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谁上流,谁下流?

谁上流,谁下流?

古往今来,人分三六九等,业有三教九流,滚滚红尘人流涌动、金字塔式上下分流。

上流社会,要么皇权神授“承社稷”,要么诉诸暴力“打江山”,总之好不容易“坐天下”时,也不能稳坐泰山,流氓皇族纨绔子弟们在金銮殿上皇宫后院骄奢淫逸的同时,还要计谋算尽维稳防范,以免随时断送自己老祖宗出生入死打下来的“江山社稷”;

中流夹层,大多是些与上流“沾亲带故”、从下流“摸爬滚打”上来的,他们往往上蹿下跳,时常左右摇摆,形成一种两面三刀、见风使舵的群体特性,在上流强权体制下,精明者通过官方设置的金字塔通道及晋升台阶(如科举考试)层层攀爬,使出浑身解数千方百计往体制内核心层靠拢,成为统治者可以信赖和依靠的中坚力量或统战对象,而那些愚钝者慢慢疏离圈外被逆向淘汰,不仅不能入主流甚至可能渐入下流,成为统治者要防范的危险人物或阶级敌人,或干脆看破红尘处世流落民间山野成为自怨自艾忧国忧民的“文人骚客”;

下流草根,是金字塔底座人数最众者、需要愚弄统治管制的人民群众基础,他们平时俯首帖耳唯唯诺诺做顺民,如果上面规制稍有松懈就暗流涌动投机钻营争当刁民,遇到风吹草动若有人揭竿而起就会一呼百应立马聚集起来成暴民,其中最无耻最流氓最胆大心细有反骨且天灵盖上冒着“帝王将相”之气象者,如果借助“天时地利人和”运气就有可能一跃而起,从最下流地狱飞上最上流天堂,成为最上层的轮流坐庄统治者。

千百年来,中华大地上,风水轮流转,风暴领潮流。上流很下流,中流波逐流,下流不入流;中流不砥柱,颂歌欺上流,腐败瞒下流;下流闹暴动,中流被卷走,上流阶下囚。如此这般,循环往复,永永远远都处于来回折腾“发展中”。

有产者据上流,无产者聚下流,中产者夹中流;上流皇族纨绔聚财富,中流势利腐败贪污富,下流革命暴力均贫富。从太平军到革命党,从“迎闯王,不纳粮”到“打土豪,分田地”,下流草根犯上作乱颠覆上流社会的忽悠宣传暴动暴力模式,老套俗套不用做任何创新;从旧共和国民革命到新中华共和解放,从“武革”推翻专政的暴力革命到“文革”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人斗人你死我活,人闹人胡乱搅和”、“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要闹才解决”的上下流互动闹腾及专政维稳模式越来越走入死胡同,“上流下流化、中流不入流、下流反潮流”的翻炒饼式运作模式没有任何更改。

百年中国梦,越做越紊乱,万乱不离其宗。从当年闹革命时毛泽东发表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到前几年就流传开来的各种版本《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对照看看中国翻炒饼式社会阶级阶层上下流动模式,究竟有哪些根本性改变?!

只有莫名其妙无可奈何,装模作样痛心疾首一声声令人作呕的叹息……

附件一:

谁上流,谁下流?

中国社会九大阶层划分

豆瓣社区

真的该吃药了 真的该吃药了 2014-11-28 04:00:20
 

中国社会的人群划分为9个阶层,1—3级是统治阶层,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4-6级属于中产阶级;7-9级是中国社会的底层,9级是这个社会最悲惨的阶层。

1级:以在任委员、退休常委为代表(和2的区别在于,1对全国局势有控制能力2没有);

2级:以在任实权省部级干部、退休委员,部份大权贵、大富商、大银行家为代表(和3的区别在于,2能影响国家政策3不能);

3级:以一般省部、副省部、特别实权的局级,或是大企业主、一般权贵富商、名牌大学校长、中等银行家为代表(和4的区别在于,3能够影响一个地区或者行业的发展,4不能,3以马云、马化腾等为体制外的顶峰,3其实是行业精英或地区体制精英);

