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流氓意识流

流氓意识流

流氓意识流
释永信:警惕“公权流氓化”,扰乱燃气市场秩序

从小接受文化大革命洗礼,印象中最肮脏的词汇,莫过于“流氓”二字。“流氓”最肮脏,“耍流氓”最反动,是大罪,要枪毙的,甚至枪毙了都不解恨!

但,究竟什么是“流氓”?什么人和事“最流氓”?谁是“真流氓”而谁是“真不流氓”或“假流氓”?……半个世纪天朝故国鬼神事一桩桩一件件流淌在半百知命者书匠脑海心田,不断累积、修正、变异、发酵……时至今日已经五味杂陈、不知酸臭地堆砌在了一起。

最初,在孩童懵而不懂的记忆中,一听到骂人话中带得那个与异性生殖器有关的字就有莫名的本能反应,立刻脸红心跳感到自己无比“流氓”下作。

而后,与“流氓”有关的记忆,就是听村舍泼妇骂街时破口大喊叫出那些赤裸裸的有关性及性行为描述性话语,以及旁听甚至亲自参与乡间野孩顽童们带着手语动作(似乎亲临奇景看过大人们现场表演毛片情景似的)互相谩骂的生动场面,还有就是在山沟野外生产队干活一整天晚上睡通铺时把脑袋埋在被窝里装睡耳朵却直愣愣地耸起听大人们津津有味地讲的(那些永生难忘、一辈子记忆犹新的)黄色下流笑话段子。

而青少年青春萌动冲动时留下的最有“文化水平”之流氓印象,乃是高中时放学后在麦地里听一个文化老头讲秦始皇三宫六院美女妃子们早晨起床后梳洗胭脂水流成河之想象画面,以及在村口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宿舍前敲门补课而不应爬在窗上一看这哥们儿原来和女友在搂抱亲嘴谈恋爱的“耍流氓”场景(当时将自己吓得双腿发软屁滚尿流撒腿就跑),还有就是上大学时听见楼道里临门隔壁两个女生撕扯对骂“臭鞋烂袜子”之情景(就如同前几天北京地铁上发生的两女子相互撕逼到片甲不留那一幕差不多)……

与“流氓”有关的最最可怕一个印象,就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那场专门针对青年男女事不分青红皂白枪毙人的“严打”运动,当时,官家不知出于什么动机和目的,不经正常司法程序或以法律名义杀一儆百杀鸡给猴看,以“流氓罪”血淋淋地枪毙了好多放在今天连正当同居谈恋爱都算不上的“流氓青年”,像枪毙文革烈士张志新美女那样残酷无情地要了他们鲜活宝贵的性命!

随着年龄由青春萌动、青年冲动到青春不再、情感无动甚至性别不分、坐怀不乱的岁月流变,书匠渐渐地对“流氓”以及“耍流氓”有了更立体、更丰富、更现实、更通透的感悟和认知,感到“流氓”虽然与下三路、下三滥有关,但不是或远不是仅与性及性行为有关的。

而且,越流氓越会装逼,最流氓的并非那些直奔主题、直截了当的地痞流氓,而是善于以形而上、嘴巴脑袋大搞特搞形而下、裤腰带以下玩意的下三滥家伙!什么社会流氓、经济流氓、地痞流氓……说到底,都是一种文化流氓、政治流氓、政治文化流氓、文化政治流氓。

在天朝故国,最最最大、最大大大的大流氓,恰是那些“政治流氓文痞”以及骂人家“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的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们!

上到故宫三宫六院太监宫女围绕最大流氓大耍流氓、耍大流氓,下到乡间村舍鬼神不分打情骂俏乌烟瘴气小打小闹耍流氓、耍小流氓,天朝故国就是一个上上下下人人无不耍流氓被流氓耍的乐土(对不起,打击一大片,要被拍砖致死的!各位博友包涵,书匠流氓性起,收不住了,随嘴胡说,不要拍死他,就留他一条说流氓、耍流氓的狗命好吗?)。

上面怎么耍大流氓,书匠无从知道,但乡间小民怎么耍流氓,宝元却眼见为实。

暑假回村,进山赶庙会,庙前人头攒动,烟雾缭绕、鞭炮齐鸣,唢呐吹鼓手起劲吹破天,戏班土歌手阴阳怪气连连,神家婆娘你方唱罢我登场,纷纷扮演死去的国家领导人革命英雄人物下凡诉苦来伸冤,除了当年不得好死的林副统帅没人扮演而外,从伟大领袖先做神仙的毛主席、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好总理到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刘文学(刘文彩除外),没有不争先恐后为他们(她们/它们)装神弄鬼胡言乱语瞎扯淡的……看后听后让人摇头不是点头不是哭笑不得,好一派触目惊心乌烟瘴气妖魔鬼怪群魔乱舞政治流氓文化气息!

可以说,天朝故国吾民数千年急功近利直来直去讨价还价的优秀流氓文化传统,生生不息演化异化到今天,已经找不到一片不带着十足铜臭味、直来直去掏腰包、胡拉八扯坑蒙拐骗的净土了!其中最能体现中国式流氓文化的窗口行业就是“国旅”。

中国人到中华神州大地旅游,无论是上长城还是下故宫,是上泰山华山黄山峨眉山还是下上海珠海青海海南海,是堂庙佛庙神庙五岳庙还是东寺西寺南寺北寺少林寺,一路上都要过关关卡卡留下买路钱的收费站,进门被索要大门中门小门门门坑爹的进门票,上香磕头要准备好数百上千元的香火钱,出门要走弯弯绕绕迷宫般、不掏腰包不让你走人、真假不分只要出手就被坑的石头珠宝杂货店,总之,到处都是耍流氓坑蒙拐骗的无赖围绕着你,而且你也必须耍流氓、不耍流氓就没办法脱身,因此名为旅游感受祖国大好河山,其实就是出门去经历一次耍流氓被流氓耍感受流氓文化的流氓文化再教育活动。

如果你笑话人家释永信大师借着佛光耍流氓的“高大上-下三滥”流氓文化模式,那你肯定是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二百五!你看看书匠在《猪场那点事儿》《放羊那点事儿》等文章中所描述的,现如今官本位体制内所有的场域,包括课堂学场、科研术场、医疗卫场、文艺秀场、慈善业场……哪一个不是流氓?哪一个不是在耍流氓?哪一个是可以不按照“高大上-下三滥”的政治流氓文化模式运作而能够堂而皇之存活下来的?哪一个的职业道德操守超过了或至少达到了万恶旧社会北平八大胡同的小姐们?!

博友们可以用脚趾头想想,当年一个或一批有着无比自由主义革命精神、追求共产主义伟大理想北大教授陈独秀们,为什么能够平易近人地走群众路线深入人民群众的生活中堂而皇之逛八大胡同?难道还不能说明八大胡同从业者的伟大职业操守吗?

看来,到底什么是流氓、谁是流氓、谁更流氓?真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重大理论课题。期待国人同仁们协力研判,集思广益深入思考头脑风暴!

0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