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杨恒均语录2

杨恒均语录2

 人性与制度,是千百年来说不清、道不明的。追求民主的“右派”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如果人性是善的,就应该实行一人一票的选举民主制,因为每人都会做出正确的决定;而如果人性是恶的呢?就更需要民主制度,因为需要每一个人都有决定权,“以恶制恶”,不让身处高位的一位或者少数恶棍为非作歹。言下之意,人性不重要,制度是第一。我大概也属于这种“制度决定论”者吧。

  "人性”不定论是社会人文科学不同于自然科学的最大原因。“人性”是决定所有社会科学规律的关键因素,可恰恰最有争议的也是人性。结果,弄得所有的人文与社会科学都好像无规律可循。例如,一个掌握了飞机大炮和所有资源的独裁政权,按照“科学规律”和军事常识,几乎是无法崩溃或者被推翻的,可偏偏有一个“独裁者”突然善心大发,或者良心发现,搞起了改革,并决定还权于民,最终革了自己政权的命。严格说,他人性的光辉破坏了一条社会常识和科学规律。可当你期盼另外一个专制政府也出现这样一个有良心的人时,偏偏就没有了。这和自然界刮风打雷一般都会有下雨的自然规律,完全不是一回事。也正因如此,才使得社会人文科学,例如文学艺术百花齐放,其乐无穷。严格说,那些相信制度,相信社会规律的人,是写不出好的文学作品的,也无法创造出辉煌的艺术。世界上最精彩的文学作品都是写人性的。例如,写秦朝暴政下的孟姜女哭长城,就特别感人,写明显比奴隶社会与封建社会进步一些的资本主义社会里人吃人的现象,就特别吸引人。写“民主是个好东西”,现在的制度好过大清制度,谁会看呢?

 中国的“右派”知识分子与自由主义学者,大多是制度决定论者,或者说,相信人的本性不管是善是恶,都是倾向追求自由、民主(为自己做主)的。他们相信人性无法改变,制度能够让好人胜出,让坏人无法作恶。所以,他们在追求制度的过程中,无论受到多大的挫折,哪怕被一些“愚民”“暴民”辱骂、围攻,也只好忍气吞声。有些人到最后,发现折腾了十几年,身后竟然稀稀拉拉只有几位亲朋好友还在追随他们,也就伤心了、失望了,有些干脆改弦易辙、“闷声发大财”,甚至去同权贵共舞了。竭力回避“人性”的制度决定论者和自由派知识分子们无法解释的是,如果他们追求的自由与民主是符合人性的,甚至是人的天性(天赋人权),为啥周围的人都不那么支持他们?为啥几千年的人类历史都是专制独裁当道,而民主才发生了三百年左右呢?而中国的“左派”,他们崇拜领袖,崇拜革命尤其是内心深处闹革命,他们对制度抱有怀疑。他们表面上是站在广大人民一边,却在内心深处对人民不放心,不但不赞成人手一张的选举,而且主张用精神改造、用“文化大革命”这样触动每个人灵魂的东西来改造人性。在有些左派们看来,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人性造成的,不是制度。于是,洗脑与精神改造,成为左派极权国家的常态。你还别说,生活在那样国家的人,无论你给他什么样的制度,他还真得变态到无法适应了。在中国,谈论人性的人广受欢迎,谈论制度的人,总给人一种浅薄的感觉。以我的观点,我们应该既要鲁迅,更要胡适,坚持启蒙与制度建设齐头并进才是正道。好的制度自然能够让好人不受欺负,让坏人无法做恶,但没有那些“好人”,又如何能够建立起好的制度呢?

