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红色国民颂歌神曲大轮回

红色国民颂歌神曲大轮回

红色国民颂歌神曲大轮回

近百年来,中华大地亿万民众经历一次次血雨腥风的红色革命浪潮冲刷洗染,早已经浑身上下从骨子里都冒着“红色”血浆,举国上下嘴里唱红歌不会说人话,其典型常态国民行为特征可以用“真三民主义”简洁形象描绘之:平日里在极权高压下做卑躬屈膝的“顺民”,言谈举止颤颤巍巍吓得丢了魂,谁在台上掌控着我的命运我就齐喊万岁磕头作揖膜拜神;一旦当权者过气失宠下台死去哪怕他曾是老儿皇帝,原先的顺民马上成为蛮不讲理的“刁民”,谁都敢大张旗鼓(再不用像从前那样谨小慎微嘀嘀咕咕)血泪控诉口诛笔伐齐声大骂狼心狗肺牛鬼蛇神;如果有人“揭竿而起闹革命”的话,立刻一呼百应就可以召集起来一大帮乞丐流氓地皮“暴民”,如此导致几千年翻炒饼式没完没了一直处于“发展中”的历史轮换……本博文不扯那么远,仅就2011年央视十集电视文艺专题片“放歌九十年”为话语背景,回顾一下近一个世纪以来“颂圣红歌”怎么由草根百姓自发传颂的“民歌”变成举国上下万民狂欢齐唱的“国歌”的诡异历史演化轨迹,以返照当今《新东方红》颂圣歌曲大联欢背后可怕的故国传统奴性文化惯性

在过去全民传唱的N首红色革命歌曲中,最普及、最流行、最有影响力感染力、最脍炙人口朗朗上口者,要算《东方红》莫属了。关于此神曲历史渊源,一种说法《东方红》曲调源自土生土长的陕北民歌《你叫妹妹不放心》,歌词是“蓝格茵茵的天,飘来一疙瘩云,刮风下雨响雷声,三哥哥今要出远门,呼儿嗨哟,你叫妹妹不放心”。抗日战争时期,陕北人在民族危难之际,奋起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将此曲改编成抗日歌曲:“骑白马,挎洋枪,三哥哥吃了八路军的粮,有心回家看姑娘,呼儿嗨哟,打日本咱顾不上”,这就是常说的《白马调》。另一种说法认为原曲并非陕北民歌,而是一首名叫《芝麻油》的晋西北民歌,原词为:“芝麻油,白菜心,要吃豆角抽筋筋。三天不见想死个人,哼儿咳哟,哎呀,我的三哥哥”,是一首典型的情歌小调。抗战时期,这首晋西北民歌先由安波等人重新填词,演变成了一首反映抗日内容的民歌《骑白马》;随后,一个小学语文教师李绵绮,再次填词将其改成《移民歌》,由移民模范李有源唱了出来,李有源是这首歌的重要传唱人。

1942年,陕北葭县(原佳县)遭旱灾,政府组织70多位贫困农民向南移民开发荒山,李增正是副队长,路上有的移民想家,平时擅编秧歌的李增正说:“咱们在路

上红火些,大家就不想家了。毛主席领导穷人翻身,咱就编个《毛主席领导穷人翻身》(即《移民歌》)的歌来唱吧。”1943年冬,李有源(1903-1955)依照原陕北民歌《骑白马》的曲调编写成一首长达十余段歌词的民歌《移民歌》。《移民歌》既有叙事的成分,又有抒情的成分,表达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下的广大贫苦农民追求幸福生活的欣悦心情。歌曲编成后由李有源的侄子、农民歌手李增正多次在民间和群众集会上演唱,很受人们欢迎。
1944年,时任《解放日报》的记者陈伯林将歌曲的9段歌词和所用《骑白马·挂洋枪》的曲谱(即《白马调》)于当年3月11日,全部发表在《解放日报》上,后来收进公木(署名张松如)与何其芳共同编注的《陕北民歌选》一书。随后,延安文艺工作者将《移民歌》整理、删修成为三段歌词,并改名为《东方红》。1952年,陕西省委与绥德专区召开文艺创作者代表大会,李有源在会上作了“我是怎样编写《东方红》的”发言,随之成为新闻人物。自此,李有源取代了李增正,成为《东方红》的当然词作者。为适应专业合唱队表演,先后有多位作曲家将其改编为合唱曲,现今通行的合唱曲《东方红》是由著名作曲家李涣之编写的。全曲歌词是这样的: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嗨哟,他是人民大救星
  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嗨哟,他是人民大救星

