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忠式奸人生态链

忠式奸人生态链

        自古以来,在中国社会,官场不乏忠臣式奸臣,民间不缺忠诚式奸人。​​这个判断,活色生生的个案情景,可以随手拈来,比比皆是。这一切,历史现实原因极其复杂,但归根结底,都因“官本位、大一统”文化环境而起。​

先拿官场说,古代皇宫最大奸臣群体应该是宦官,他们一“奴才”自居,平时俯首帖耳、唯唯诺诺、阿谀奉承,最显忠诚之心、柔软之言、殷勤之行,但恰恰也最可怕、最有野心、最残暴的奸猾奸诈奸恶之臣,一旦重权在握,以权谋私搞贪污没有底线、假公济私搞腐败无法无天。​为节省篇幅,直接跳跃到当代官场,林林总总腐败案件都从方方面面印证了一个普适性定律:“官僚体制最大腐败、最大隐患在内在上而不是在外在下”。

想当年,伟大领袖爱搞“运动”,特别是亲手发动声势浩大、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运动,现在想想,说不定他老人家是因为通透理解了这一铁律才据此判断“走资派在党内”“最大走资派(资产阶级代理人)在中央”,因此其政治动机或施政方略,与其说是“挑逗群众都群众”,不如说是“发动群众斗官僚(领导、干部)”……可惜的是,这本身就是个悖论,这么一运动将他自己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孤家寡人”,真正的忠臣全被他老人家“打倒”并“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剩下围绕他周围的全是“忠臣式奸臣”最后“祸国殃民”。

其实,当年被打成右派的,放在万恶的旧社会,几乎都是直言进谏、忠心耿耿的“谏臣死士”,都是爱党爱国、忧国忧民的忠贞志士。但是这些人,由于“忠言逆耳”还“七嘴八舌”,更痴心妄想“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不利于“官本位,大一统”行政指令之行,结果全被打倒流放消灭掉,造成千千万万个人家庭悲剧,将国民经济拖到几乎要崩溃的边缘,自然党国执政地位也摇摇欲坠。

看今朝,改革开放跨世纪,官场腐败竟妖娆。伴随着市场化举步维艰的改革,“官本位、大一统,大政府、小社会”的体制模式依然固我,不仅没有根本改变,反而在近年来逆向复辟,体制内官僚队伍前所未有地膨胀壮大,全国上下各级“一大二公”组织规模越来越强,一直延伸到社会经济方方面面、角角落落。​​

沿着官本位金字塔式生态链,自上而下自下而上、从内到外从外到内,环环相扣、层层波及,其基本生态分布律大致是:越是靠近高层、越是体制内,其听话忠诚忠心的表面形态越显现,而从实质行为后果来看,从高端居高临下、从核心消解异化的破坏力也越大;相反,在下层、在体制外,很多仁人志士依托“旁观者清”的独特优势,往往直言不讳真诚实意地提出一些建设性意见,但不幸的是,往往被执政者作为有敌意的异己分子时时处处加以防范防备。结果,按照“唯上表忠心、对下做小人”的游戏规则,一波又一波一拨又一拨地制造着大片大片大批大批“忠臣式奸臣、忠诚式奸人”。

我们时常看到的景象是:上面一呼,下面百应;但实际上,各级民众在磕头作揖山呼万岁低着头的当口,正在心里不知道有多少委屈和反感,一旦有机会在私密空间可以发泄,就会窃窃私语、骂骂咧咧,或通过短信、微信、网络视频,或利用茶余饭后、跳广场舞唱红歌的间歇空余时间,调侃、恶搞、嬉笑怒骂发泄一番。但这里也隐藏着极大风险,如果这个“公开表忠,私下骂娘”的火候把握不好,就会吃不了兜着走酿成大祸,成为一种“个人遭殃,全民欢乐”的娱乐事件。按照游戏(潜)规则,越是靠近中心、越是体制内、越是位高权重者,这种“策略性风险”就越大,“个人遭殃,全民欢乐”的戏剧性(悲喜剧性)效应就越大。​

思来想去,这就是为什么当年伟大领袖的亲密战友怎么就变成了“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的大坏蛋?为什么后来抓起来的大贪官,在倒台前都是口口声声、声嘶力竭喊叫防腐败的大英雄?为什么毕姥爷茶余饭后插科打诨的几句调侃心里话被爆出以后就丢去工作加入失业者队伍,而且本来是一个人悲剧性事件异化为史无前例的全民娱乐大餐?为什么中国人喜欢“内耗”痛恨“汉奸”而对洋人却竞相献媚没皮没脸?为什么口上痛恨资本主义美帝国主义的极左毛派在私底下往往竞相送子出国且以留洋子女而无比自得自豪自傲?为什么“口是心非”成为国民代表性心态及做派,为什么?……

明白这一点,“当面装中厚,背后耍大奸”林林总总诡异民情国象及其制度根由,都会昭然若揭!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