 “制度决定论”者应该清楚,当今西方的自由主义者与“制度决定论者”固然很少甚至不谈“人性”在制度中的作用,但前提是人家经过了几百年的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那可是改造人性的灵魂深处闹革命啊。没有漫长而艰难的启蒙,别说制度无法建立起来,即便建立起来,恐怕也会被人弄得面目全非。因此,对于制度决定论者来说,正视“人性”在制度建设中的作用,也是必要的,就个人来说,不应该忽视自己的性格、人品,要注意自己的德性与修养。

 对于相信靠革命与洗脑可以改变人性的“左派”们来说,也应该留意鲁迅的文章中对人性与制度的论述。他的文章中也多次提到,人性的卑劣与无奈,其实同“吃人的制度”分不开的。鲁迅陷入“人性”的黑洞无法自拔,清朝的人性固然不好,到了民国,好像还不如以前,于是只好期盼于未来,寄希望于那些能够改变人性的革命与思想教育。不过,如果鲁迅活到1949年后,若能亲历改造中国人思想的“反右”“文化大革命”,他可能会是第一个被打翻在地,被进行思想改造,他的“人性”,恐怕会被扭曲得连他自己都认不出来。

 我虽不愿意过多说“人品”,但这些年的经历让我意识到,很多时候,“人品”是由性格决定的,性格、人品决定命运。就拿网络上的诸色人等,极端个性的人,往往也是人品比较差的。他们为了自己的理念,勇敢的时候可以慷慨激昂,展现英雄本色,可稍微遇到挫折,或者发现自己的追求不尽人意,往往会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做出匪夷所思甚至伤天害理的事。

 性格决定命运,如果你是个宅男宅女,你的性格顶多决定你自己的命运,可如果你是一名有知识有理想且投身到社会活动与政治运动之中,你的性格却有可能决定一个大事业的命运。正如上面这位写信来的读者,我相信他不但认同我的理念,而且如果以他的文笔和经历,一旦写作起来,很可能真比我强,但想一下他翻云覆雨的极端性格,我心中只有一个愿望,宁肯这些朋友远离那些美好的追求,否则,他能够说服和“启蒙”的人,可能比他得罪与赶走的人要多很多。不管你有什么理念与理想,不管你这一辈子将要走多远的路,追求到多高的目标,最好先从自己的性格与人品入手,这样可能会事半功倍。

 

 中国历史上总共出现过850位左右的皇帝,贯穿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由于中国皇帝的那条东西不受约束,想干多少中国妇女就能够有多少,所以,这样算下来,当今的皇亲国戚本应该多如牛毛才对,可是,你去查一下,实际上却凤毛麟角,还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为啥?都被消灭了,都被斩尽杀绝了,都被斩草除根了,这就是清算。这就是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的清算。清算总是和暴力搅缠在一起的,一般都是在朝代更迭,在一个政权推翻另外一个政权之后。如果用清算的观点来审视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中,清算从始至中。但我们都知道,清算是要不得的,我们不能重蹈历史的覆辙,我们已经进入文明时代了。我们不要暴力,我们不要清算。我不主张清算,不光是基于“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朴素理念,更多地是基于文明时代的政治转型的要求。我们需要和平、和解与和谐

 可是,我虽然反对“清算”,但却绝对没有办法对农民工说,包容那些腰缠万贯的人民公仆吧;我也无法对无钱读书的孩子们说,要和解,不要清算,知道吗?当然,我也无法用我的不清算理论去教育下岗工人,至于农民,对他们谈不能清算,我认为自己是帮凶,是在犯罪因为我知道,我们最应该谈“清算”问题的对象是那些在历史上屡次被清算的统治者和利益集团。他们至今还在拼命贪污腐化,其程度之深,恐怕非体制内的已经无法理解了。而且,我感到,在当今言论无自由,在舆论监督缺失,在权力没有制衡,在司法不独立的情况下,对于那些贪官污吏来说,“清算”成为唯一能够稍微制约他们的私心和贪欲的武器.

