应在观里清修的老道长看到的都是阶级斗争呢?

花木兰在正史上连姓氏、籍贯都无确载,你们那几位老同志因为地方与个人利益,自己将其奉若神明也就罢了,现在动辄以民族大义作为绑架筹码,对一个以搞笑为业的小品演员进行道德勒索,还要把自己的行为描摹得无比恢弘无私,你们觉得在这个时代会被大众买单吗?

按照这样的逻辑,在中国,一切创作——不只是喜剧创作——都不要进行了。因为任何一点虚构都会触怒一批有历史感和正义感的老同志。老同志们,我真的很好奇,请问吴承恩老师需不需要道歉?六小龄童需不需要忏悔?周星驰应不应该千刀万剐?不需要再往后叙述名字了吧,按照你们的逻辑,是不是任何一个创作者基本都对“历史文明进行了诽谤”?

那么多有关花木兰的作品,从迪斯尼的动画到中国的电影,你们看着哪个版本不顺眼,用带有单位抬头的A4信纸写上几百字痛彻心扉的言辞,在右下角盖个红戳,这就算是终审判决了吗?更可恶的是,这种公开信看似以某个团体或者个人的名义发出,但实际上拉着的那面大旗上不但刺绣着中华文明的口号,甚至还裹挟着政治震慑的压力。他们用这种方式为自己加持,把自己塑造为唯一的正统,其他人的创作都是邪道。

对于贾玲,那些人批评她恶搞,但孟道士在指控陈凯歌的时候,还提到了一条更为险恶的罪名。他声称电影中的何安下向和尚求教,“这是扬佛抑道,影响宗教和睦。”你把一部娱乐片提到如此高度,是想致一个导演于死地吗?我问你,《西游记》中,孙悟空拜了道士为师,学会各般变化本事傍身,上了天庭踢倒太上老君的丹炉,后来又保一个叫唐三藏的和尚取经。这算什么行为?扬谁抑谁?离经叛道吗?作者竟然敢安排一只猴儿踢倒你们太上老君的丹炉,你觉得这人应不应该株连九族?陈凯歌和贾玲不是一个量级的艺人,陈凯歌可能会置之不理,但这种对创作者动辄在法律之外上纲上线的风气实在可怕。

某种程度上说,艺术本身就是一种反叛。任何虚构都是一种冒犯。冒犯现实、冒犯权威、冒犯既定的认知。更不要提喜剧这种独特的艺术形式了。它本身可以幽默,可以反讽,可以嘲弄。让人们发笑的几种方式之中,要么嘲笑权贵,用戳破虚妄的方式让底层者达到自己翻身的幻觉;要么嘲讽底层,让人们看到比自己更不堪的人生的某种况味。这是人们内心深处无法改变的心理基础,想让人们发笑就要如此。如果您是一个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您大可以不看综艺节目和陈凯歌的烂片,不是还有《新闻联播》和《感动中国》吗?

凡是不允许嘲讽的人和事都是脆弱的。对于一个人,一件事,我们可以平和地叙述,也可以按照自己的视角加以阐释。多年以来,我们习惯了一种塑造高大全的叙事魔障,习惯了歌颂时雄壮的音乐和流淌的眼泪,但仍然无法接受调侃和嘲笑。其实,调侃才是正常人在正常社会中放松的叙述方式,歌颂的腔调才是失常的。当我们能接受别人的嘲笑和调侃,我们才是真正自信的,然后,当我们更进一步,懂得而可以运用自嘲,我们才是坚固的。比如说贾玲,无时无刻都在自嘲自己的丑和胖,但我们都觉得她可爱,没有人会对她的颜值提出任何苛责。这是她的自信。而不像那些自发呵护花木兰的老同志们那样总是战战兢兢。

多年前,陈凯歌老师拍出了那部著名的《无极》之后,他遭遇了胡戈的调侃。彼时的陈凯歌正扮演着义正词严的老同志角色。他出离地愤怒了,愤怒得如同今天这个清修的道长一样。以各种悲壮和高尚的大词痛陈利害。后来,陈凯歌彻底改观,变成了一个正常的人。听得了批评,也做得了妥协,懂得坚持,也知道面对现实。这就是一个老同志的改观。“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和“中道协权益保护委员会”的老同志们,望你们以陈凯歌老师为榜样,早日回到人民大众的怀抱中。我们期待你们的好消息。

道士下山:陈凯歌需要道歉吗?