4级:以一般地厅级、实权县处级、院士、大教授、高级职业经理人、名医生、名律师、高校校长、演艺明星、知名作家、中等企业主、小银行家之类为主(普通人通过奋斗最多能够达到这个层次,比如惠普谷歌大中国区总裁、范冰冰之类就是体制外本级的顶峰,4和5的区别在于,4和上层有千丝万缕的联系,5没有);

5级:小企业主、普通处级副处级或实权科级干部、教授、中等职业经理人、大城市多套房地主、二三线明星、小有名气的医生律师工程师等(5和6的区别在于,5有自己的事业,6没有);

6级:以普通公务员、主流企业职员、高校青教、普通自由职业者、一般医生律师、一般工程师、大点的个体户等为主(名牌大学生研究生毕业后多在这个层次,6和7的区别在于,6有一定的上升空间,7很难);

7级:以普通企业工人、边缘化的体制内、小个体户、城市底层土著、富裕农民之类为代表(7和8的区别在于,7能够在大中城市立足,8不能);

8级:以血汗工厂工人、普通农民等为代表(8和9的区别在于,8能够自食其力,9不能);

9级:以大城市底层失业人口、偏远山区农民等为代表,基本不能自食其力(以城市的基本生活要求);

1—3级是中国的上层社会,普通人非奇遇不能进;4-6级是中国的中层社会,分别是高中低端中产阶级,普通人通过努力大多最后定格在第5级;7-9级是中国社会的底层,是草根阶层。所谓金字塔型的社会结构,就是中层远小于底层,比如印度;纺缍型的社会,就是底层少中层多(上层哪儿都少),比如美国。中国以后一定是7-9级人口多(后面会分析),所以中国一定是金字塔型的社会结构,而要达到纺缍型的社会,则应该是4-6级人口占主流。

更重要的是,这个模型是一个线性结构,能够解释一些社会现象,但是不够全面。如果要全面解读中国社会个阶层就必须把这个模型变成立体结构——简单的说,假如上述1-9级是一条X轴,那么还得加上一条Y轴——体制内,或者说公务员与官员(包括军队里的军官)。将这两条轴线结合起来看就会发现很多有趣的现象,比如,在X轴中越往上走,则在Y轴投影面积越大,到了上层(1-3级),95%以上都属于体制内,而体制内在下层投影面积几乎为0;普通人如果在体制外最多能到4级,而到体制内则可以达到顶峰。这足以说明这个国家为什么形成“官本位”的文化。

另外,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即使在同一级别,体制内与体制外不仅仅社会地位有很大差别,在其他政治、经济等各个层面也差别甚大。毫无疑问,1-3级是上层,是统治阶层,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也是可以从经济发展切下最大蛋糕的阶层;而4-6级大致属于中产阶级,他们也可以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但是比例很小,其中,5级是可以分享经济成果的最低阶层(虽然比例小得可怜)。

那么,这样的金子塔结构怎么保持稳定呢?最基本的统治模式就是五个字:“保、拉、压、控、放”。

1-3级的利益是“保”,否则统治阶级内部就要分裂,团结是第一位的;

第4级是“拉”,社会精英要拉拢,因为他们有一定的影响力也掌握了一定的资源,为了稳定,这个阶层都得进人大、政协,有什么诉求“内部协商”;

5-6级是“压”,普通人比较优秀者一般到这个位置几乎就是天花板了,社会几乎没有给予他们提供更多的上升空间,对于这些阶层创造财富的热情以及上升的欲望,得到的是沉重的压制——每当这些阶层积累一定的财富时,新的政策或者游戏规则出台,积累的财富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切走了;

7—8级是“控”,所谓的控就是一方面是有保有打,另一方面就是控制流动。7-8级没有上升空间,在社会上也就混口饭吃,是绝对数量最大的一个人群,由于这个人群无法向上流动,只能向下流动,但是向下流动到9级(9级数量过大)会影响社会稳定,所以一定要控制流动——怎么控制?宏观经济政策上包括著名的“保增长、控通涨”,包括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强制社保(从4、5、6级的财富中切下一块分配给8-9级),除了胡萝卜也有大棒——从城管到暴力机关,对抗与冲突的事件基本都在这个阶层;