  毛主席 ,爱人民 ,他是我们的带路人
  为了建设新中国 ,呼儿嗨哟,领导我们向前进 
  为了建设新中国 ,呼儿嗨哟,领导我们向前进

  共产党 ,像太阳,照到那里那里亮
  那里有了共产党 ,呼儿嗨哟 ,那里人民得解放
  那里有了共产党 ,呼儿嗨哟 ,那里人民得解放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嗨哟,他是人民大救星
  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嗨哟,他是人民大救星,大救星
 
《东方红》这首最早在陕北传唱的颂歌,以朴实的语言,唱出了人民群众对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及其领导的中国共产党的“深情厚意”,歌词简单,情感真实,旋律好记。多少年来,这一颂歌,随着全中国的解放,随着新中国的逐步繁荣、富强、随着人民对毛主席、共产党热爱程度的提高而愈加普及,广泛传唱。在文革中,《东方红》几乎人人会唱,成为“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庄严颂歌”,也成为实际上的“代国歌”。原代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只在迎接外宾时奏曲,不唱歌词;在重大会议、集会上,都是奏《东方红》。在“文革”时期的“四大至尊歌曲”(分别是《东方红》、《国际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大海航行靠舵手》)中,《东方红》颂圣至尊独一无二的领头地位不容置疑;“文革”时期出版的歌曲集,第一首必是《东方红》,第二首才是《国际歌》。当时电视尚未普及,最权威、最主流、最有影响、覆盖面最广的传媒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而广播电台每天早上的开始曲是《东方红》,每天夜间则以《国际歌》结束。
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步伐,这部《东方红》神曲颂歌甚至走出国门,大有“唱响全世界”之势。2010年1月31日,由中视国艺(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诸多世界知名艺术家联袂演出的“陕北民歌维也纳新春音乐会”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激情上演,《东方红》站在西方的舞台上为世人引吭高歌,据说这“不仅展示了中华民族的艺术魅力,也向世人展示中国愿于世界各国人民交好的愿望,让世界了解中国,让中国进入全世界人民的视线。”
而今迈步从头越,历史现实常轮换。当今在全球数字化、移动互联网时代大背景下,先进快捷的传媒技术包裹着老调陈腐的旧文化又卷土重来,除了经历过文革浩劫洗礼嘴巴脑袋无不打上老毛时代旧烙印的大爷大妈还在广场舞地及卡拉OK歌厅还鬼哭狼嚎一下而外,“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的《老东方红》颂歌已经很少有人再传唱,但由8090后新生代民间草根百姓打工仔激情生发演绎出来的各种版本《新东方红》——“中国出了个习大大,多大的老虎也敢打,天不怕嘿地不怕,做梦都想见到他!……”,忽然间震耳欲聋震耳发聩震天响彻神州大地,大有使中国重新回到那个“将国民经济拖到崩溃边缘,将国民人性恶化到无耻境地”的文革噩梦年代之势头,让人听后耳目不新似曾相识地痴痴发呆,令人感到万分恐惧万箭穿心万念俱灰!
红色国民颂歌神曲历史如此诡异大轮回,这究竟是为什么呀为什么???
 
 
 

2011年央视十集电视文艺专题片《放歌九十年》歌曲

     链接:http://baike.baidu.com/link?url=LfsPVc_3A1tAGXzIybGSGyIQmeP5qGciiqrzs3sexC3MJ7hyedpY2RS0cYKxtAf_LOYhNq3H2X8kH5t9uDE_NaQdfwfQHXNfjOAFDjQ3NIq

0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