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文物是国家私有的

文物是国家私有的

驱车回京,路过安阳,有深厚爱国主义文化情怀的家中领导,执意要去瞻仰著名殷墟文化遗址,一听所谓“爱国主义”就变态的书匠被不情愿地带到一处光秃秃的所在——只见平展展什么都没有的广场上,隐隐约约有个仿造展览馆(里面放着些仿制品瓶瓶罐罐的大房子),稀稀拉拉几个游客。

一看门票不菲,九十大元,书匠考虑到自己也没有什么文化,估计看了也白看,当然,也是有点心痛血汗钱(刚刚过完年亲眼再见母亲是怎么“舍不得的”过日子),就让夫人与两个孩子掏了两百七十块,进去接受点华夏神州爱国主义教育……自己在外边看看自然风光,等了个把小时,三位终于出来了,但说这门钱还包含五六里外另外一个地方,幸亏是驱车来的,否则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两个公交车都没有,如此一个伟大的爱国主义教育,估计到天黑也做不完。

尽管天色已晚,心痛九十块血汗钱不看白不看(其实看了也白看),还是要去看看的……手机也正好没电了,遇到看门老爷子还不错(虽然半时要再收五块钱,说是含停车费,其实就是我们村谁都可以到的野地里),他们去现场接受爱国主义教育,我在看门老头房内边为手机充电,边写这篇关于爱国主义教育的博文。

年前,有个亲情到韩国旅游,回来直感叹,人家韩人太“爱国”了!回头看看我们中国人,太没有祖宗观念,一点爱国主义精神都没有……我听了就犯职业病,就与人家“鸡对鸭”说话,瞎争论了起来,结果因不在一个频道上,话不投机半句多,吵闹争论半天,谁也不知道谁在说啥,自然是不欢而散……。

其实,我当时着实听懂了她的意思,只不过是想告诉对方:中国人不是天生不爱老祖宗、不爱国,就如同他们不是天生不孝不顺一样;自从盘古开天地,大部分国人之所以没有真诚而只有作秀的爱国心,主要是因为太多掌控着国家机器的官老爷们,太肆无忌惮地假借“皇亲国戚”、“党国天下”的名义,赤裸裸忽悠愚民掏腰包以便假公济私;直到近代百年噩梦乃至当代“中国梦想秀”,被当权者依托国家意识形态宣传机器洗脑后,相当多的草根民众都会潜移默化、不由自主地进入一种梦幻般莫名其妙爱国主义的狂躁晕圈情态,如夫人这样的“经典而简单(其实是太傻太天真)的爱国主义文物分子”,花了大半天时间和数百元血汗钱,跑了一圈走马看花看了些子无虚有的瓶瓶罐罐出来,只能将一腔怨气撒在书匠我身上;而极少数极少数如书匠我者,早年因遭受“牛虻亚瑟”式假大空革命理论愚弄奋而走上“反革命心路”,一听无比虚伪丑陋的“爱国主义”陈词滥调,气就不打一处来!跟上这么个“爱国主义夫人”、“马列主义老太太”歪歪扭扭窝窝囊囊耽搁半天艳阳黄金时光,更是有一肚子火发不出来!

既然如此闹心,不管你说我怎么不是人不是东西,那书匠我就跟你好好理论理论:我来问你,什么是“国家”?“国家”是干什么吃的?除去“家乡祖国”“认祖归宗”这样的原始意义不扯,现代意义上的广义政府(即“国家”),就是替代配置私人品资源的市场两两交换关系而为国民大众提供公共品资源(如帮助后代人“认祖归宗”即接受祖宗遗留下来的文物或非文物文化遗产耳濡目染的“爱国主义教育”)的代理机构;国民作为纳税人供养政府,政府代理人如文物部门的公务员就应该像看门狗一样看好国家文物,但绝不能像看门狗一样依托国家文物来直接收门票赚钱,以便给人民大众免费提供“爱国主义教育”,这是天经地义的普适公共治理套路。

而我们伟大的党国体制可好,一方面以高税负搜刮民脂民膏,财政大把大把的钱话不掉,只有顺理成章地进入贪官污吏怀抱;另一方面又直垄断经营文物旅游业,直接与民争利,以垄断国家文物老祖宗文化遗存,时时处处收高价门票让文物部门的人民公仆赤裸裸私肥腰包;接着又通过猛于虎的苛政,以假大空爱国主义教育宣传长期给民众洗脑,让他们心甘情愿一而再再而三地再大掏腰包,去变本加厉地被搜刮掉身上一层少过一层的民脂民膏。

但是,你可以在一段时间忽悠欺骗所有人,也可以在所有时间愚弄洗脑部分人,你不可能在所有时间耍戏捉弄所有人,时间一场总有人而且是越来越多的人从睡梦中醒来,于是所谓“爱国主义教育”便轰然倒塌,就成了一种连鬼都不相信(更不要说人了)的鬼虐猫玩鼠游戏,悲乎催哉!

推荐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