9级是“放”,就是放弃的意思,这个阶层只有在过年过节,才有可能得到官员作秀的一点点可怜的慰问品。

这种统治模式在经济基本面不出大问题的情况下是有益于社会稳定的——即使这个社会充斥着腐败、不公正也不会出现大的问题,这种成熟的模式即使是一个强势的人物也不能轻易改变。

过去20年的历史表明,在现有的体制下,财富再分配方式只能在4、5、6与7、8之间展开,比如,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就是把4、5、6级的蛋糕分配一部份给7、8;至于1-3任何时候都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指望从1-3中切蛋糕来分配给4-6或者7-8,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还要通过“印钞”这个更好玩的手法,让1-3 级无条件对4-8级剪羊毛。

社会阶层的固化,是金字塔结构的另一个重要的特征。在这样的社会结构里,个人奋斗远远不如人脉更重要。有一个好爹当然是最理想的,如果没有,靠钻营靠献身——或者说“我不要脸了”也有机会获得层面更高的人提携。无数事实证明,层面更高的人士提携比个人奋斗更容易爬到更高的阶层。

5-6级如果有4级体制内或者3级以上的人提携,很容易到达4级;7-8级如果有4级以上的人提携,也很容易到达5-6级,总体上来说,7-8阶层是没有希望的阶层,即使有个什么机遇,他们也没有人脉和资金来把握这个机遇;而9级是这个社会最悲惨的阶层,这个阶层没有任何福利,收入很低甚至为0,如果在城市只能啃老,在农村只能苟延残喘。

请对照一下,看看你自己目前隶属于哪一级;通过努力,将来有希望上升到哪一级;遭遇失业,不幸会下降到哪一级。想清楚了,或许能更好地帮助自己做好各种人生规划,包括职业、理财与保险。

至于所有P民们寄予厚望的改革,公报大家都可以看,就是继续小心地骑自行车,绝对没有赶紧换成汽车的意思。如果有什么病,吃点药是必须的,但最好是不打针,至于做手术,那就别想了。因为1-3要的是维稳,4级改革的欲望也很低;5-6阶层是创业和改革热情最高的阶层,但绝对没有话语权。知道GDP为什么要保8吗?保增长保就业,真正的原因是要保证第8级的人群不能掉进第9级。

哈哈,现在这个目标调整为7.5——意思就是至少要保证8级中有一半的人不掉进9;至于底限是7,意思是如果保不住8级,也不允许7级掉入9。说到底,最受关注的还是7-8啊,如果真有啥大动作,估计也就是4-6级买单。

链接:http://www.douban.com/note/460402451/

附件二:

中国社会阶层划分

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

毛泽东

(1925年12月1日)

按:本文最早刊于中国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司令部主办的《革命》半月刊第4期(1925年12月1日出版),文字上略做改动后刊于中国国民党中央农民部主办的《中国农民》第二期(1926年2月1日出版)。作者做了多处修改后又刊于共青团中央机关刊物《中国青年》第116、117期(1926年3月出版)。在编入《毛泽东选集》时,作者又做了较大的修改和补充。这里收录的是《毛泽东著作选》(姜义华编,香港商务印书馆出版)中的原版本。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分不清敌人与朋友,必不是个革命分子。要分清敌人与朋友,却并不容易。中国革命三十年而成效甚小,并不是目的错,完全是策略错。所谓策略错,就是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真正的敌人。所以不能如此,乃是未分清谁是敌人谁是朋友。革命党是群众的向导,在军队中,未有他的向导领错了路而可以打胜仗;在革命运动中,未有革命党领错了路而这个革命可以不失败。我们都是革命党,都是给群众领路的人,都是群众的向导。但我们不可自问一问︰我们有这个本领没有。要有“不领错路”和“一定成功”的把握,不可不致谨于一个重要的策略,就是团结我们真正的朋友,以攻击我们真正的敌人。要决定这个策略,就要首先分清楚谁是敌人谁是朋友。国民党第一次全国大会宣言,就是宣告这个策略的决定和敌友的分辨。但那个宣言极其简单。我们要认识这重要的策略,要分辨那真正的敌友,不可不将中国社会各阶级的经济地位、阶级性、人数、及其对于革命的态度,作一个大概的分析。

