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革命+浪漫=啥主义?

革命+浪漫=啥主义?

在那武革加文革、文革加武革的革命年代,革命群众看不看革命文艺,大家都听说过什么“革命浪漫主义”,虽然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是“革命浪漫主义”,但都朦朦胧胧感到“革命”与“浪漫”有某种莫名其妙千丝万缕的联系,“革命+浪漫”肯定是等于个什么“主义”,而究竟是什么主义,是好主义(好主意)还是(坏主义(坏主意)谁也说不清道不明。近来举国上下又再度弥漫着“革命+浪漫”的气氛,这究竟会酿出什么“主义”来?要走向什么“主义”?令人困惑无比顾此失彼、左右为难不知所措,书匠也与全国人民群众一样“如热锅上的蚂蚁”心浮气躁焦虑不安,于是发酵出博文此篇,想系统整理一下思绪说说究竟是啥“主义”会导致什么“革命浪漫”,或者什么“革命+浪漫”会以啥“主义”为行动指南?最后归纳了“五大主义”点。
首先,革命+浪漫+杯水主义。革命得解放,浪漫要自由,二者加起来,最有可能酿造出的,就是无底线无边界、天不怕地不怕的性解放或性自由,这种“主义”是什么?名曰“杯水主义”。据窦文涛《锵锵三人行》节目中《读书》老爷子介绍,“杯水主义”这个词,当初就是一个“革命+浪漫”的女布尔什维克发明的,她认为男女两性关系可以“乱爱”,搞对象谈恋爱就如同喝白开水一样,可以很自然很随便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于是一次就与克里姆林宫某英俊警卫小生,不辞而别跑到野外喝白开水潇洒去了,此事按照组织原则违反纪律非同小可关系重大,于是就闹到列宁同志那里去了,大家一致要求将这两个杯水主义者一枪“革命”了,结果列宁大笔一挥,在控告清远书上批了两个大字——“结婚”,理由是他们不是想搞杯水主义吗?结婚让他们喝不成白开水,这不是比枪毙还要残酷无情的最大惩罚吗?!
其次,革命+浪漫=流民主义。在革命动乱年代,有产者背井离乡东躲西藏,无产者拖家带口到处流浪,大家都变成刁民暴民地痞流氓。正处于青春骚动期的男女青年,无论是富家子弟还是贫民女子,都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乃至破罐子破摔的流民,都拥有一颗怦怦乱跳火热浪漫的心、一份焦虑骚动愤愤不平的情、一种惶惶不可终日担惊受怕的莫名恐惧;于是,在心惊胆战的流浪逃难过程中,以火热、激情和浪漫,去消解、回避和应对呆滞残酷的现实环境和生活,也就是说,只有“革命+浪漫”的两性关系,才能让他/她们将牛圈臭味当芬芳花香,将藏棺木屋变成礼堂婚房,将鬼哭狼嚎鸡鸣狗盗变成神父颂歌生命狂欢,将戒严搜寻军警猎犬淹没在婚礼仪仗卫队送行的幻觉中……通过残酷无情革命杀出一条通向浪漫幸福生活的血路,这就是革命浪漫流民主义者的基本人生选择取向和通行生涯发展路径。
其三,革命+浪漫=复仇主义。在革命动乱年代,不少富家子弟、公主小姐,要么养尊处优无所事事百无聊赖活得不耐烦了,要么想摆脱父母家长包办婚姻(往往出于政治、商业联姻考虑)枷锁束缚,或者由于扭曲爱恋乱伦自己恶心或者因为畸形单思失恋由爱生恨,总之不是仇恨腐朽没落大家庭就是仇恨厌倦既有单调旧生活,于是走出家庭、投奔革命,抱着罗曼蒂克的理想去寻求自己心中莫名其妙梦想着的主义,结果一个个就走上了革命浪漫复仇主义的不归路。与此相反,不少流氓无产者及其弟子,俗称“泥腿子”“穷光蛋”“小混混“,其中不少也不是什么祖祖辈辈的无产者贫下中农,很多祖上还是有头有脸的乡绅乡党暴发没落户,由于“一无所有”也就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或者因为遭遇欺凌要报仇雪恨或路见不平而怒发冲冠杀人放火,于是在故乡社区没法过正常人生活混不下去了,不得不逃难在外,结果上了梁山,加入游击革命队伍,而且机缘巧合遇上了志同道合的红颜知己,甚至搞起了罗曼蒂克式的恋爱,更多的情况下,是被组织分配、由领导安排,组建了“土八路+文工团”模式的“革命家庭”。总之,都是革命浪漫复仇主义者——革命+浪漫+复仇,这也是“激情燃烧的岁月”传统革命浪漫主义的主旋律、主流模式。
其四,革命+浪漫=恐怖主义。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革命不是温良恭俭让,不是请客吃饭,而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他老人家还告诉我们说,谁是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也就是说,革命浪漫主义将人分成两大类:敌人与友人——对敌人,要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不择手段搞恐怖主义;对友人,也要以革命目标、组织原则来鉴别,如果她在枕头边卿卿我我唧唧歪歪莺声燕语地说了句对革命、对组织不利的风凉话,也要毅然决然毫不留情地坚决与她划清界限搞决裂,甚至不惜将她送上革命的断头台。总之,“残酷革命+无情浪漫”就是恐怖主义,为了自己美好目标不择手段没有底线搞革命就是恐怖主义,而如果你要搞没有革命原则的浪漫我也对你实行恐怖主义;由此看来,雷锋叔叔错解的“对朋友要像春天般温暖,对敌人要像严冬腊月样残酷无情”,只是不过一种基于错误逻辑一厢情愿演绎的革命浪漫主义乌托邦理想,在现实中绝无禁有,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中国梦。
其五,革命+浪漫=极权主义。按照杯水主义、流民主义、复仇主义、恐怖主义搞“革命+浪漫”,其绝对后果必然结果,就是一旦革命成功、浪漫极顶,即会变成令人生畏的极权主义。革命成功,枪杆子里面出来的政权,必然以枪杆子搞极权专政,在极权专制下一切按照强权逻辑、丛林法则行使,举国上下全民齐动员,以权换色搞浪漫(其实只是“浪”没有“漫”或者是“浪荡蛮横”之简称)、以权谋私搞腐败(其实是“贪腐永不败”)、以权禁言搞文革(”文化大革命“即XXXX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也)。“革命”到登峰造极,“浪漫”到神魂颠倒,全体人民没有(人间正常)爱只有(国仇民族)恨,要爱就爱D——让全民把D(当权者)当爹当娘当神仙皇帝大救星,要恨也恨D——所有罪恶苦难都是外来苏修日本美帝国主义造成的,于是乎,全体人民都处在一种“万众颂圣唱赞歌山呼万岁万岁万万岁,群情激愤义填膺同仇外敌该死该死罪该万死”的斯德哥尔摩综合恐惧精神分裂狂躁病状态不能自拔,这种革命浪漫极权主义,通过一轮轮革命整风清洗暗算群众运动愈演愈烈,将国人乃至人类带进精神空虚意识混乱物欲横流红黄下流的无底深渊,万分恐怖、无比可怕。
总之,革命浪漫主义,暴力革命是怪物,罗曼蒂克无理性,因此这两个东西机缘不巧耦合在一起,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也就是说,“革命+浪漫”生发不出什么好主义,不是杯水主义,就是流民主义,不是复仇主义,就是恐怖主义,最后的恶劣结果,都指向万恶恐怖的“革命浪漫极权主义”。同志们,一定要擦亮眼睛、提高警惕哦!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