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无病呻吟大合唱,行为艺术“太反动”……

无病呻吟大合唱,行为艺术“太反动”……

书匠是个音乐文盲,根本不懂什么这歌那曲的,但在“革命歌曲不离口,人人都是红歌手”的岁月中,作为“红卫兵”也算是参加过“革命文艺宣传队”的主,特别是对于革命歌曲大合唱,每到国庆党日都被组织强行撑过嘴的,没有吃过猪肉也是见过猪跑的。

印象中,每每“大合唱”,从形式到内容,都是声势浩大,正襟危站高大上的。正因这点业余常识,当看到上海彩虹合唱团那台据说是合唱艺术界大拿创作的那支不知所云、无病呻吟、哼哼唧唧、罗哩罗嗦的大合唱歌曲《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真是有点吓傻了,当场就惊异得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看歌词,仅看标题,你都会看傻眼;看了歌词,你会更呆若木鸡,以为自己来到了另一个将无聊哼唧当高雅艺术欣赏的星球世界。再看看台上,不分男女个个装模作样,戴着墨镜穿着黑西装,身着白衬衣还打着领带,拿着刀叉般的西洋乐器嘴里还咬着什么家伙,稀稀拉拉懒洋洋哼唧着没有抑扬顿挫感的平淡曲调,嘴里咕哝着比老婆裹脚还又臭又长的陈词滥调,所有歌词都是没话找话、没词凑词、咸不咸淡不淡的陈词滥调,犹如长舌妇唠唠叨叨没完没了,实在令人厌倦无聊……书匠很奇怪,就这么个破玩意儿,怎么会红遍网络传遍神州大地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呢?!

看完后刚想骂出口,忽然想起老父亲那句“人,谁比谁傻多少?!”的至理名言,又赶快收回嘴,联系时下“新常态”冷静一过脑,忽而一下子豁然开朗了:敢情这些专业艺术大拿根本不是在“大合唱”呀,而是在搞的一台“行为艺术秀”呢?!你想啊,现在对什么都“敏感”,唱什么都“犯错”,只有“山呼万岁唱红歌、齐喊盛世颂太阳”的才允许走秀出台,如果不想如此被牵着嘴巴走,姐儿哥们儿我搞一台“一本正经找我家钥匙”的大合唱节目,总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吧?!总不能因此获罪找我麻烦吧?!我无聊得很那就搞点无聊的行为艺术聊以自慰不行吗?会不了家大呼小叫找找钥匙总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但是,如果对史无前例、后有来者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稍有点点历史记忆或预感前观力的,都会看出,这些自以为是的艺术大拿还是“太傻太天真”!如果这台无聊颓废找你们家钥匙的大合唱,放在那个波涛汹涌的血色年代,正而百八也是要掉脑袋的,这真真切切才正是血色革命红卫兵要大批判的对象,其货真价实的罪名就是“颓废腐朽资产阶级小情调”、“只有自己小家大门钥匙自私自利观念不知道学雷锋大公无私的封资修反动思想”、“故意抹黑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或“向和谐社会主义猖狂进攻”……马上五花大绑了,将这些反动艺术权威抓起来,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看你还敢耍小聪明不?!嗯哼!!!

附:网络神曲红歌词

昨天晚上 我走在回家路上

突然想起 我没带钥匙

我打给你 二十六个电话

你没有接 你没有接

你回话了 (喂?干啥?)

叫我等等 (这会儿不方便)

你办完事就回家 (真不行!)

可是张士超 你这个混蛋

你带着姑娘 去了闵行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地毯找了 花园也找了

连门口大爷 我也都问过了

你就是忘了 你就是忘了

我们家在五角场

华师大的姑娘真的那么可爱吗

华师大的姑娘真的那么可爱吗

华师大的姑娘真的那么可爱吗

凛冽的风 冰冷的雨

国定路的落叶满地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