无论哪一个国内,天造地设,都有三等人︰上等、中等、下等。详细点分析则有五等:大资产阶级、中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半无产阶级、无产阶级。拿农村说:大地主是大资产阶级,小地主是中产阶级,自耕农是小资产阶级,半自耕农、佃农是半无产阶级,雇农是无产阶级。拿都市说:大银行家、大商人、大工业是大资产阶级,钱庄主、中等商人、小工厂主是中产阶级,小商人、手工业主是小资产阶级,店员、小贩、手工业工人是半无产阶级,产业工人、苦力是无产阶级。五种人各有不同的经济地位,各有不同的阶级性。因此对于现代的革命,乃发生反革命、半反革命、对革命守中立、参加革命和为革命主力军之种种不同的态度。中国各阶级对于民族革命的态度,与西洋资本主义国各阶级对于社会革命的态度,几乎完全一样。看来好奇怪,实际并不奇怪。因为现代的革命本是一个,其目的与手段均相同,即同以打倒帝国资本主义为目的,同被压迫民族被压迫阶级联合作战为手段,这是现代革命异乎历史上一切革命之最大的特点。

我们试看中国社会各阶级是怎么样:

第一,大资产阶级。经济落后半殖民的中国,大资产阶级完全为国际资产阶级的附庸,其生存和发展的要件,即附属于帝国主义。如买办阶级-与外资有密切关系之银行家(如陆宗舆、陈廉伯等)、商业家(如唐绍仪、何东等)、工业家(如张謇、盛恩颐等)、大地主(如张作霖、陈恭受等)、官僚(如孙宝琦、颜惠庆等)、军阀(如张作霖、曹琨等)。

反动派知识阶级-上列四种人之附属物,如买办性质的银行工商业高等员司、军阀政府之高等事务员、政客、一部分东西洋留学生、一部分大学校专门学校教授学生、大律师等都是这一类。这一个阶级与民族革命之目的完全不兼容,始终站在帝国主义一边,乃极端的反革命派。其人数大概不出一百万,即四万万人中百分之一,乃民族革命运动之死敌。

第二,中产阶级。如华资银行工商阶级,(因在经济落后的中国,本国资本银行工商业的发展尚限在中产阶级地位。所谓银行业乃指小银行及钱庄,工业乃指小规模工厂,商业乃指国货商。凡是大规模银行工商业无不与外资有关,只能算入买办阶级内。)

