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阶级仇民族恨”之恶

“阶级仇民族恨”之恶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人都是亲者爱而敌者恨。

亲不亲阶级分,恨不恨敌我人。

对待(阶级)兄弟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阶级)敌人则要像寒冬腊月天残酷无情。

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立场不坚定,特别是敌友不分,对敌人友善,就是对朋友残酷,就是叛徒内奸。

——这就是书匠我从小到大而且从教数十年如一日接受并得到灌输宣传的正统主流价值观“政治思想教育”之伦理逻辑。

按照这套狭隘诡异价值观做判断,我们的一切苦难不幸都是来自于“阶级剥削,民族压迫”,都是别有用心的“阶级敌人”或境外“敌对势力”搞的鬼;因此,我们的一切事业都是一种“斗争”的事业,不是“阶级斗争”就是“民族斗争”,是在阶级和民族斗争中才能得解放的伟大事业。

依次类推,在日常生活中,社会就是一种人斗人、人吃人、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原始丛林,遵循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我贫穷是因为被人剥削压迫,我落后就要挨(别人)打,我要富裕翻身得解放,就要通过暴力革命将他人打趴下再踏上一只脚,叫他人永世不得翻身。

我挨饿就是因为别人吃得太饱,我找不到工作全是因为别人抢了我的饭碗。

我郁闷不高兴,全赖同类敌人太幸福;敌国说对我国说不,敌族高兴我们中华民族就要偏不高兴。

日本鬼子为什么日子比我们过得好,无条件投降我们了竟然二三十年又是“一条好汉”(数一数二的强国),就是因为我们买他们狗日的日本货了!因此为了“无比爱国”就要“抵制日货”,一个爱国的人绝不用日本洋货,坐人本车的都是卖国贼!应该像杀猪一样“一个都不能留”,哪怕他也是同胞兄弟姐妹。

我为什么将室友连捅数十刀,还把他头给割下来让他身首异处?就是因为他嬉皮笑脸地说了声“请饶恕小弟感谢仁兄不杀之恩!”让我受不了。

我为什么报复男人?就是因为我被男人欺负了所以我认为“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我为什么砍杀那个不认识的女孩?就是因为她与我的失恋女友是同性。

我为什么仇恨社会反人类、仇恨世界搞恐怖主义?就是因为社会是邪恶的、人类是不平等的、世道是不公的。

……如此这般,煽动“阶级仇,民族恨”的主流意识形态思想教育,将我们所有人都引导到“人斗人”的邪恶道路上去,而且陷入“冤冤相报没完没了”的恶性循环中不能自拔。

这是一种伪善而真恶的价值观,如果愣要将它界定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那么我敢肯定,后者也是伪善而邪恶的,这种价值观不要也罢。

而且,每一个善良的中国人,每一个向善之人,都应该是其反对者,至少不做助纣为虐者,这才符合人伦逻辑。

要么放权“阶级斗争”学说,践行真善美行,实施普世善政;要么坚持“阶级斗争”哲学,继续搞暴力专政,走向恐怖主义。二者必居其一,何去何从,由心而为,你会做出自己选择的!

其实,所谓善者,无非就是,作为人类中彼此彼此的同类成员个体,时时处处都能够持有平常同理心同情心将心比心,去善待每一个同类(哪怕不同志不同道不同族不同阶级的)的一种社会意识、生活态度或行为习惯。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量,以别有用心度他人之心,以牙还牙以暴制暴恃强凌弱,以冤屈弱者的心态去报复自以为强者专权的社会,或者反过来以独裁专权去压制小民百姓且将之显然为一种新旧常态游戏规则,甚至以煽动“阶级仇民族恨”去搞阶级斗争发动民族战争,就是所谓恶,就是在作恶,就是在伪善中倡行大恶。

善有善缘,恶有本源;善恶报应,皆有因缘。只有追本溯源,才能善恶了断。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