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替女人担忧

替女人担忧

替古人担忧,那是吃饱了撑的瞎扯淡;替女人担忧,则是面向未来为吾族后人忧天。
从近年来连续不断的黄色宫廷肥皂剧中,我们真真的看得出来,被禁闭在后宫深宅大院中的女人们不仅不悲惨,而且在风生水起惊心动魄的“宫心斗”中其乐无穷,真是羡煞人也!尤其是羡煞当下那些“宁可坐在宝马车上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的潮女超女欲女巫女们。在如此后宫摸爬滚打出来做了皇后的女人,通过驾驭厚颜无耻的皇帝而“母仪天下”,这样天朝故国管制下的国人能成什么样子?可想而知。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与女人有关!追本溯源,这种状况,或许可以追溯到当初上帝造物主在伊甸园中就已经完成的“顶层设计”——女人驾驭男人,不仅生儿育女,进而控制世界,还掌管着人类未来。如此看来,伟大领袖想当年说错了,女人顶的不是“半边天”,而是“大半个天”,乃至“整个天”;由此书匠推断,造人的上帝肯定是个男的,而且具有异性恋倾向,要不他为什么这么偏向偏好女人呢?!而且还把男女设置的大都是异性恋者?!反过来根本说不通呀。因此,要对人类负责、对人类未来负责,女人应该负多一半甚至十有八九的责任,这样才合乎情理些。
而且,据书匠多年潜心研究,这世上最大的意识形态矛盾或跨文化冲突,与其说是左右派别、科学宗教界别的矛盾冲突,倒不如说是男女性别矛盾冲突——男人与女人,一个来自金星,一个来自火星,看似都是“来自星星的你”,其实他/她们的矛盾冲突是“跨星球”的
沿袭神州故国自古以来“女人,一半是妖精,一半是祸水”的优秀故国文化传统认知判断,再放眼看看目下我们畸形应试教育下“花红柳绿女儿国,星星点点无少男”的大学校园画面,书匠我替女人担忧,其实也是替自己担忧,替中国担忧,替人类担忧,替未来担忧……因而是有道理的。
书匠作为所谓“著名教育专家”真是搞不明白:为什么现如今我们的大学校园里满眼都是花红柳绿的女人?进入大学、进入教室,恍恍惚惚如同进来“女儿国”——师范院校传统上就女学生多,现在甚至达到95%以上,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连农业、地质和邮电大学这样传统上是男生的天地,现在都成了女生的天下;不仅大学生是这样,从硕士到博士研究生,乃至博士后,越往上女生的比例越大;不仅女生,而且老师,也多是女老师。我就纳闷了:我们的男孩子、男生、男人,这些年来都去哪了?
纳闷之余,书匠瞎猜,是不是有这么几种可能性,能够解释这种性别比例诡异失调现象?
一种可能是,我们天朝故国天然地就是一个典型的“母系社会”,特别适合女人生存,特别适宜女人竞争,或者中国女人天然具有尔虞我诈的竞争力。这就像古代皇帝后宫那样,成千上百众多女性竞争一个男人,我们的中国女人一旦进入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情境,就立马会感到“得天独厚”、“如鱼得水”,让自己在无比刺激中兴奋亢奋振奋得不能自已,进而获得一种具有“无比优越性”的满足感、幸福感。随着时间推移、时代变迁,特别是在近年来的“新常态”下,这种母系社会形态得到史无前例的强化,以致于使本来就具有天然攀比心理、恶性争斗意识和无比竞争优势的中国女人们,再享如鱼戏水、得天独厚之乐,也未可知。
在一种更直接的可能性就是,我们伟大祖国自古以来“三从四德”的淑女教育,近年来在“不是科举胜似科举”的应试教育推波助澜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化——温温顺顺听老师和家长的话、老老实实死记公式硬背教条、按部就班接受政治意识形态说教或思想灌输洗脑,在圈养禁闭管教防止性侵扰的“维稳”环境下,安安稳稳沿着政府领导、家长和老师给设计好的应试升级路线走,女孩子比男孩子或许更有性别比较优势?对此,书匠没做过专门研究,纯属瞎扯猜。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中华民族原本就是一个“阴盛阳衰”的种族(这个说法可能有“种族歧视”嫌疑),女人天生就比男人好学,大多数女人都是高智商、具有高学历的天赋潜质,只是因为万恶的旧社会男权夫权压制成“小脚女人”或“小女人”,才使得古代科举多是男秀才多多、雄性举人居多,而解放后“中国女人从此站起来了”,发展到如今就成为你看到的“高等学府简直成了女儿国”,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究竟是什么原因?书匠真的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总而言之,在大学校园“女儿国”里,女孩子变成女汉子,白骨精女人越来越多而猥琐臭男虽少却俱增,不通情理的女研究生女博士与大打出手的女强人女蛮人到处都是……确是不争的可怖现实。
从跨文化角度来看,相对欧美西洋文化来说,中国男女两性的跨文化扭曲现象可能更诡异些具有典型母系社会模式特征、特别是"阴盛阳衰”文化个性的天朝故国,不少人(如书匠我这样的),表面上是男人的,多数真的连女人都不如,说得不好听,更像太监(尤其是在精神上);而女人们通过“身体力行”、“言传身教”,一代又一代传承着“急功近利、工于心计、唯物主义”的文化基因,尤其是在自己“翻身得解放”后,简直上蹿下跳无法无天,上管老子下管儿子,指手画脚没完没了;如此这般,致使本来就阴盛阳衰的中国文化,更加男不男女不女甚至男变女女变男不伦不类,乱七八糟得一塌糊涂
特别特别不能容忍的是,在近年来“不是科举胜似科举”的畸形应试教育及“不是天朝胜似天朝”的文革式思想专政管制下,一些自以为了不起获得了优质高等教育而在人生大舞台大竞猜大竞赛中获全胜得冠军的高学历女人,以自我为英雄模范好榜样去继续绑架摧残下一代,为了使自己的孩子不输在应试教育起跑线上,越来越多的女学士、女硕士、女博士嫁人后,要当妈妈了,恨不得通过超前胎教,直接生下一个博士来算了,如此一切后天竞争攀比的烦恼都免了……而那些没有受到高等教育的女人们,就如笑话说的,自己是猪飞不起来,就寄托生一窝猪仔,逼着子孙后代通过科举应试教育飞起来,成为“猪上猪,人上人,皇上龙、凤上凰”……如此这般,愈演愈烈、恶性循环,“一代不如一代”的九斤老太谶语不幸言中,后果堪忧,未来可怖!
书匠越想越怕,越想越后怕,越想越担忧——替女人担忧,更替男人担忧;替现在担忧,更替未来担忧;替中国担忧,替中国女人担忧,更替中国男人担忧,更更替中国男人女人的现在和未来担忧…
可能有女权主义倾向的女人看到此文,会恶狠狠地臭骂一声:替我们女人担忧?扯淡!你直接替你们男人、你们中国男人、你们不是人的中国男人、你们不是男人的中国男人们自己,好好担忧担忧吧!你个臭不要脸的臭男人书匠宝元!死去吧你,写这么个臭不要脸的破文章来忽悠我们伟大女人!
骂得好!这篇博文确实是在替男人(包括书匠在内的我们这些不是男人的)担忧,不过嫁接女人做标题党(因为不是男人嘛!),你还当真了你?小样!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