小地主、许多高等知识分子-华资银行工商业之从业员、大部分东西洋留学生、大部分大学校专门学校教授学生、小律师等都是这一类。这个阶级的欲望为欲达到大资产阶级的地位,然受外资打击军阀压迫不能发展。这个阶级对于民族革命乃取了矛盾的态度。即其受外资打击军阀压迫感觉痛苦时,需要革命,赞成反帝国主义反军阀革命的运动。但因现在的革命运动,在国内有本国无产阶级的勇猛餐接,在国外有国际无产阶级的积极援助,对于其欲达到大资产阶级地位的发展及存在,感觉着威胁,又怀疑革命。这个阶级即所谓民族之产阶级,其政治的主张为国家主义-实现民族资产阶级一阶级统治的国家。有一个戴季陶的“真实信徒”(其自称如此)在北京《晨报》上发表议论说:“举起你的左手,打倒帝国主义!举起你的右手,打倒共产党!”乃活画出这个阶级的矛盾惶遽态度。他们反对以阶级争斗说解释民生主义,反对国民党联俄以及容纳共产派份子。但这个阶级的企图-实现民族资产阶级一阶级统治的国家,是完全不行。因为现在世界上局面,乃革命反革命两大势力作最后争斗的局面。这两大势力竖起两面大旗:一面是赤色的革命的大旗,第三国际高擎着,号召全世界被压迫民族与被压迫阶级都集于其旗帜之下,站在一边,一面是白色的反革命的大旗,国际联盟高擎着,号召全世界反革命份子都集于其旗帜之下,站在另一边。那些中间阶级,在西洋如所谓第二国际等类,在中国如所谓国家主义派等类,必须赶快的分化,或者向左跑入革命派,或者向右跑入反革命派,没有他们“独立”的余地。所以中国的中产阶级以本阶级利益为主体的独立革命思想,可以断定他仅仅是个幻梦。他们现在虽然还站在半反革命的地位,他们现在虽然还不是我们正面的敌人,但到他们感觉工农阶级的威胁日甚时,即是为了工农阶级的利益迫他们让步稍多时(如农村中的减租运动、都市中的罢工运动),他们或他们的一部分(中产阶级右翼)一定会站入帝国主义一边,一定变为完全的反革命,一定要成为我们正面的敌人。本来买办阶级与非买办阶级,有一部分是未能截然划分清楚的。以商业论,固然许多商人是洋货商土货商划分的很清楚,但在有些商店的店门内,是一部分摆设着土货,一部分又摆设着洋货。以知识阶级论,以小地主子弟的资格赴东西洋资本主义国家读书的留学生,固然是很显明的,除了半身土气外,又带了上半身洋气。即以小地主子弟的资格在国内大学专门学校读书受着那半土半洋回国留学生的熏陶,仍然不免是些半身土气半身洋气的角色。在这类人并不是纯民族资产阶级性质,可以叫他们“半民族资产阶级”这种人乃是中产阶级的右翼,只要国民运动的争斗加繁,这种人一定很快地跑入帝国主义军阀的队伍里,和着买办阶级做着很好的伙伴。中产阶级的左翼,即与帝国主义军阀完全无缘者,此派在某种时候(如抵制外货潮流高涨时)颇有革命性。但其夙持之空虚的和平观念极不易破,而且对于所谓“赤化”时时怀着恐惧,故其对于革命极易妥协,不能持久。故中国的中产阶级,无论其右翼,即其左翼,也包含许多危险成份,断不能望其勇敢地跑上革命的路,跟着其余的阶级忠实地做革命事业,除开少数历史和环境都有特别情况的人。中产阶级的人数,在全国内至多每百个人里头有一个(百分之一),即四百万人。

第三,小资产阶级。自耕农、小商、手工业主、小知识阶级-小员司、小事务员、中学生及中小学教员、小律师等,都属于这一类。这一阶级在人数上,在阶级性上,都值得大大注意。小资产阶级的人数,单是自耕农,就有一万万至一万万二千万。小商人、手工业主、知识阶级,大概自二千万至三千万。合计达一万万五千万。这个阶级虽同在小资产阶级经济地位,但时有三个不同的部份。第一部份是有余钱剩米的,即用其体力或脑力劳动所得,除自给外,每年还有剩余,用以造成所谓资本的初步积累。这种人“发财”观念极重,虽不妄想发大财,却总想爬上那中产阶级地位。他们看见那些受人尊敬的小才东,往往垂着一尺长涎水,对于赵公元帅礼拜最勤。这种人胆子极小,他们怕官,也有点怕革命。因为他们的经济地位与中产阶级颇接近,故对于中产阶级的宣传颇相信,对于革命取怀疑的态度。但这一部分人在小资产阶级中占少数,大概不及小资产阶级全数百分之十,约一千五百万,乃小资产阶级的右翼。第二部分是恰足自给的。每年收支恰足相抵不多也不少。这部分人比较第一部份人很不相同,他们也想发财,但是赵公元帅总不让他们发财。随着近年帝国主义军阀大中资产阶级的压迫与剥削,使他们感觉现在的是借已经不是从前的世界。他们感觉得现在如果只使用与从前相等的劳力,就会不能维持生活。必须增加劳动量,即每天起早散晚,对于职业加倍注意,才能维持生活。他们有点骂人了:他们骂洋人叫“洋鬼仔”,骂军阀叫“抢钱司令”,骂土豪劣绅叫“为富不仁”。对于反帝国主义反军阀的革命,仅怀疑其未必能成功(理由是:洋人和司令的来头那么大!)不肯贸然参加,取了中立的态度,但绝不反对革命。这一部分人数甚多,大概要占小资产阶级的一半(百分之五十),即七千五百万。第三部分是每年要亏本的。这一部分人,大概原本是所谓殷实人家,渐渐变得仅仅饱等,渐渐变得要亏本了。他们每逢年终结帐一次,就吃惊一次,说:“咳!又亏了!”这种人因为他们从前过着好日子,后来逐年下降,负债渐多,渐次过着凄凉的日子,“瞻念前途,不寒而栗。“这种人在精神上感觉的痛苦比一切人大,因为他们有一个从前与现在相反的比较。这种人在革命运动中颇要紧,颇有推动革命的力量。其人数约占小资产阶级中百分之四十,即六千万-一个不小的群众,乃小资产阶级的左派。以上说小资产阶级的三部份对于革命的态度在平时各不相同,但到战时即革命潮流高涨可以看得见胜利的曙光时,不但小资产阶级的左派一定参加革命;中派可以参加革命;即右派份子,受了无产阶级及小资产左派的革命大潮所裹挟,也只得附和着革命。我们从五三运动和两年来各地农民运动的经验看来,这个断定是不错的。

