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官大词粗

官大词粗

众所周知,国语俗话中,有“财大气粗”一说,与此相对应的,其实还有“官大诗粗”另一说。只有这样,才能圆满神州故国“升官发财”一贯文化优良传统及诡异权钱交易制度逻辑,如此这般,才可谓“天作之合”,圆圆满满,团团圆圆,外团内园。

早年在山东,听到过调侃万恶旧社会“韩主席”吟咏泰山雅诗,曰:“远看泰山黑乎乎,上边细来下边粗,如把泰山倒过来,下边细来上边粗。”不知真假,但文如其人,诗风直白朴素,没有张狂跋扈之气,由此,这个万恶旧社会的韩主席之做官为人,可见一斑。

书匠辈“生在新生活,长在红旗下”,从小背诵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诗词,那可真叫做“官大诗(词)粗”之豪气。伟大领袖从早年到晚年,不仅英明领导人民“打土豪,分田地”,而且“抓革命,促生产”,而且的而且,自己也是个“大文豪”,经常在大撤退或大跃进间歇吟诗填词,“上到九天揽月,下到五洋捉鳖”,搞得个茫茫神州大地没有“尽舜尧”而是“试看天地谁能敌”——整个一个鬼哭狼嚎。

老人家1965年秋有个名作,叫《念奴娇·鸟儿问答》,那年那月,我们革命小将们都当作“最高指示”如“红语录”般背诵过,此大作最能说明什么叫“官大学问大,官大诗词粗”。毛雅词如是曰:

“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背负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间城郭。炮火连天,弹痕遍地,吓倒蓬间雀。怎么得了,哎呀我要飞跃。借问君去何方,雀儿答道:有仙山琼阁。不见前年秋月朗,订了三家条约。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当年围绕在伟大领袖周围,也算是个“大文豪”,而且可谓“官大学问大,官大诗词粗”之“三个代表”典型代言人,曾任“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主席”、“中国文联主席”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郭主席,他老人家在文革前后数月时间里判若两人,先后写过两个说调头就调头的“水调歌头”。

1976那个《水调歌头·粉碎“四人帮”》,现在书匠我都能高声唱出来:“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还有精生白骨,自比则天武后,铁帚扫而光。篡党夺权者,一枕梦黄粱。
野心大,阴谋毒,诡计狂。真是罪该万死,迫害红太阳!接班人是俊杰,遗志继承果断,功绩何辉煌!拥护华主席,拥护党中央。”

此“调头”数月前那个《水调歌头·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十周年》,是后来听说的,词云:“四海《通知》遍,文革卷风云。阶级斗争纲举,打倒刘和林。十载春风化雨露,喜见山花烂漫,莺梭织锦勤。茁茁新苗壮,天下凯歌声。走资派,奋螳臂,邓小平。妄图倒退,奈“翻案不得人心”。“三项为纲”批透,复辟罪行怒讨。动地走雷霆,主席挥巨手,团结大进军。”

由此可见,从毛主席,到毛主席的好学生郭主席,我们新社会伟大领袖诸“主席”,与万恶旧社会的“韩主席”之流,根本不能同日而语,这个“官大诗词粗”的大气、豪气、雅气,与韩主席流的那个土气、匪气、痞气,放在一起一比较,真是不吓死他自己也会羞死他老先人!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