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备战备荒为人民?

备战备荒为人民?

备战备荒为人民?

 大阅兵前夕,外媒曾评论说,频繁大阅兵将成为中国新常态。当时,我官方权威媒体,还专门就此请军方有级别的人士,回应说这不大可能。书匠也觉得,未来若干年即便是“新常态”,频繁阅兵,确实不太靠谱;但大阅兵后近日来,CCTV等各大媒体,频繁报道各种类型的“军演”阵仗,不能不让人心惊胆战,特别勾起了书匠我“担惊受怕”的少年记忆,有时会恍若回到当年“备战备荒为人民”那似曾相识的旧岁月……想得有些痴痴呆呆,这不是在替古人担忧,而是担忧未来。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也就是书匠正处童年少年青年的年代,“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口号可以说是家喻户晓,无论是大喇叭广播,还是遍布城乡大街小巷的标语口号,到处都能见到这七个大字。在人手一册的《毛主席语录》中,这也我们红小兵红卫兵们引用最多、叫得最响的。这一口号的提出,与第三个五年计划的编制有着直接的关系。
     1965年8月23日, 国务院第158次全体会议,周恩来传达毛泽东指示说:“主席要我们注意三句话,注意战争,注意灾荒,注意一切为人民。这三句话,我把它合在一起顺嘴点,就是备战、备荒、为人民。”周进而阐述了三者的内容和关系:备战、备荒,落实到为人民,三者是一个整体——备战是阶级斗争,包括国内国外的;备荒是同自然作斗争,使工农业真正过关;一切靠人民、为人民,和人民打成一片,这是最可靠的从此,“备战、备荒、为人民”成为经济工作的一项重要方针。
      1966年3月,毛泽东关于各省发展农业机械化问题写给刘少奇的信中,对这一战略口号作了进一步具体解释:“第一是备战,人民和军队总得先有饭吃有衣穿,才能打仗,否则虽有枪炮,无所用之。第二是备荒,遇了荒年,地方无粮棉油等储蓄,仰赖外省接济,总不是长久之计。一遇战争,困难更大。而局部地区的荒年,无论哪一个省常常是不可避免的。几个省合起来看,就更加不可避免。第三是国家积累不可太多,要为一部分人至今口粮还不够吃、衣被甚少着想;再则要为全体人民分散储备以为备战备荒之用着想;三则更加要为地方积累资金用之于扩大再生产着想。”
      1967年4月,这个口号作为“毛主席语录”在《人民日报》公开发表,很快广为流传,成为了妇孺皆知的口头语。毛泽东随后提出“全党抓军事、实行全民皆兵”的号召,指示各级党委都要认真地抓军事工作,抓民兵工作,批判那种“只搞文不搞武”,“只要钱不要枪”的错误倾向。
      其实,关于“民兵工作”早在书匠出生的那年(1962年),毛泽东就向各级党委重申要做到“三落实”:首先是组织落实,要有基干民兵,有普通民兵,有兵,要有组织,有班、排、连、营、团、师;第二是政治落实,要做好政治工作,要设政治委员、教导员、指导员,要做人的工作,分清好人坏人;第三是军事落实,要有手榴弹,有轻武器;要搞训练,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随着国际形势瞬息万变,1968年中苏关系迅速跌入冰点,两国边境摩擦不断,伴随意识形态论战,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已经接替美帝国主义成为中国“国家安全”最新最大的危险;1969年珍宝岛事件发生后,据说苏联还私下里向美国等国家试探对中国核设施发动“外科手术式”突然袭击的可能性,中国更直接、更严重地感受到来自苏联的战争威胁。
      1969年8月27日,中央转发了军委办事组报告要求:在地方各级革委会统一领导下,吸收驻军和地方有关部门人员,组成各级人民防空领导小组,小组下设办事机构,承办日常业务工作;基本任务是:组织和进行对机关、部队和人民群众战略思想教育和防空常识教育,拟制对空防御作战计划并组织实施等。次28日中央发布命令,这既是一个广泛、紧急的战争动员号令,又是一个措辞严厉、态度坚决的要求立即停止武斗、安定形势的命令,全国进入紧张的备战状态,并在国际上产生了巨大反响。
      1969年9月11日,苏联方面表达了缓和边界形势的愿望,经双方商定同年10月在北京开始中苏边界谈判。但是,据说是林彪等人无视客观事实(但书匠当时熟知伟大领袖有个著名语录,叫“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仍继续对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做出越来越严重的估计,认为大战在即。10月中上旬,为防止大规模突然袭击,中央负责人及一些老同志陆续疏散离京。10月19日到20日,许多大中城市也进行了紧急疏散或防空演习。10月中下旬,整个国家处于临战状态,战备活动进入高潮。
      中苏边界谈判以后,两国关系有所缓和,立即爆发战争的迹象逐渐减少,全国全军备战活动逐渐走向缓和,各地战备工作重点已从“临战在即”的紧张中解放出来,转移到战备教育、战备动员、战备训练、战备组织、物资储备、人口疏散等方面,按战时要求组织指挥机关,疏散城市人口、物资,北京、上海、广州、长春、郑州等大中城市的一批高等院校或被外迁或被裁并,或以办五七干校、试验农场、分校、进行革命教育实践等名义疏散到农村,大批中等专业学校被裁并,教师和干部被下放。修建地下防空工事,狠抓民兵工作三落实,各级革委会把工人、农民、机关干部、学生以及街道居民都以民兵的组织形式组织起来,实现全民皆兵。
      转年到了1970年,国际形势趋于缓和,中国领导人在和平与战争的问题的认识上发生了一些相应的变化,“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口号在一些文件中更多地被代之以“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后来最常说的,就剩下“抓革命,促生产”的口号了),全国的战备工作也逐渐趋于平稳发展。

