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抗日红剧黄我中华

抗日红剧黄我中华

抗日红剧,又名“抗日神剧”,因为是剧情背景大都是“红色革命”主旋律,又因为剧情几乎无不是神神叨叨神魂颠倒粗制滥造无厘头,故名。这种装神弄鬼红黄剧,多年来早已泛滥成灾,而在大阅兵的日子里尤甚,形成又一浪广场红灯区夜店般狂欢高潮,几乎所有电视台从早到晚千篇一律连篇累牍不厌其烦地都在轮番播放,由于这些神剧依然高耸“红色主旋律”主题,所以其固有的“战争游戏化,我军偶像化,友军懦夫化,日伪白痴化,红色黄俗化”五化黄色手法,没有任何改进改善改变的迹象。
首先,抗日红剧创作者没有对战争残酷非理性做深刻反思、通透反省和高层次认知,缺乏对人类生命的基本敬畏感、对人情冷暖的基本同情心,对世界主流价值走向的基本判断和把握,其创作基调大都是视战争如儿戏,通过一系列搞笑娱乐化手法将艰苦卓绝、惨绝人寰、恐怖暴力的战争场面描述得如同杀人电子游戏,把好端端的“爱国教育”扭曲异化为“邪恶培训”,最终走向了没有历史感地倡导暴力革命、反人类倾向地盲目渲染恐怖惊秫、一味煽动仇恨(所谓“阶级仇、民族恨”)的反面邪恶不归路。
其次,无视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的主流历史背景、全民族海内外联合抗日的真实全景历史画面,以高度致命自负的历史虚无主义及自我中心主义之偏狭潜意识形态,以及正面高大全自我标榜的自取其辱政治宣传动机和狭隘民族主义无底线夜郎自大滑稽心态,将“我军”(八路军、游击队)敌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角色和力量,通过蒙太奇技术手法无限量夸大、无厘头夸张、无底线偶像化;与此相对照,为了追求显著艺术反差效果,将盟军、友军(国军)和敌军(日伪)非人格化贬斥贬低贬损乃至妖魔鬼怪科幻丑化,盟军友军大都是懦夫贪生怕死可怜虫以彰显我军之大义凛然之勇猛,日伪鬼子都像猪狗畜生一样是蠢蛋白痴以彰显我军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之玩于股掌之上以追求戏剧化效果或搞笑笑点,结果恰恰相反,大大侮辱戏弄了我们在十余年浴血奋战中死去的可怜可悲可敬烈士们。
其三,抗日红剧本来是宣传爱国爱民爱党主旋律的,但是由于编导演艺人员“三观不正”,将这样电视剧越编越神越编越俗越编越黄,甚至到了走火入魔严重突破“黄毒”底线的地步。将“抗日”主题逐渐异化为一种故事背景、审查幌子或情节噱头,而其内核往往被悄悄替换成武侠、偶像、悬疑、侦探、宫廷、暴力、血腥、武打、枪战、时尚、情爱、性感等主题情景元素,使剧情全面黄俗化到不堪入目的捂眼睛。
这里要特别提及的是,由于意识形态导向性错位,在编造及审查抗日电视剧的时候,只要是“我军偶像化,友军懦夫化,日伪白痴化”三化主旋律的,就认为是“红色革命”正面宣传的,哪怕它将我们革命的战士特别是女战士开涮侮辱黄色化,也在所不惜。正如有评论说,这些黄俗化抗日红剧“披着民族感情的外衣,用性和暴力挑逗观众,在历史的疮疤上纵情欢乐。”——这是让人最忍无可忍的反动!
例如,据爆料,一部《边城汉子》超大尺度黄色剧情超过三级毛片——为了占有美艳寡妇,刘半仙暗下春药,寡妇在房间里自摸了整整五分钟,却被路过的刘疤子捡了便宜,在黑暗中,两人获得了生命的大和谐……问题不只是剧情的狗血,更在于居然兴致勃勃地用大篇幅细致描摹性描写,活生生地在荧屏上上演了一部抗日AV。还有一部叫《牺牲》的抗日神剧,竟堂而皇之地为人民群众展示了何为SM、恋足癖以及恋尸癖,他们在给全体中国人民上性教育的课呢?! 最雷人的是《来势凶猛》,后改名《一起打鬼子》,在第29集“裤裆里掏出手榴弹”给给观众呈现了大尺度黄色情节:葛天饰演的“银花”与老相好“莫大棒子”身处日军的 牢狱中,两人当着众日伪的面,上演了一段令人侧目的亲热戏,最后,莫大棒子居然从银妹的裤裆里掏出了暗藏的手榴弹并引爆自尽。还有,某部抗战剧里的乡土美少女,居然全裸着与战士互相敬礼(战士的眼睛都直了)……总之,抗日红剧黄我中华,黄不死国人不算数,恨不得将中华民族大人小孩都一起黄致过去才TMD心甘!对此,影视管理部门都不知干什么去了。
为了还原历史的真实,为了告别革命、告别战争走向和平、走向大同,为了我们可怜可悲可敬的死难烈士不再受辱,为了我们的孩子健康成长,为了我们中华民族性及国人心理精神不再扭曲变态,为了中国噩梦早点醒来,为了中国人不会断子绝孙且中华民族还能够全面健康可持续发展价值观,书匠求求我们开过“座谈会的革命文艺工作者们操守一点点职业底线,也求求监管控制革命文艺工作的官老爷们发发慈悲,别介了啊哈!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