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洋词连篇:里通外国那点事儿

洋词连篇:里通外国那点事儿

在闭关锁国的毛时代,里通外国是大罪;在改革开放的邓时代,里通外国那叫与国际接轨;而在近年来的“新常态”下,里通外国变成“洋词连篇”,故国汉人说母语都“白云化”了。

什么叫“白云化”?还记得赵本山小品里他那个叫“白云”的老伴吧?老太太上了次《小崔说事》节目,回到村里就成“名人”了,一个文盲老太太,不仅到处签字画押,还模仿名人写书,比照倪萍《日子》写《月子》,更要命的是平日里不好好说话,天天吃饭啥的也不正经叫老头了,打电话,还说外语“Hello哇,饭已OK了,下来咪西吧!”

现在我们大学校园里,大家说话也都学“白云”,领导讲话、日常用语,都时兴夹杂着英语单词来连句,当然也有“洋话连篇”的,那是少数“高精尖”场合大牛人,包括书匠土鳖在内的多数人,日常言来语去的,用的还是“白云体”。

例如,说写论文、发文章,不能直接叫“论文”或“文章”,要用英文说“纸张”(Paper)。如果直说母语、直用汉字,你马上就把我看遍了,我用洋文“Paper“单词替代“论文”汉字,你会感到,这小子还真上档次有水平,而且那么与国际接上轨、似乎有世界水平,显得既前沿前卫而又高深莫测,特别是在不懂英文的”土老帽“面前,马上显得我就“洋气”许多,虽然我也与你一样是土鳖,而且实际上比你还土鳖,但是我这么仅仅是用了个英文单词连成个“句子”,尽管还中不中英不英、土不土洋不洋、不伦不类,说是“洋话连篇”其实“洋”得还差得很远很远,绝对不成“篇”,但是在感觉上,立马就与你们普通大众有了不一样身份高下差别,其感觉真好!相当微妙,其效果真诡,还无比神奇!

平日里,也不是绝对不允许用母语好好说话,只是教育官方或学校当局不鼓励、不欣赏罢了,甚至有以能不能“洋话连篇”、“洋词连篇”或““洋词连句”来搞考评排名的迹象,如全英文半英文授课比例早已成为某些大学国际化考核指标,所有汉字招牌全都换成英文表达,专题学术讲座不能用中文这么说,应该说“Seminar”;工作时间不叫工作时间,叫“office hours”,如此等等。

在这种“新常态”下,如果我问你,“我可以叫你大大吗?”你不能回答"可以"或"不可以",你应该回答"Yes/No";你要表达自己已经“过时了”、“过气儿”的意思,你不能像当年老赵那样在天安门广场用浓重的河南话,说“我老了,无所谓了……”那样太掉价太土老帽了,你得说"out了""ok了“,这样你本来已经过时了过去了,马上就可能不过时、不过气了甚至还会返老还童,显得史无前例地摩登了、时髦了、时尚了……总之,要学着赵本山小品老伴“白云”一样说话,否则你就没有办法活下去;这也恰如当年文革时代,你必须学着《人到中年》小说中那个“马克思主义老太太”说话,否则立马斗死你、批死你,是一个道理。

在如此这般“新常态”文化环境中耳濡目染,书匠一来二去也学会了,夹杂英文单词来说话了,往往不自觉地张口就来,你说这国际化“洋话连篇”、跨文化“洋词连句”之熏陶效果,神奇不神奇、微妙不微妙?!何等神奇!又是何等微妙!

虽然一提起外语、学英语说英语读英文写英文,书匠我就会将牙齿咬得咯嘣嘣乱响,真真是恨死“英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了,是他们这些“大坏蛋”发明了那该死的洋腔洋调,搅和得书匠这些天生没有语言天赋后天再努力也白搭的土鳖正们正常工作生活不得安宁,不得不几十年如一日,从中学高考到大学、从考硕士生到考博士生、从考职称到考资格、从四级到六级层层应试……劳神费力浪费青春花时间花金钱学他们的狗屁语言,最后还是聋子哑巴不能交流不能用……真是恨死人了!

现如今,老子终于熬得不用考、不用学、不用说英语了,但是如此“一刀切”搞国际化——你引进纯种洋人老外不会说汉语不能写中文也罢了,但你本就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换个马甲海归回来到大唐本土来,也宁放着母语不说说洋话,你有本事到欧美留在那里不回来、用国际通用语言过生活就行了,既然回来了面对的又是我们彼此都熟悉而且还无比知道你底细的同胞兄弟,在我们目前叽哩哇啦洋话连篇、洋词连句扯闲篇你想干啥?故意想欺负老子这些聋子和哑巴?嗯???……

回想万恶旧社会民国当年,那些国学大师如冯友兰等老前辈,人家是一个什么情况?都是留洋拿了博士学位回来的,都是学贯中西的大师大家,怎么就没有看到这些老人们,也用你们这些小字辈的“洋腔洋调”在国人面前忽悠老百姓呢?说穿了,你们这些假洋鬼子留洋N多年,真正的“跨文化”优势没有修炼成,是不是也只有点“跨文字”或“跨语言”优势(实际上也未必),能够在我们面前显摆一下了?啊哈……

