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如此“顶层设计”?

如此“顶层设计”?

       近年来,“顶层设计”成为官媒流行语,如雷贯耳,听得心烦。
      书匠孤陋寡闻,不知道工程学、建筑学上究竟有没有一个叫“顶层设计”(Top-Down Design)的专业术语,这玩意究竟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像某些比书匠还书呆子的学术权威所定义的,是什么“运用系统论的方法,从全局的角度,对某项任务或项目的各方面、各层次、各要素统筹规划,以集中有效资源,高效快捷地实现目标”云云?书匠听了嘿嘿……
      但我作为老百姓,日常观察到的常态是:我们城市搞“顶层设计”的建筑大师,确确实实是从“顶层”着眼、从“顶层”着手、把“顶层”观瞻作为设计出发点和落脚点的
      君不见:为了让建筑物看上去有所谓传统文化元素,就在如北京西客站那样的标志性建筑顶层设计个黄色琉璃瓦的大盖子,在雾霾的阴光下时隐时现、栖栖遑遑;为了与国际接轨,我们搞系统工程的大官人就请洋设计师进来,把我们的奥运主场馆、CCTV办公大楼以及人民日报社大楼等等伟大祖国的首都北京标志性建筑,从顶层设计个劳民伤财的钢铁大鸟巢、具有红黄黑色幽默格调的大裤衩甚至男根直上云霄,蔚为壮观、煞是好看;在教师们连办公桌都没有、学生们教室寝室拥挤不堪的情况下,由某主管教育的大官人亲自钦定方案,不惜任何代价将京师大学堂办公主楼,从顶层设计得“远看像官帽、近看像棺材,外边大空棚、里面小狭宅”诗情画意,只有每年毕业季供照个高大上的合影留念还算派上用场……如此顶层设计,真好!真好看!真好玩!真好笑!
      据考,最初将“顶层设计”这个伟大术语引入共和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及社会管理领域,是上届那个地质学专业出身但是连本专业领域的地质分类常识都在中学课堂上给评点错了的大管家之杰作;据说,官方文件最早见于关于“十二五”规划的建议,从此,“顶层设计”与多年流行的“系统工程”一啪即合,在新常态下联袂出演一幕幕花红柳绿的“高大上”新设计,其中很多是以“改革”名义设计出台的,例如日前最新出台的顶层设计是关于国企改革的。据书匠观察,与北京城的建筑设计一样,这一系列设计确都真的是从顶层着眼着手搞出来的,其最大亮点和看点,可以用“高大上”三个字来简要描述和概括之
      首先是“高”,即高高在上,云里雾罩,不着边际,很多设计所用语言文字,要说来,都是多年来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广大人民群众无比熟悉、万分亲切的,无比流畅、朗朗上口,说得像唱的一样,美好、动听、感人,并不是什么晦涩难懂的专业术语,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书匠作为老百姓,就是看不懂,听不明白在说什么,往往研读后,还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其次是“大”,即大而空、大而假、大而虚,往往四面出击、左右平衡,既要这样、又要那般滴水不漏、系统全面,但是就是没有基本方向感,老百姓听了是左右为难、不知所措,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在这样的“顶层设计”下究竟该咋办,谁也说不清、谁也道不明、谁也不知道是咋回事。
     其三是“上”,即唯书唯上,一切按照半个世纪如一日的教条办事,甚至把过去革命战争年代积累的老经验、老办法不分青红皂白地拿来套用(这在解放初期甚至在进城前伟大领袖就早早已经谆谆告诫警示过的),一干官厅秀才唯长官脸色行事、一切按领导首长意志捉刀写作,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明知是笑话而说之,明知谁都不信还堂而皇之白纸黑字红头文件去写之,用假大空顺口溜编造出一套套违犯专业原理乃至生活常识的所谓“顶层设计案”。
      这里仅提一个当年书匠就质疑、早把话都撂在那里了、现在似乎还在执行或不了了之的“免费师范生顶层设计案”,它就是这样一种“高大上”顶层设计之典范。这些历史资料,包括书匠当时所说的话,都是有案可查的,不是书匠不地道,人家如今下台了,才故意说人坏话。