 要避免清算,要避免暴力,不是不可能,而是完全可能的。那就是要有一个现代的文明社会,文明的政治,文明的政权,才会有和平的博弈,才会有和平的转型。如果一些政权还处于几千年不不变的残忍之中,例如,当时的日本侵略者和德国法西斯,当他们在屠杀我们的时候,你会不会请他们暂停,然后很有风度地对他们说:且慢,我向你保证,我不会清算你。估计当你的生命受到威胁,当你的妻女有可能被奸杀的时候,你不会这样说,而你也绝对不能代表其他受害者这样说,否则,你就是败类,就是和法西斯一样的败类。然而时代变了,特别是过去五六十年,世界形势发生变化,政治和社会都已经越来文明,包括中国也有了长足的进步。清算已经成为一种不合时宜的东西

       清算一说对于特别注重传宗接代的中国人来说,是对邪恶与贪腐的最后一个威慑。只想要一下,你要那么多权干什么?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唯一的解释是留给你的子孙后代,留给你爱的人,从这一点来说,即便你是无神论者,也不是“我死后哪管洪水滔滔”,你还是很关心后代的,否则也就不会买那么多房子,留那么多现金了

问题在于,只要有“清算”这件事存在,你就不敢太过分,因为历史已经一次又一次揭示:清算是躲不过的,时候没到而已。等到时候到来的时候,你的子孙后代会跪在“暴民”面前哀求:我那个该死的贪污犯前辈,为什么要让自己断子绝孙?让我当一名清清白白的“屁民”不好吗?当然,从心里说,谁都不想看到有这一天,中国经受不起折腾了,老百姓也不想折腾,问题在于,当权者和利益集团首先要不再折腾老百姓,老百姓才不会折腾。

 

你说“小日子都过不下去了”,不闹民主,又说,“富人少剥削点咱的钱”,还说底层争不赢“精英”(富人?),天,按照你的逻辑下去,不民主怎么行?民主就是用选票来争,而底层兄弟永远多于精英啊。所以奥巴马这个穷人上了要搞福利,所以,澳洲的穷人过得有滋有味。

 天啊,真希望看微博的是壮硕的大丈夫,看新闻联播的是爱装B单纯讨论网络实名制没意义,西方大多国家没有要求实名,可上网与手机全是实名登记。实名制的要害在于是否有法治,网民的言论自由权与隐私权是否受到宪法保护。若保护公民权,公权又被限制,实名与匿名差别不大。在中国争匿名权不如争言论自由权!如果权贵真要打击报复你,匿名不是挡箭牌,法律才是。的娇妻,双方看完后,"微博"一巴掌打在"新闻联播"的脸上,把她按在地板上,然后狠狠地。。。但我知道,家里有这样两位,一般是女人爱微博,遭“强暴”的也常常是微博,折射了中国的现实。这样吧,“微博”送那位“新闻联播”一本我的书,看能不能挽救你们的婚姻。

 我是温和的改革派,激进的改良派。解释一下:积重难返,有些东西靠温和的改良,是胡扯淡,再改一百年也还是温水煮青蛙,青蛙煮死了,水还不开;改革与革命一步之遥,真要混乱出现,受苦的还是老百姓,所以改革也要理性温和。

 在法治国家,政府与公权力不会隐瞒真相,且得到民众的基本信任。个人编造散布禽流感谣言会拘;政府隐瞒真相或传播虚假消息同样会下台,相关执政者会被追究刑事责任。两者缺一不可啊。目前的问题是,有人在要求民众的时候,就和西方接轨了,可在要求他们自己的时候,就搞特色其实就是特殊了。

 再用所谓“异地做官”来防止贪污腐败,官员们都笑了。在“走遍中国”调查各地情况尚未启动之前,我就收到好几封来信谈到“异地做官”造成的奇特腐败现象:正好利用异地做官,把当地民众不熟悉的自己的亲戚朋友弄到所在地承包生意、占尽便宜、突击提拔等等。再说,你有政策,他有对策,那些做官的早就沆瀣一气,与在自己家乡的“父母官”做交易,互相给对方的亲戚朋友好处,这种交换反而让外人看不懂,还以为他们大公无私。这些腐败情况,如果不是异地做官,大家都乡里乡亲的,互相认识,可以互相监督,你反而有所顾忌,不敢胡来,可这样一“异地”,老百姓都被糊弄了。贪污腐败在这种“异地做官”的幌子下更是上一个台阶了。

 农民独生子女绝大多数是响应以前政府号召的“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的政策。政府必须负担独生农民的的养老,至少放开民间组织(国家补贴,像西方一样)来成立养老机构。再说,这些年计划生育搞的那么多钱,有些都血淋淋的,都到哪里去了?应该专款专用,拿出来给农民养老!

