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千万光棍解题非“作诗”!

千万光棍解题非“作诗”!

      日前,杭州西湖边上的谢作诗教授,按照贝克尔基于新古典主义方法论解读婚姻家庭问题的经济学逻辑,生搬硬套运用到中国由于计划生育政策“非人性的无知者无畏之理性狂妄”之扭曲畸形贯彻将导致数千万光棍无妻可娶的重大严峻社会问题上发表高论,不仅认为“3000万光棍”是“杞人忧天”,而且竟然无比“科学冷血”地提出“几个人合起来找一个老婆”的对策建议,旗帜鲜明地认为这并非是他个人“异想天开”,而是现实存在的“一种解决办法”,甚至“冷眼旁观”有些“不近人情”地感应到,边远贫困地区兄弟几个合娶一个老婆的生活当事人过得是“其乐融融”……结果自然不仅是遭遇诸多网友情绪激动地拍砖,而是被跳着脚祖宗八代破口大骂个狗血喷头。
      作为学界同行,对于谢教授这样的大师书匠不敢高攀,但确实不以为作诗老师之“用心”真的就多么“险恶”无比。如果对中国现实婚姻家庭生活常识有些许了解的,如果稍有实事求是科学理性精神的,都不会不承认谢先生确实有几分“学究式大无畏勇敢精神”,在一定程度上道出了“皇帝的新衣”(确切地说是“国人的疤痕”),所以才引起民众如此公愤,引来日娘操爹的骂声一片——当然,书匠也要严正声明,严重不赞成甚至厌恶拒斥那些以人身攻击、文革式围殴、泼妇骂街式的肮脏语言和恶劣行为来让学究发声封口之群体性文化暴力倾向!
      但如果站在“同病相怜”的同行角度看,书匠也不敢苟同谢教授以“作诗”的姿态解读如此重大社会问题竟然做如此这般“轻飘飘浪漫主义”发言的观点。书匠不排除他哥们“经济学”真是“学(究)到家了"的可能性,正如他在文中所呈现的观点——“一切问题本质上都是价格问题、收入问题”,满眼都是“钱”(价格与收入,货币的与非货币的)的问题,以致于“走火入魔”到如此田地,忘记了千理论万理论包括经济学旧古典新古典这主义那主义的所有理论都隐含着非现实的种种严格假定前提条件,竟然“无知而无畏”、“很傻很天真”地认为现实中特别是“发展中大国神州”现如今的婚姻家庭关系,在“千头万绪、阴错阳差、剪不断理还乱”现实中真的就是简单赤裸裸的性关系、金钱关系、收入关系、买卖关系,乃至能不能娶到媳妇、有多少人打光棍究竟是谁会打光棍等等都不过是收入多少、出价高低的讨价还价生意买卖问题……由此推断,很有可能(已有网友做出判断),谢教授写此博文的直接动机,也只不过就是为了更加热闹地将自己炒作一把,以便将博文后面广告的那本《人人都是“资本家”》的大书卖个好价钱,如此而已——对此开玩笑闹着玩做买卖的事情,谁当真谁傻瓜、谁来劲谁上当,诸多网友(包括书匠自己)在“义愤填膺”“热烈讨论”中很傻很天真、自觉不自觉地无意间中了他作为精明功利算计的经济学家小人之计!
     如此想来,忍不住写此博文实在没劲!但“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白说也要说”的职业病受点刺激就会突然发作,不写不说就会死,你让书匠怎么活?于是乎也很傻很天真地亮出观点:稍微专业点但平实而常识地说,现如今数千万光棍之重大严峻社会问题及其祸患酿成,归根结底不是市场这个人类自然扩展秩序自然产物,而是由于计划生育政策人为制造畸生出来的,是现代先进的生育技术与传统蒙昧的传宗接代文化在“发展中暧昧制度转型”的特定历史时期诡异耦合、鬼虐勾连、非线性激荡的必然结果。显而易见,对此重大严峻问题,作为一个严肃认真职业的经济学者,在没有做出科学理性条分缕析实证研究之前,是不会(像书匠这样非常不严肃喜欢胡说八道的二流子),在博客上以“作诗”般忽悠姿态胡说八道的。

     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56c160102w8tl.html?tj=1

0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