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政府办国企天经地义?

政府办国企天经地义?

书匠相信,世间万事万物,都有天然角色、天赋使命,一个人是这样,一个组织也是这样,大家各有其分、各司其职,不能乱套,否则就是混账,一锅粥、无厘头,天下大乱、国无宁日、民不聊生。
做学问,简单地说,就是知天命、做人事、明事理。一个读书人,虽然愚钝如书匠鄙人,但一定要凭良心说话、按常理办事,不能违背基本常识通理惯例,如果自己说错了就改,但无论认为是对是错的都应该说出来,无论听者乐不乐,哪怕说了也白说,白说也要说出来,否则就是昧良心、丧良知、没良德,堕落为“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
书匠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按传统天朝故国逻辑是拿“俸禄”、吃“皇粮”的,依照时下新常态的毛左逻辑,是“吃党饭”的,但不能眼看着党自己“砸党锅”,光“唱赞歌”什么话也不说,如果那样,才真叫做“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 ,真的不算人!甚至成了“大坏蛋”或“阶级敌人”!
本着这样的想法,书匠认真拜读了贵党出台的最新“顶层设计案”——《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看完了,书匠凭借着党对自己五十余年来斩钉截铁的谆谆教诲,将自己辛辛苦苦三十余载接受高等教育寒窗苦读学到的所有现代政治经济学及政府管理学知识都拿来做理论根据和学术支撑,也找不出我的同行同事经济学家及管理学专家所列示的N多个“亮点”,以及他们同时装模作样扭扭捏捏按照正面宣传为主的主旋律法则找出来的种种操作“细点”,自己又没有胆量针锋相对地列出N多个“暗点”,甚至连对“意见”发表点意见(很可能是偏见)都有些心惊胆寒。你说这咋办?
不如这样吧?我作为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小学生,在认真攻读了党中央文件(就如同当年读“毛选”)后,有看不懂的,谦虚谨慎地向我敬爱的母亲党以及那些专门为他老人家捉刀起草搞“顶层设计”的同行同志同事精英专家们,卑躬屈膝地请教一下总是允许的吧?我想弱弱地问这样几个德鲁克式的常识性问题,我们伟大的母亲党总不能怪罪儿子我吧?或者因为我提到这个已经死去的洋管理学家大名就说我“里通外国”把我治罪吧?我相信我们伟大的党虚怀若谷不至于这样的,所以我就斗胆问了哦:
——请问:一个执政者(执政党、执政府)其执政的合法性或曰“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究竟是什么?是让市场经济活起来、人民群众通过办企业、做生意在自由竞争中富起来,还是自己凭借手中专政权力直接去办企业,以全民所有制首当其冲当仁不让的代理人身份去直接办企业、做生意,如此一边做裁判一边做球员与老百姓比赛,如此一边手握垄断权力一边直接浑水摸鱼与民争利,这有公平公理天道常识吗?!
——请问:国企是什么?国企改革究竟往哪里去?“国企”,你叫做“国营企业”也好,叫做“国有企业”也罢,不是不可以有、不可以搞,欧美国家特别是有国家主义传统的法国、德国等国家,都有一定数量的“国企”,但人家在那里国企是作为特殊例外的政府机构,是在“公法”约束下在权力相互制衡、公共严格监控下有一部分代理人来“国营”的,而我们的症结和问题恰在于,国企是大量存在、大规模存在、时时处处以自己独享的行政垄断权在“私法”(公司法)框架下与民争利的“怪物”,它们不能说是张牙舞爪的“吃人魔兽”罢也差不多,如此这般你还故意要放虎归山、助纣为虐并作为自己执政的物质及政治基础来夯实加强,这怎么说呢?!恐怕大状况都没搞清楚、大方向都搞错了吧?!多年前都知道“抓大放小、国退民进”的基本格局和战略方向,现在反而犯糊涂了、茫然了、倒退了或要搞旧体制复辟了?!
——请问:什么叫“混合所有制”?是公有制与私有制的混合吗?如果是,那么你坚持公有制的“理论自信”到哪里找去?无论是“非国有资本投资主体通过出资入股、收购股权、认购可转债、股权置换等多种方式,参与国有企业改制重组或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增资扩股以及企业经营管理”,还是“国有资本通过市场化方式,以公共服务、高新技术、生态环保、战略性产业为重点领域,对发展潜力大、成长性强的非国有企业进行股权投资”,说一千道一万再变换术语说法,都不就是某种公私合营、公私难分的具体经济形态吗?从逻辑上来说,公与私一旦混淆在一起就说不清楚了,各种以权谋私、假公济私的腐败都是由此而引起的,如此人为制造的制度性腐败,是你怎么监管都没有办法杜绝的吧?!