 计划生育政策到修正的时候了。如果不能完全取消,至少要把“一胎”修改为“二胎”。实行一胎时,有办法的权贵从来不遵守,贫穷地区也不理你,多得生了十胎,结果管住的都是听话的或者国家可以控制的各行各业的精英,你说,人口素质能不下降吗?实行二胎后一视同仁,严格执行,只有特殊情况才例外。同时,要解决农村与贫困地区老有所养的问题。

 我来说,爱情满意了,生活就满足了!爱情至上,有了爱情,还有什么无法克服的?你说生活不满意指什么?贫穷、没工作、没房子?有了爱情,要这些干啥?再说,爱情和生活不应该对立起来。

 关于婚姻“三年之痛七年之痒”,原理很简单:当初再迷恋的肉体,三年来每天看每晚啃,也可能懈怠,更别说七年来每天坐同一个马桶上。没人一辈子只吃一两道菜,哪怕再好吃。但为啥米饭就可以一直吃而不腻?经营婚姻就是要学会把红烧肉、剁椒鱼头等重口味的菜逐渐变成平淡却不可少的米饭。让他对你,就像老鼠对大米。

 

       关于“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我讲三点:首先,不管日本如何动如何变,中国不能被它牵着鼻子走,尤其在双方都在指责对方可能在搞“军国主义”与“过分依赖军事力量”时,要避免恶性循环,两败俱伤;其次,要打破一些惯性思维,例如“日本是美国的马前卒”这种说法,有可能掩盖躁动的日本故意拉美国下水、破坏中国同美国等国家关系的事实,让我们失去重心,也失去靶心。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任何时候都不要拿日本问题模糊我们国内的问题,正如一位网友所说,打钓鱼岛重要,打贪官更重要!钓鱼岛暂时不打,不会跑的,资源与领土一直在那里,可如果不打贪官,恐怕每年被他们偷偷转走的国家资产就不止一个钓鱼岛吧?中国应该扎扎实实解决自身存在的一些严重问题。像中国这样一个强大的国家,一旦自己内部没有大问题了,日本就很难成为什么了不起的问题。而一旦我们自己出了大问题呢,别说日本,周围每一个国家,甚至我们自己的每一个小岛和边疆,都可能是大问题!

 二战中,最终打败日本的是美国,占领日本的也是美国,而美国不但没有遭受到日本的种族仇杀,甚至由于冷战的原因,美国与日本很快握手言和,两国联合起来对付曾经被日本占领过的民族包括中国人。在这种环境与氛围下,战后的日本哪里会去深思自己的罪行?这是美国与日本的责任,亚洲国家包括中国也不是没有责任。清算比战争罪更邪恶的屠杀平民与种族清洗,往往要复杂很多。二战后,犹太民族坚韧不拔、坚持不懈,一个一个把屠杀者绳之以法、送上绞架或者送进监狱,且利用自己的财力与影响力,把“纳粹屠杀受难者纪念馆”建于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加上犹太人在美国的影响力,几乎可以左右美国的政治决策,这就促使战后美国对德国的惩戒要严得多。我们也知道,即便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一些西方人声称“犹太人大屠杀”是犹太民族虚构的,是根本不存在的。可见,定战争罪容易,定反人类的屠杀平民与种族清洗就不那么容易了。想一下亚洲那些一盘散沙的弱小民族,想一下大而无当的中华民族,二战还没有结束,我们就自己开打了,随后一折腾就是几十年,关起门来内斗,什么时候想到要对日本屠杀者进行清算?我们自己什么时候才想起来重修“南京大屠杀受难者纪念馆”?华人遍布世界各地,数量超过犹太人数十倍,甚至连经济实力也不差于犹太人,但有几个组织与个人在世界各地揭露日本暴行,游说各国政府重视对日本的制裁?于是我们看到,前几年,犹太人还从南美抓回了80多岁的纳粹战犯,而日本的战犯和他们的后代呢,一直活跃在日本的政坛上,在同我们搞“日中友好”。日本不反省是他们的事,但有些事,我们也该反省一下。

