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大公无私”的无比优越性

“大公无私”的无比优越性

据考,关于“大公无私”的成语典故,最初是由孔老夫子引申春秋时期晋平公让祁黄羊两次举荐胜任者典故而高屋建瓴总结出来的,其大致意思就是“荐能不忌仇,举贤不避亲”,而它的直接释语则出自《汉书·贾谊传》:“为人臣者;主而忘身;国而忘家;公而忘私。”但此语,放在当代中国共产主义思想意识形态宣传的高大上语境中,成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宏大叙事”,其核心意思则是“公共利益至高无上,因此让大家为了国家集体公共利益都应该无私奉献乃至排除万难不怕牺牲”。本文仅在此语义上,相对于“私人权利至高无上谋求国家、民族、集体或单位在内的公共利益必须以私人权利为基础,而且在什么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以公共名义否认或损害私人利益”的“大私为公”,认真严肃地阐释“大公无私”所具有的无与伦比“伟大优越性”。

       首先,“大公无私”在产权制度上表现“大家都有,大家都没有”的公有制或共有制,也就是说,公共财产是属于全体成员大家公共集体共同所有的,但不属于这个公共集体成员每个个人所有。在这种没有私产只有共产的乌托邦制度下,大家都是这个共产主义大家庭中根本利益一致乃至志同道合的“阶级兄弟”或“革命同志”,因此公共财产运营管理具体由谁管理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彼此“没有贵贱之分”顶多是一个“分工不同”的问题,而且制度相信大家都是“大公无私”“为人民服务”的好人,无需进行任何监督监控都会“自觉革命”“自我批评”或“自我提高(觉悟)”的,特别是由所谓“民主集中制”选举出来的掌控着公共财产运营管理权利的专家精英乃至伟大领袖,就更没得说了,他们个个肯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老实巴交的“人民公仆”。这样,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伟大光荣正确的理想制度设计者故意为冷酷无情残忍的现实人性恶为留下了“无比方便畅通”的大门,使得那些掌控公共财产的当权者个人(往往十有八九是别有用心者)具有无比优越无限美好的“假公济私”条件和机会,智慧地设计了一种诡谲无比的“兄弟竞争“机制(老子的东西不要白不要要了也白要,公家的东西不拿白不拿拿了白拿)以及由此导致”有钱买不到东西”的短缺经济(到处要票证排队),进而造成从“无官不贪”到“无人不贪”乃至“全面(全民)腐败”的大好局面,这就在产权制度上最凸显了“大公无私”的无比优越性。

       其次,“大公无私”在政治制度上表现为“胜者王败者寇,强者上弱者下”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游戏规则,也就是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专政里面出代表,代表的合法性来来自于强权。因为革命阶级是伟大的阶级,他们“大公无私”,而且“胸怀大志”,知道“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他们自己”的伟大革命道理,因此为了全人类的解放事业,他们甘洒热血,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闹革命”,最终将黑暗腐败的资产阶级政权颠覆掉,自己掌握住革命政权,于是当仁不让毫不谦让地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劳苦大众(对敌人)实行无条件专政。结果同样很荣幸,在无条件、绝对的极权专政下,全体社会成员乃至所有的人民群众都无比方便地成了专政对象,只不过其差别在于,在这次运动中你专政他、革他的命,(如果他还有活命、有翻牌翻案翻天可能的话)在下次运动中他专你的政、革命你,如此翻炒饼式地斗来斗去,没完没了,风起云涌,其乐无穷,这就在政治制度上凸显了“大公无私”的无比优越性。

       其三,“大公无私”在思想文化制度上表现为“一花独放,百草死光”的一刀切大一统意识形态,也就是说,全国一盘棋只有一个中心,全民没脑袋只有一个思想,任何人不能有“私心”,基于“公心”,只须老老实实,不准乱说乱动。其一般思想宣传的俗套惯例或游戏规则是,通过“高大上,假大空”耳濡目染潜移默化的长期洗脑,使所有人都自觉不自觉地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恐惧症”,使他们在假大空集体中感到无比“孤独”进而产生一种对权威偶像的莫名依赖崇拜感,完全忘却自我、失去自我、没有一丁点独立思考判断力,并切切实实感到一旦离开“公权威”(国家、民族、集体或单位领导)就一刻也没法活下去。这样,就会无比方便地形成一种“全民齐动员,举国搞运动”的大局面,形成一种“凝聚人心干大事,排山倒海大混战”的正能量,很好营造出一种“无比高大上、无比优越性”的良好文化环境,塑造出一种‘万众一心,山呼万岁,群情激愤,慷慨激昂“的伟大精神风貌,这就在文化制度上凸显出“大公无私”的无比优越性。

       总之,书匠认为,“大公无私”相对于“大私为公”,具有无与伦比的伟大“主义优越性”。这个“主义”伟大就伟大在、优越就优越在,它可以在产权制度上堂而皇之地将私人权利剥夺个精光,把资源、资金、资本“不惜一切代价”地集中起来,进而在政治上干大事,可以按照“不算经济账,只算政治账”的指导原则,通过举国体制模式搞一些“冠冕堂皇高大上”的面子工程或庆典活动,最后,通过这些仪式仪仗场面或活动无比方便地将老百姓忽悠运动起来,营造或制造出(虚假捏造出?)一种“耀武扬威、沾沾自喜、好大喜功、浮躁轻飘”的民族自豪感或民情满足感。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至少嘴上都好,热热闹闹皆大欢喜在主义大家庭中同乐,这是一种多么理想、多么美好的大同社会理想国啊!真的无与伦比、举世无双。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