第四,半无产阶级。此处所谓半无产阶级,乃包含,(一)半自耕农、(二)半益农、(三)贫农、(四)手工业工人、(五)店员、(六)小贩之六种。半自耕农的数目,在中国农民革命中大概占五千万,半益农贫农大概各占六千万,三种共计一万万七千万,乃农村中一个极大的群众,所谓农民问题,一大半就是他们的问题。这三种农民虽同属半无产阶级,然经济状况仍有上中下三个细别。在半自耕农,其生活苦于自耕农,因其食粮每年有一半不够,须租别人田地或者作工或营小商以资弥补。春夏之间,青黄不接,高利向别人借债,重价向别人籴粮,较之自耕农不求余人,自然境遇要苦。然优于半益农。因半益农无土地,每年耕种只得收获之一半;半自耕农则租于别人的部份虽只收获一半或且不足一半,然自有的部份却尚可全或,故半自耕农之革命性,优于自耕农而不及半益农,半益农与贫农都是乡村的佃农,同受地主的剥削,然经济地位颇有分别。半益农无土地,然有比较充足的农具以及相当数目之流动资本。此种农人,每年劳动结果自己可以得到一半或一半以上。不足部份,种杂粮、捞鱼虾、饲鸡豕,勉强维持其生活,于艰难竭蹶中,存聊为卒岁之患。故其生活苦于半自耕农,然较贫农为优。其革命性则优于半自耕农而不及贫农。贫农既无固定的农具,又无流动的资本,肥料不足,田地歉收,送租之外,所得无几。荒时暴月,向亲友乞哀告怜,借得几斗几升,敷衍三日五日。债务丛集,如牛负重。乃农民中之极艰苦者,极易接受革命的宣传。手工业工人所以称为半无产阶级,因其自有工具,且系一种自由职业,其经济地位略与农业半益农相当。因家庭负担之重,工资与生活物价之不相称,时有贫困的压迫和失业的恐慌,与半益农亦大致相同。店员乃小商人的雇员,以微薄的薪资,供事畜的费用,物价年年增涨,而薪例往往须数年一更,偶与此辈倾谈,便见叫苦不迭。其地位与手工业工人不相上下,对于革命宣传极易接受。小贩不论是肩挑叫卖,或街畔摊售,总之本小利微,吃着不够,其地位与贫农不相上下,其需要一个变更现状的革命也和贫农相同。手工业工人人数大概占全人口百分之六即二千四百万人,店员大概有五百万,小贩大概有一百万,合起半自耕农、半益农、佃农人数、半无产阶级人数共计约二万万,占全人口之一半。