全真道士梁兴扬的博客 2015-07-19 17:16:44

今天,网上突然铺天盖地出现了中道协代表道教界谴责陈凯歌《道士下山》丑化道教、陈导是卖国贼的新闻,很多朋友@ 我问我看法,贫道只是个小道士,不代表道教界,对谴责陈导的表态不是十分赞同。
        贫道也没看到中道协的红头文件,就发表下自己的看法,如果有了中道协的红头文件,贫道马上认怂删掉本文章,你们谁也不要拉我。
       在我看来,陈导的道士下山虽然没有精准的反映道教的文化,但是,最起码给大家一个了解道教的窗口,有个认识道士的契机,有认识误区是正常的。
       我对《道士下山》的电影了解了,也没多大兴趣,但是,不代表陈导因为拍摄了这部电影就成了卖国贼,我也不想被所谓道教界代表,哪怕我是个道士,也不代表这个身份泯灭了我的个性。
       可能刺激眼球的是道士给和尚下跪,其实道士给和尚下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和尚代表了正义和真理,哪怕一个凡人代表了正义和真理,我们一样下跪,比如关羽这个凡人,他没有当过一天道士,没有念过一天经,还杀人如麻,但是,他代表了忠义,我们照样跪拜他甚至崇敬他为神仙。

道士下山:陈凯歌需要道歉吗?


       小说、影视剧的传播,可以让更多人认识道教,一部西游记,让对多少人对佛教产生好感?一部射雕英雄传,让多少人对全真教产生了好感?
       诚然,小说和影视剧对道教有丑化,但是也有美化啊,总不能夸赞道教神仙生活就是道教了,丑化道教就不是道教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知,对道教都有自己的看法,丑化美化都很正常,因为毕竟都是娱乐性的,只不过无论美丑都改变不了道教的根本。
       哪怕大众认知真的有误区,但不应该仅仅责怪他人,不应该谴责别人追求猎奇或者丑化,更要反思我们是否传递了真正的文化。哪怕丑化了,为什么丑化道教?哪怕扬佛抑道,为什么扬佛抑道?为什么不扬道抑佛?
       肯定有自身原因的,肯定有不作为的地方,同时,道教本身也应该了解认知到我们应该弘扬什么,我们应该传达什么?如果我们也仅仅拿风水、算命、玄奇、武术、养生等等道术来吸引大众,就别怪大众误解道教。

道士下山:陈凯歌需要道歉吗?


       如果说扬佛抑道,看看书店里,多少高僧的书籍和对佛法的诠释,道教又做了多少?看不到道教的书籍,是因为社会的对道教不公吗?里面肯定有道士的不作为!
       如果说历史上佛道教不公平,在我看来,有个最公平的时候,就是改革开放后,佛道教在同一起跑线上,是有史以来最公平的发展阶段,为什么佛教更深入人心呢?
      不要一味的清高,人心的选择才重要,对于道教,不能光想着别人美化,还要承受别人对道教的丑化,想想别人为什么非要美化道教,为什么非要丑化道教。
      不做永远不错,做了必然有争论,对影视剧中的美化高兴,就要学会对误解的承纳;很多时候不是别人误解我们,而是我们做的不够或者无所作为。
       如果要谴责陈导,更要谴责各大网络作家,他们让年轻人对道教产生了兴趣,肯定其中也有误导,如果不引起争论,任何小说影视剧中不出现道教或者道士的身影,彻底杜绝道教文化在文学中的体现就解决问题了。
       再说《射雕英雄传》,哪怕金庸先生让尹志平祖师被世人误解,但是也让更多的人对全真教、王重阳、全真七子产生好感与好奇,太多人第一次听说全真教是在射雕英雄传中,包括我自己。
       如果金庸先生对全真教只字不提呢?我们就满意了吗?后来金庸先生为了照顾全真教的感受,修改了尹志平祖师名讳,难道这还不够吗?没有《射雕英雄传》,可能会少几亿人知道全真教。
       所以,对待小说和影视剧,可能做的不对,但是娱乐化的看待问题,包容性的看待问题,一味的谴责只能吓退别人对道教的好奇心和好感,固步自封的清高不可取。

       我只是个小道士,表达自己看法不代表谁,只是说明自己的看法。

       陈导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如果这个谴责早来一两周多好,还可以给《道士下山》增加一两亿的票房,哈哈。

 

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5bdb910102w3t6.html?tj=1

http://ent.sina.com.cn/zl/bagua/blog/2015-07-19/17463675/2307009075/89822a330102vuu2.s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2ac0ee0102vo3e.html?tj=1

0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