据我了解,每年国家斥巨资送出去的不少留学生及访问学者,哪怕是专门学英语科班出身的,到欧美去听人家洋人的课,尤其是人文社会科学(理工科还好些),由于跨文化差异及东西文化难以融入甚至格格不入的问题,加上自己祖传数千年从小耳濡目染深入骨髓的神州故国优秀文化惯性影响,实际上没有几个能够真正“听懂”的,只是走走看看开开眼界学点皮毛术语罢了。

说实在的,一开始书匠还真被这些“假洋鬼子”忽悠住了,以为他们真的了得、很了不得或很不得了,把西洋的“真经”给取回来了,后来慢慢地,书匠我也逐渐地瞧出点门道了:很多时候、很多海归、很多假洋鬼子(注意我这里说的“很多”,不包括你,哥们姐们同事同行同仁们,千万不要对号入座哦!),到西洋混若干年屁能耐都没学到,在洋人那里实在混不下去了,于是借着祖国“东风”(千人小人计划什么的)晃晃悠悠都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罢,回来后你就入乡随俗好好说话也行啊,但偏不!这些穿了洋马甲的兄弟姐妹,他们又不能像老辈学贯中西的国学大师让本土国人真正佩服得五体投地,遇到书匠这样没见过世面还夜郎自大(甚至竟然敢真不吃假洋鬼子甚至真洋鬼子那一套)的“土老鳖”怎么办?,于是乎,只有将仅有区别于身份的“洋马甲”亮出来了,对我居高临下趾高气扬地说——老子说英语让你个土老鳖TMD干瞪眼,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确实拿你没办法!但是,有本事你一直说洋话写洋文,你要是胆敢或一旦不小心用母语中文开口说话写文章,书匠我就立马变成“老子”了,立刻辨别出你究竟是东是西、有几斤几两……但这干海归假洋鬼子宁要用英文(虽然说得也不地道,你可以从他说母语国话都不利索来判断,或者他用汉语写作都不合乎语法写不成句子来推测,就可以知道他玩的是什么假洋玩意),这样一来至少就把你立马用语言隔开,将你书匠挡在外面他们自己说“黑话”,你确实干着急也没办法!谁让你是语言弱智口吃眼瞎又笨瓜呢?!活该抓瞎!

现在我们大学校园里,游戏规则就是这样滴:一方面查禁洋文原版教材,狠批西方核心价值观一闪念,政治气氛戒备森严让人很胆寒;另一方面逼着教师们在国际期刊发Paper,如果考核不过关,立刻就会面临下岗失业大危险。在理念双重、规则双轨的“新常态”下,你我不患“精神分裂”才算奇怪呢?!

这种言行不一、精神分裂的诡异表现就是:在表像表面上,往往色厉内荏、声嘶力竭地高喊高举高大上宣传强调什么中国特色、中国道路、中国模式、中国……,但是在假大空意识形态文化吵吵闹闹无比喧嚣的背后,实实在在支配人们行为的是“洋化”(所谓国际化是也)评价考核评估准则,这套行为准则就是按照“土不如洋,偷不如抢”的原则制定的,也就是说,再高水平的土鳖也不如最低级的海龟海(海归)带(海待),就像来到中国的洋男人不管在他们老家是地痞流氓或人渣,只要来到中国就有如花似玉花瓶式美女争先恐后不顾一切地往他身上紧紧凑靠傍,哪怕沾不了(白)洋人“白气儿“沾点(黑)洋人“黑气儿”那好赖也是个“(洋)气儿”,于是乎就自信满满招摇过市洋洋得意起来。

各大学各学院为了排名或国际化论证,可以说到了不惜任何代价乃至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如招揽一两个洋学者聚集海归土鳖们开“国际会议”,以重金招揽从不照面的国外兼职洋教授做幌子。关于论文评价,国家、教育部及各高校都订有自己的目录,英文期刊无论是按照引用因子还什么标准,反正是都要比本土期刊要高好几个档次,而国内期刊也是官本位行政级别划分档次的。只要在外国期刊上发表一篇英文论文,不管是什么,其他什么可以都不干,从此有吃有喝什么都有了,那你就都牛大了!

这就是目前新常态下中国高校“里通外国”式土洋科研学术生态链,一条“卑躬屈膝崇洋媚外”与“无地自容自惭形秽”莫名扭曲、精神分裂的双重价值观悖逆驱动线,一条按照“国家化”政治要求大一统、基于“国际化”跃进标准一刀切的偏狭畸形规制链,一条洋者赢者通吃、土鳖苟延残喘的中国式学术达尔文主义生存链,一条盛产假洋鬼子乃至洋骗子的学术人才选拔引进机制链……在这种“新常态”下,如要活人,要么卑躬屈膝跪拜神仙,要么委曲求全苟延残喘,除此别无他出路。

最后,书匠宝元再次严正声明,本博文纯属虚构瞎调侃,应该当作粗制滥造不入流业余票友档次的文学娱乐作品来欣赏,大家(特别是同事同行同仁们)千千万万不要对号入座自寻烦恼哦!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