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积粪:我的少年中国梦!

积粪:我的少年中国梦!

用了一整日写了篇关于“雷锋叔叔日拾三百来斤大粪历史公案”的博文,就已经累得死去活来了,真佩服我们半个世纪如一日需要好好学习的革命英雄好榜样雷锋叔叔,当年在那个狗都不拉屎的年月究竟是怎么在大年初一二两天捡拾600来斤大粪的?!可见英雄就是英雄、榜样就是榜样,他的力量是“超常人”且“无穷的”!

刚才有个小哥们儿点评说,“那个年代到处是大粪哦”;书匠回说,“在我的印象中,那个那月即便是粪堆上都没有粪!”。这个小我几岁的小哥们儿又回问,“没有粪咋叫粪堆啊?”;书匠我就倚老卖老地又又回说,“这就是你们青年娃娃之所以年青的原因哦……”他楞刺激我非写这篇博文不可,反正这年月恶心死也是死,治罪死也是死,累死也是死,憋死也是死,说死也是死,都是一个死,何足挂齿?!

于是,“一不做,二不休”,书匠我就将这关于“大粪”的话题,死磕说到底,一竿子捅到个底朝天!因为它不仅关乎“黑暗历史”、“残酷现实”和“无望未来”的大是大非问题,更重要的是它触痛了我的“少年中国梦”,使我早已沉淀在心底的“中国梦想秀”赤裸裸、血淋淋地翻腾倒淤出来,真乃“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当年,书匠我与全国亿万小朋友一样,都有雷同的“少年中国梦”,那就是像“天上布满星星”一样触不可及的“春梦”——如果这一辈子没有白活,那就是活着见到伟大领袖毛主席,如果能实现这个白日梦想,真是发自内心地认为,就是让我去死也是值得的!否则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死了的好呢!!!如果不信,自有“病史”为证——当年上初中时,就是为了往北京“象征性赛跑”才将自己双腿给跑残废了的!

自不用说,这一辈子还是“白活了”,因为没有在伟大领袖毛主席活着的时候见到他老人家,在纪念堂亲眼瞻仰他老人家遗容那还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这是书匠一个最最大的“终生憾事”,自不必说了。就说说另一个虽然不能与这个“天上神话”同日而语,但确确实实是在“地上草芥”苟延残喘活下来的“少年中国梦”,这就是“割草积粪挣工分”这个不如“天大”但似“地大”的大事了。

记得在中学时,书匠我引以为豪的一件事,就是模仿鲁迅先生“他的身影渐渐高大起来,须仰视才见……”之大家口气,做了一篇叫《拾粪》的作文,在文中塑造(确切地说是“胡乱捏造”)和描写(确切地说“拙劣临摹”)早晨上学路上碰见一个在雾霾中拾粪老头儿的革命英雄形象……居然还被我们的语文老师作为“范文”在课堂给小伙伴们朗读了一番。

那年那月,生产队里的牲口圈里牛马骡子都饿得东倒西歪的,榨花籽油剩下的麻饼本来是用来喂牲口的,结果都被饲养员偷偷拿回家里吃了,而且人明知道吃了这玩意儿是拉不下来的,但有什么办法呢?肚子饿呀!吃死总比饿死强啊!家家户户想喂猪卖个活命钱,但喂了一年多了猪也东倒西歪瘦骨嶙峋验不上膘、达不到六十斤出不了槽,为了能够将猪让公家收走卖出去还得给营业员打点走后门,求爷爷告奶奶把人能够做难致死!

你想想,在这种情况下,化肥又要钱买自然买不起,“庄稼一朵花,全靠粪当家”,猪牛狗羊不拉屎,人没有吃的拉什么?于是乎,积攒农家粪变成了我们广大“贫下中农”包括我们这些“公社小社员”们的头等生存大事!又于是乎,与贫下中农心连心、根连根的中小学老师们,自然就会召集我们这些贫下中农子弟学生娃娃时不时“勤工俭学”,动不动“以学为主,兼学别样”,课余课后暑假寒假“割草积粪拾麦穗”……这就成了我们那个年月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对于我们每个娃娃来说这都是家常便饭、自然而然的事情。时不时、动不动就“上山下乡”拾粪去,不过大多数情况下,不是像革命歌曲里唱的那样“越干越喜欢”,而是“越拣越沮丧”,如果能够想雷锋叔叔那样“幸运”——日拾大粪300来斤,估计我都早已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了,不定会日后走上另一条“革命(干部)道路”也未可知,如果那样也就不用劳驾大晚上还在写这篇狗屁文字说废话了。

更要特别提及和控诉的,就是“割草积粪”这个混账事儿!那时候,五黄六月天的甘山,是壮劳力们包括我们这些半大不小的男孩子们之“悲惨世界”。在这个太阳灿烂得晒死人的季节,每个生产队都将几乎全部男劳力赶到山里“割蒿积粪”,以重量挣工分,为了有分量割草诀窍就是将镰刀深入土内连土带根最好再夹带些小石头土疙瘩(由于书匠从小愚钝,这个诀窍还是很久以后在高人指点下并认真参悟模仿而来的),这就活脱脱像雷锋叔叔一样大冬天将20-30%的冻土一起铲起当做“大粪”交给生产队是一个套路。由于大山在几十里开外,男人们要常驻山里,割了蒿草一时半会儿又拉不回来,等蒿草撂倒山坡上嗮成柴火棍子了,这才费九牛二虎之力拉回来,装模作样压上一些红土放在那里,过一段时间管他发酵沤没沤掉,就送到地里,红土剩在了地里,蒿草被拣柴火的娃拾回家烧了——这样的地还能够打粮食打个鬼去吧?!但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地不是这么个种法,日子不是这么个过法……悲催的是,竟然没有一个学雷锋好榜样出来说说话?!

而且,更为“伤天害理”的事情还是,如此这般一年一度“斩草除根式”地割蒿积粪,愣是把个绿油油的甘山刮得是寸草不生,这割蒿挣工分的差事一年比一年难干,到了后来困难得真比吃屎还难!——在近处,光秃秃没有蒿草好割,一天能够割上个成百斤那就要上香磕头带作揖了(想想我们亲爱的雷锋叔叔,竟然在家门口光拣拾大粪就是300来斤呀300斤!你心中是什么滋味啊你说说,你说说!!!);远处深山沟壑中,倒是有些蒿草,但是割了你背不会来呀!……真是把人给做难死了,那个精神和肉体的“苦”啊就甭提是什么滋味了!!!……以致于到后来进城后,晚上每每从梦中惊醒,因为梦见了在一个山沟里发现一大片半人多高的蒿草,激动激动激动啊激动得从梦中醒来,好梦遭破碎,几分沮丧、十分懊恼而又万分感慨……

近年来回到村里,发现田间地头到处是一人多高的蒿草无人理睬,当年光秃秃的甘山竟然开辟为“国家级森林公园”,而且家家户户要给人掏钱去处理人畜粪便,甚至这反向地竟成为村民们的苦恼事儿……,不仅感慨万千,不知说什么好、道什么坏!——当年的“少年中国梦”,现如今是“自然破碎”了呢,还是要数十年一个轮回要去“重温旧梦”?书匠我真是万分忐忑、千分无奈,有一种“死去活来但活不如死”的恍惚莫名感觉妖娆笼遭在心头无法排解!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