      说到设计,书匠想起当年也已经被唱入颂歌的邓小平先生,他被国人称颂为"改革总设计师”,现如今你到深圳大街上还可以看到他老人家南巡时高高耸立的巨幅画像。说到改革开放的方向性引领,邓小平确实功不可没;他与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领导策略”或“领导艺术”别无二致,但唯一在方向感上,一大一小(不光指个头)确实有差别。但是,你说他是什么伟大光荣正确的“改革总设计师”,平心而论,确也有些言过其实。只要经历过从文革到改革历史全过程这代人都知道,最初的改革开放究竟是有计划有步骤有组织预先“顶层设计"出来的,还是在万不得已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不得不摸着石头躺过河来的,这是任何一个非历史虚无主义者都有目共睹的。
      记得1999年在河北保定召开的一个学术会议上,当年参与第一个“农业一号文件”起草工作的温铁军先生曾透露说,由于当时党内外政治意识形态分歧很严重,尽管有安徽凤阳那样的伟大人民群众冒着杀头危险自发将地给分了(反正饿死也是死、杀头也是死,都是个死,还不如像刘胡兰董存瑞一样死得其所,于是就开天辟地创新制度了),但中央下达关于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文件,其实还是很“暧昧”(含糊其辞、模糊不清)的,当时用的措辞是“可以包产到社,也可以包产到队,还可以包产到户。”于是乎,我们聪明智慧而可怜勇敢的农民兄弟就抓住个“政策口子”或“政策漏洞”,丁零当啷就将地给分了……农村以家庭联产承包制责任制为主题的农村经济改革就这么轰轰烈烈地在全国范围内搞起了,并由此开启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以邓小平为“标志性伟人”并当仁不让地成为“改革总设计师”的邓时代。
      回顾四十多年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每一次改革,真正的改革、有正确方向的改革、有实际效果的真改革,其实都是自下而上人民群众自发创新的,配合这样的改革行动,自上而下“伟大光荣正确”英明决策要做的,说穿了就仅仅是两句话:“可以、可以、还可以,允许、也许、再允许”,如此而已;如果用官方常说的话来表达,就是真正“相信群众、依靠群众、走群众路线”,也就是说,不要自以为是地管七管八,放老百姓一马,让人民群众自谋出路去吧……哪怕让他们自生自灭也罢,如此一放开老百姓立马忽忽悠悠就像休克鱼般活过来了,而且会活得很好。
      再扯得更远一点,想当年,革命导师马克思发明暴力革命理论,伟大领袖领导全国人民闹革命,包括解放后还搞的那场轰轰烈烈“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文化大革命”,虽然有历史局限性,有偏激偏狭的理论问题,但在基本思想方法上,无论是革命导师还是伟大领袖,都将社会经济政治乃至文化问题看做是“人的问题”、“人与人相互博弈的问题”、“人与人的游戏规则或曰制度问题”,而不是什么“系统工程”问题,对此,不由广大人民群众参与进来进行互动博弈(当然相互斗争、暴力打斗很不好)而高高在上地进行什么“顶层设计”,他们老人家也是很不认同的,甚至认为是很扯很不靠谱的。仅就这一点来说,就比后来很多“工程”专业出身且一直将(社会经济文化乃至组织)管理当做“系统工程”来设计的政府各级领导人与企事业单位管理者,要高明许多、高屋建瓴许多、伟大光荣正确许多!
       当然,如果将此伟大光荣正确的思想方法贯穿到底,应该如哈耶克所说,我们应该彻底自省反省并改正自己身上“人类理性致命的自负”之坏毛病,在基本管理认识论方法论上彻底“回归自然”,回到顺其自然、敬畏大自然、顺天命做人事的正常轨道上来,在实际工作中彻底抛弃精英政治、计划经济、将社会组织管理当做“系统工程”还要搞什么“顶层设计”的无厘头“邪念”或“邪门歪道”,真正走上“相信群众、依靠群众,走群众路线”的康庄大道上来
      总而言之,无论从理论还是就实践而言,书匠的基本看法就是:专家路线不靠谱,群众路线真主旋;精英政治有局限,顶层设计很扯淡;改革要有方向感,不要云端高大全;既得利益要平衡,不改就会很要命;左右摇摆害死人,如此永远在梦中
      个人观点,仅供批判,不要拍砖!

0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