第五,无产阶级

其种类及人数如下:工业无产阶级-约二百万、都市苦力-约三百万、农业无产阶级-约二千万、游民无产阶级-约二千万,共约四千五百万。中国因经济落后,故产业工人(工业无产阶级)不多。二百万产业工人中,主要为铁路、矿山、海运、纺织、造船五种产业,而大多数在外资产业之下。故工业无产阶级人数虽不多,却做了民族革命运动的主力。我们看四年以来的罢工运动,如海员罢工、铁路罢工、开滦及焦作煤矿罢工、沙面罢工、及五三后上海-香港两处之大罢工所表现的力量,就可知工业无产阶级在民族革命中所处地位的重要。他们所以能如此,第一个原因是集中,无论哪种人都不如他们的“有组织的集中”。第二个原因是经济地位低下,他们失了工具剩下两只手,绝了发财的望,又受着帝国主义军阀买办阶级极残酷的待遇,所以他们特别能战斗。都市苦力的力量也很可注意,以码头搬运夫及人力占大多数,粪夫清道夫等都属这一种。他们除一双手外别无长物,其经济地位与产业工人相似,惟不及其有组织的集中和在生产力上的重要。中国尚少新式资本主义的农业,所谓农业无产阶级,乃指长工月工零工等雇农而言。此等雇农,不仅无土地,无农具,又无丝毫流动资本,故只得营工度日。其劳动时间之常,工资之少,待遇之薄,超过其它工人。此种人在乡村中乃最感困难者,在农民运动中,与贫农处于同样紧要的地位。游民无产阶级为失了土地的农人与失了工作机会的工人,其人数在二千万以上,乃国内兵争匪祸的根源。此游民无产阶级中最多者为匪,其次为兵,次为乞丐,次为盗贼与娼妓。他们乃人类生活中最不安定者。他们在各地都有秘密的组织:如闽-粤的“三合会”、湘-鄂-黔-蜀的“哥老会”、皖-豫-鲁等省的“大刀会”、直隶及东三省的“在理会”、上海等地的“青帮”,都做了他们政治的和经济的争斗互助机关。处置这一批人乃中国最大最难的为提。中国只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贫乏,又一个是失业,故若解决了失业问题,就算是解决了中国问题的一半。这一批人很能勇敢奋斗,引导得法可以变成一种革命力量。

总上所述,列表如左(下):

阶级

人数

对于革命的态度

大资产阶级

一百万

极端反革命

中产阶级

四百万

右翼邻近于反革命。左翼有时可参加革命,但易与敌人妥协。全体看来都是半反革命。

小资产阶级

富裕部份-右翼

一千五百万

平时近似中产阶级之半反革命。战时可附和革命。

自足部份-中央

七千五百万

平时中立,战时参加。

不足部份

六千万

欢迎

共一万万五千万

 

 

半无产阶级

半自耕农

五千万

参加

半益农

六千万

积极参加

贫农

六千万

勇敢奋斗

手工业工人

二千四百万

同半益农

店员

五百万

同贫农

共二万万

 

 

无产阶级

工业无产阶级

三百万

主力军

都市苦力

二百万

次于工业无产阶级的主力军

农业无产阶级

二千万

勇敢奋斗

游民无产阶级

二千万

可引为革命的力量

共四千五百万

 

 

谁是敌人谁是朋友?我们现在可以答复了。一切勾结帝国主义的军阀官僚买办阶级大地主反动派知识阶级即所谓中国大资产阶级,乃是我们的敌人,乃是我们真正的敌人;一切小资产阶级半无产阶级无产阶级乃是我们的朋友,乃是我们真正的朋友。那动摇不定的中产阶级,其右翼应该把他当做我们的敌人-即现时非敌人也去敌人不远;其左翼可以把他当做我们的朋友-但不是真正的朋友,我们要时时提防他,不要让他乱了我们的阵线。我们真正的朋友有多少?有三万万九千五百万。我们的真正敌人有多少?有一百万。那可友可敌的中间派有多少?有四百万。让这四百万算做敌人,也不枉他们有一个五百万人的团体,依然抵不住三万万九千五百万人的这一铺唾沫。

三万万九千五百万人团结起来呀!

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0d2c3e0102emwj.html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