 日本人侵略侮辱中国人八年,可我们的文艺工作者用抗日电视剧羞辱中国人几十年!那些抗日电视剧说是在鞭挞日本侵略者,可看看情节、场景和不靠谱的台词,哪一个不是在侮辱中国人?借用日本人奸污中国女人可能激化今天仇日、保卫钓鱼岛,可日本人并不看,中国人一遍遍看自己的妇女被奸污,很享受吗?

 惭愧,(八年抗日战争)共军确实没有打死多少鬼子,但“他建立了抗日敌后根据地,他实行了民主好处多”(红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歌词)且稍后干掉了不少国军将领,不过,据央视新闻:横店影视城数据显示过去17天内一共打死“日本鬼子”10846人。按照抗日剧里的这个速度,钓鱼岛不日将会回归中国,因为日本人快要被杀光了。

 

 你的困扰也是我的困扰,你要给孩子启蒙,告诉他一些真相?那孩子还要不要按照教科书考试升学?教育与下一代是一个整体的问题,只要在中国,你很难独善其身,只能眼看孩子的价值观被扭曲、真相被掩盖。小学中学时你教他不要说谎,不要占他人东西,长大了,他看到周围最成功的人是刘志军。怎么办? 有些问题不给答案,才是负责任。我看着儿子在西方长大,他们不知不觉形成了西方的价值观,不用评价价值观的好坏,真送他回中国,无法生存。同理,只要国内大学毕业的,超过一半哪怕在西方活到老,也依然是中国价值观,选择适合你价值的地方生活。否则会痛苦。

 父亲从小给我讲他不喜欢鲁迅,以及他批评我地主爷爷只会赌博,不好好照顾他,我在高中时讲给同学听,被一位同学告密,结果高考前半年,我被湖北随县一中团委书记和班主任停课,禁闭在宿舍,理由是我说“鲁迅连共产党都骂”,以及宣扬地主爷爷很会赌博。我哭了三天,绝望想自杀。我后来写了很长的检讨,关了一个星期后放出来,那是1982年,是我一生最大的一次绝望,至今没有告诉我父亲。他老人家启蒙了我,我很感激,但他想不到的是,因为那个环境和时代,他对我的启蒙,差点害死了我。现代时代不同了,你对12岁儿子的启蒙我很欣赏,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

 我儿子和我有代沟哦,我们吵架时他就对我喊过:“你太幼稚了,长大点吧!”唉,他今年13岁。对了,国家目前的事,了解一些就可以了,别太纠结,有时间多看书、玩吧。

 心理医生诊所来了一位病人,病人愁眉深锁,对医生诉说,自己很悲观伤心,常常想自杀。医生了解情况后也无计可施,最后他建议说:你去城里的马戏团吧,那里有一个小丑的表演,太幽默好笑了,全城人都被那个小丑弄得乐观欢乐起来。那位病人皱着眉头说:可我就是那位小丑啊。

 为人处世中,不要带着“改变他人”的使命,就不会有压力。改变那些可以改变的,接受那些你无法改变的,永远不要忘记我最推崇的个人品质是“包容”,让你的理念深入到自己内心,融进平常生活的待人接物之中,一切自在不言中。一个人、一个社会的改变,有其自身的轨迹,我们尽力而为,不急不躁,足矣。

 链接:http://www.haokoo.com/user/7275/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