      这就是书匠这一代革命小将当年经历的“高度紧张、虚惊一场;莫名恐慌,劳民财殇”的不堪历史状况。回过头来一看,据凤凰卫视等关于五十年外交部中苏关系解密档案材料的介绍,当时这种状况大致可以做这样一个基本判断:不因别的,恰是我们伟大领袖不把人家老大哥伟大领袖放在眼里而“意气风发”玩出来的把戏,大有转移国内矛盾危机而设置对外“假想敌”之嫌。
      今年我们举行了那么隆重的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在庆典上习总宣称:纪念的目的在于“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提出“绝不让历史悲剧重演,是我们对当年为维护人类自由、正义、和平而牺牲的英灵、对惨遭屠杀的无辜亡灵的最好纪念”,而且响亮地提出三个必胜,即“正义必胜!和平必胜!人民必胜!
      但愿中国人民从此能够告别战争、远离革命,在国家安定、世界和平大环境下能够真的安安稳稳过上太平日子!因为古今中外,所有战争确确实实都是“人民战争”(人民之间的战争、人民参与的战争、人民死亡生命涂炭的战争);所谓“人民解放战争”无论是“人民去解放的战争”还是“解放人民的战争”,战死的或死战的,都是“人民”群众老百姓自己;所有战争、动乱及暴力革命,不仅戕害百姓、践踏人民生命财产,而且也会殃及玩火者自己,虽然似乎没有一个非人民的首长、领导或当权者会直接上战场送死,因而他们根本不把人民的死活当一回事,如果根据特定时期特殊的政治目的需要,会认为“死一般还剩一半”,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最最最令人担忧的是,一旦“斗争哲学”(阶级斗争要听听讲、月月讲、年年讲)、“暴力革命”(时时刻刻准备打仗、打打仗、打打胜仗)成为执政者走火入魔死都绕不开的政治意识形态诡异怪圈,乃至归因于外的“假想敌”(阶级敌人、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成为全国人民百年噩梦连连的主题主线,“战争狂”(十几亿人,死一半还有一半,我们有的是人,因此一切反动派都有纸老虎)成为中华亿万人民群众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好河山上乐此不疲地搞暴力恐怖活动的狂欢主旋律,那才真叫国无宁日、家家户户无宁日、男女老少无宁日且死无葬身之地
      君不见,放眼望去,多少年来,家家户户哭哭闹闹,男女老少相互打斗,你抢我夺彼此交恶……如此这般林林总总的囧态现实,都已被制作成各种情感家产纠纷调解栏目在全国各地卫视上像热播电视连续剧一样成为没完没了的高收视率节目,这难道不是如此挑逗群众斗群众文革武革的直接恶劣后果吗?难道不是近在眼前的“恶报”吗?!

      由此看来,如果说“备战备荒为人民”,那也不是为了让人民“活”,而是为了让人民“死”!千万不要被别有用心的当权者、军方或“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自己给忽悠了!谁这样认为谁要么就“真傻真天真”,要么真的是别有用心!

备战备荒为人民?


      链接:
      http://v.ifeng.com/documentary/history/201302/7c7a0ce5-5fd5-4b33-9153-df84b4d7c43c.shtml
      http://v.ifeng.com/documentary/history/201302/173a7238-0dde-40ca-b6d4-c0b71573fd7b.shtml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fQM5gOsP8Qje10Ilap072CDiw66Pjcfxc76AFoU_b3ZeUDonzDgSy7rYRp1ymoePdT-Vb_coh9bREjbpHOwhBqDS-QFoR8TS6aBsouOnPuVzSonCc1bDQOH71h4nMmTfuv9GJyhMofV3eDiR5MgXJs5ACRtzYkMeUvoHRDTlEdR7OIm0nA15ayVYoDEL5Q02D5QfKdpRS1UNrIKyxx1h6a

0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