——请问:在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的情况下,怎么坚持“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要知道,公司治理或曰现代企业制度,是西方三权鼎力公共治理结构在企业微观层面的自然制度延伸或表现形态,这怎么与我们一党专政、党的一元化领导的伟大光荣正确之政治体制在微观企业制度层面上不互相矛盾而彼此相容?如此一来,多年来就已经形成的“新三会老三会相互打架”的老大难问题怎么能够根本解决?在“贯彻全面从严治党方针,充分发挥企业党组织政治核心作用,加强企业领导班子建设,创新基层党建工作,深入开展党风廉政建设,坚持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维护职工合法权益”的情况下,国有企业改革怎么能够“遵循市场经济规律和企业发展规律”,坚持“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真正成为“依法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担风险、自我约束、自我发展的独立市场主体”?!
——请问:什么叫“企业”?什么叫“公益性企业”?什么叫“商业性企业”?什么是“企业”而又什么是“事业”?有“公益性事业”与“商业性事业”的说法吗?工商企业、市场经济、公民社会与公共政治这几个板块在现代国家社会治理结构中的基本架构及职能分工格局上,能够像摆积木玩魔方一样随意打乱、任意组合吗?!我们多少年的旧体制混不就混在这里了吗?搞了这么多年改革开放了,到如今还混就混乃至不混也往死里故意搅混,这是一种什么样具有高度理论自信的执政党理念或曰大无畏革命专政精神?!
——请问:在政府与市场、政府与企业基本角色功能定位及其相互关系上,传统弊端多多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与作为目标模式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究竟是什么区别?为什么早在二三十年前针对传统计划经济体制下“政府不务正业去办企业,而后让企业再去办社会”的政企不分混账做法及无厘头制度弊端,就已经搞清楚了的“政府调控市场,市场引导企业”常识,事到如今又给它一锅粥地搞混了呢?!
……还有N多困惑与疑问,书匠我不敢再往下问了,就此打住,不敢了,不敢问了……
总之,基于书匠我十余年现代组织管理学乃至研修中外领导学的点滴心得,感到一个机构或组织的领导人或管理者,无论是国家领导人还是国际领导人,无论是企业领导人还是事业领导人,无论是政府领导人还是非政府领导人,无论是行政管理领导人还是专业或业务管理领导人,只要是管理者或领导人都要有两个基本素质:一是方向感,二是平衡术——做领导尤其是口口声声要做“顶层设计”的领导人,首先要有方向感,明事理搞清楚基本状况,知道引领大家的大方向往哪里走,然后才是怎么万变不离其宗地随机应变做好方方面面利益关系平衡的领导策略或艺术问题,不明基本事理没有基本方向感,将心思全放在玩弄权术上还自我感觉良好,是最最可怕最最危险的——几乎等于玩火者玩完,让大家都去翻船送死!
饶恕书匠信口开河,纯粹是发神经胡说八道,据说法律上有条款,不能自控的神经病不会治罪哦!无知书匠小学生,问个问题发神经,大官宽容放一马,领导恕罪饶了他,阿弥陀佛我主英明!……

链接
http://www.legaldaily.com.cn/zt/content/2015-09/14/content_6268060.htm?node=78022
http://www.moc.gov.cn/zhuantizhuanlan/qita/zyzcxxzhuanlan/zhengcejiedu/201509/t20150915_1877012.html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