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女排夺冠,教授发言,何错之有?

女排夺冠,教授发言,何错之有?

女排夺冠,教授发言,何错之有?

刚才在新浪首页“体育”专栏下看到一个新闻标题“中央财大教授炮轰女排夺冠”,感到很奇异——怎么财经教授该行搞体育了?打开一看,原来是“扬子晚报微博”的一篇报道,标题更吓人,后面还加了一个:称“拿个冠军算个毛”。报道说:中国女排上周获得世界杯冠军,时隔11年再登世界冠军的宝座。对此,微博认证为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教授的王福重(@王福重)却公开发文称:“从几亿人里挑几十个人,花钱养起来,天天训练,跟人家业余自费临时凑起来的比赛,拿个冠军算个毛啊。”之后,他又发表了“高校应该取消特长生”、“奥运冠军不该免试上大学”等观点,王福重的一系列观点瞬间引发了一场网络口水战。

大家知道,“中国女排”,当年名声在外,曾经威震四海。相对当年N连冠,这次再次夺冠,真的在我们这些老家伙(我在视频里看王头发稀疏、面容憔悴,估计与书匠大致是一代人)看来,真算不了什么!至于“算个毛”完全是受网路口语化影响,教授也是人在网上写微博,“入乡随俗”嘛,大家在网上其实没有教授不教授的身份差异,作为平平平坐的网友,你说你的看法,他说他的观点,这有什么大逆不道的吗?

大家知道,“举国体制”说穿了,其实就是传统计划经济体制在体育领域的具体表现形态。既然我们整个国民经济体制当初都是照搬苏联“老大哥”的,体育事业模仿苏联举国体制当然是“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的事情,而且,在苏联解体后,中国体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成为举国体制的“老大哥”,成为全世界举国体制无与伦比的典型代表,特别是改革开放近年来,在各行各业都渐次开放逐步走向市场经济的大背景下,体育乃至整个教育领域依然如故地成为计划经济体制的最后堡垒中国体育举国体制模式不断“发扬光大”乃至“走火入魔”最终达到“炉火纯青”或“出神入化”的极致境界,是全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事情。

关于这个体制模式,百度词条是这么定义的:“举国体制是指以国家利益作为最高目标,国家体育管理机构在全国范围内调动相关资源和力量,国家负担经费来配置优秀的教练员和软硬件设施,集中选拨、培养、训练有天赋的优秀体育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等国际体育赛事,在比赛中与他国竞争,争取优异比赛成绩、打破记录、夺取金牌的体育体制。”与举国体制相对应的是“市场体制”,是指:“选拔和培养运动员的经费及其它费用由市场行为来筹集,但只有少数职业化程度高、商业化程度强的体育项目可以通过市场解决,大多数的其它体育项目,因商业性比赛根本没人看,靠市场体制是不可能解决的经费问题的,最后还是要靠政府的支持。”其典型代表就是美国体育。

通俗地说,这以中美体育为代表的这两种模式,其差异就是:人家将体育作为全民健身的活动,让大家来“玩玩”而已,娱乐放松一下,以提高国民身体素质乃至公民精神健康水平为基本出发点和归宿点;而我们中国的体育是一种“运动”,不惜一切代价“拿金牌”,到头来仅仅是为了虚荣地“争面子”。虽然,我们在口头上喊叫“发展体育运动,争强人民体制”云运,但实际上在举国体制模式下,中国体育早已“无限上纲上线”,成为有关“民族自尊”、“光宗耀祖”、“复兴中华”大得不能再大的大事情,将伟大的体育事业仅仅在功利主义、狭隘民族主义的意义去看待,不惜劳民伤财,不算经济账、只算政治账,当做一种“政治运动”“政治任务”去推动,以举国之力、运全民之动——对此大家不觉得“无地自容”反而还觉得“无尚光荣”,你说囧不囧?!

如此看来,王福怎么就犯了严重“常识性错误”了?在举国体制下,以争做冠军拿金牌为主要目标任务的国家队运动员,加上各地方、各行业的,总共算起来,怎么就根本不像王所说的“从几亿人里挑几十个人”?如此一说,就怎么上纲上线到“对女排的蔑视”,让很多网友“义愤填膺”?这个意见与“我国伟大教育家无不重视体育,蔡元培提出‘完全人格,首在体育’,张伯苓有言‘体育比什么都重要,英美精神即体育精神’,毛泽东更是疾呼‘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蛮其体魄’……“与逻辑上的矛盾冲突吗?怎么就让你感到“若是口心如一,令人震惊其无知程度;若是口不应心,令人怀疑其险恶动机。”?嗯?!

另外,关于“体育特长生该不该招”“冠军要不要上大学”的问题王教授说:“各大学应停止招收体育特长生。第一对高考考生,不公平。第二大学比拼的是头脑,比四肢(或少于四肢)发达,是胡闹。第三特长生靠照顾(比如40多分算及格),才能拿到学位。第四真有特长,不来大学,也不会埋没。至于奥运冠军免试读大学,更是制度性腐败。同理,我有博士学位,百米赛能少跑90米?”这话有什么不符合实际的吗?有什么不对头或反动的吗?书匠我是一点也看不来。

多少年来,“赢者通吃”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显惯例或潜规则。过去在科举体制下是“学而优则仕”,“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如今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进一步发扬光大,异化为“官大学问大,官大财运通,官大美色多,权钱色儒雅”,而在体育举国体制下就表现为“血汗拿冠军,金牌乃命根;一旦有冠金,明星闪光辉;随便进大学,顺手拿学位。”在这样的背景下,王教授的话不仅没有什么怪异,而且很合乎逻辑还有针对性,他针砭时弊发发言,这又触犯了哪些人的敏感神经?

不错“体育本身也是一种教育方式,体育可以培养人的团队合作精神、意志力、对胜利的执着与渴望,体育还可以强健我们的体魄,使我们更好地投入学习;在体育上拔尖的人,在其他方面也一样可以做得很优秀。”但举国体制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官本位,一刀切”,形成一种“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学成福利,只要是冠军随便都可以”的无厘头状态,如此这般不仅破坏了个人选择自主、大家公平竞争的体育精神,也把大学正常教学教育秩序搞乱了……这是不应该的!

链接:

http://sports.sina.com.cn/others/volleyball/2015-09-11/doc-ifxhuyha2145021.shtml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YUM9gi4cI4tZIe8NS2AIKk1OCyed4QZJr3_z0wL9SkeALLyVN7d2n_S5Rbg8etyYUCgdwjFPmvEXiI_A9Gn4ma

0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