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中国人被社会保障了吗?

中国人被社会保障了吗?

中国人被社会保障了吗?

中国人,从老百姓到大小官,人人缺乏安全感,是由来已久的复杂族群现象。这里仅就日前爆出的“中国社保基金支出占工资水平超四成,在全球排行榜名列前茅,而且实施问题多多矛盾重重”的新闻做点评论。总的判断是:中国社会保障,统筹完善制度框架尚未搭建起来,变迁变革逻辑主线不明晰,千头万绪正处于艰难困苦的转型期,潜在风险巨大,建设任重道远。

从大历史来看,现代社会保障制度,是工业化与市场经济发展完善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产物;它是为了帮助劳动者及社会弱势群体应对社会化大市场和市场经济运行过程中遇到年老、生病、残疾、生育、失业、工伤、死亡等各种不确定社会性风险还依然能够拥有基本社会条件特别设置的一种制度安排,其基本制度特征及要求就是坚持”公共目标、政府主责、法律强制、适度基准“四项基本原则,其大致历史形成逻辑顺序是——先针对老弱病残、意外受害者、生活无着落者等社会弱势群体进行普惠性、底线性“社会救济”(social assistance),而后再针对劳动者群体实施进行互助共济分担性“社会保险”(social insurance),最后才是针对全体国民生活质量提升诉求进行普惠性、改善性“社会福利”(social welfare)。

但是,对于具有数千年官本位大一统文化传统又登峰造极地搞了数十年行政指令性计划经济,如今改革开放数十年了还远没有完成工业化特别是市场化及城镇化转型的中国社会来说,由原来“企业办社会、单位全保障”的体制中走出,转向“企业事业双轨制,体制外面没救济,机关依然官本位”的遥遥无限期过渡形态,在私权保护还达成问题、公共资源如同唐生肉被虎视眈眈、假公济私以公权谋私利“贪腐黑洞”依然深不见底的大背景下,企业及劳动者想通过在职缴纳“五险一金”以获得有真正安全系数的“社会保险”,如果不是“太傻太天真”,也是类似一种“万般无奈自叹息”的囧况窘局。

众所周知,具有中国转型期特色的“五险一金”,是指主要针对城镇(企业)职工的五种法定社会保险项目以及一个非法定住房公积金项目,其中“五险”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和失业保险,由企业和个人共同缴纳的保费,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费用完全是由企业承担而个人不需要缴费。不久前,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在回答委员询问时表示,五险一金”已占到工资总额(即单位在一定时期内直接支付给全部职工的报酬总额,并非职工个人所得工资)的40%至50%,企业养老保险交费负担确实太重了(在列出统计数据的173个国家和地区中我国社会保险缴费率居第13位)。而机关事业单位与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制度并轨的有关文件才刚刚印发有待进一步部署实施,城乡统筹的难题及未知数就更大了。

从操作实施层面来看,现行社会保险制度可以说是“漏洞百出,相互掣肘,矛盾重重”。由于多年来各级政府部门已经将“为人民服务”宗旨异化“将人民折磨得没脾气”,以致于需要办事就得自证"你妈是你妈“的地步,即使不考虑现行制度种种”漏洞百出“的状况,稍微看看民众所面对的冷若冰霜、管卡林立只政府衙门日常“服务”状况,就可以有一个大致判断:想借助现行“社会保险”制度过上“美好幸福生活”,真真切切还是一个“中国梦”!

例如,你想凭借养老金安度晚年,那你的晚年生活肯定“美好”不到哪里去,说不定让你“活不如死”呢,只有鬼才知道!首先你到达法定退休年龄,提前退休你也得等到法定年龄后才能领取养老金,将来法定退休年龄还将进一步延迟,你看着办吧;另外,你如果不是机关事业单位的人,而是企业职工,一旦退休只能享有在职工资收入一半水平。报道称,养老险缴费是五险中的第一“大头儿”,占五险的约六成。虽然个人和企业缴费不少,可相比于财政买单的公务员退休金,企业职工养老金的替代率(即劳动者退休时养老金领取水平与退休前工资收入水平之间的比率)只有四五成,却差了一大块。

再看医疗保险。要知道这个“险”只能用来“治病”不能用来“防病”,哪怕是“查病”(体检)也不行,就更不要说“保健”了,它至管你“有病没有病”,不管你“健康不健康”!即使你病残了,如果不是“自然生病”而是“被意外伤害”,例如,不幸出了交通事故,或被歹徒捅了一刀,这些都不在医保范围内,只有在公安机关出具证明确实找不到加害人的情况下,才能由医保暂时核销;如果你是在国内非居住地突发疾病,需急诊抢救的可以先就近住院,但必须在3个工作日内,将住院日期、医院名称等信息报参保地医疗保险经办机构备案,病情稳定后需继续治疗的,应及时转至定点医疗机构就医,如果你“折腾不起”,那就对不起了,请自费吧!

如果你是在职受到职业伤害最严重的劳工,心想有免费的“工伤保险”可以享用,这样就“保险”了,那就打错特错了。一旦发生工伤如果活不成的话,你得“精打细算”必须在48小时内死去,如果超过一秒钟你就“白死了”,有实际案例为证:湖南娄底籍17岁民工陈果,在东莞市石碣镇打工时重度中暑死亡,由于陈果在发病后第49小时去世,其家属未能得到赔偿。

虽然改革开放已经四十多年了,但我们至今还是一个“单位社会”。在这个“单位社会”里,如果你没有“单位”,无论是个体户还是自由职业者,就不更不要是你是个“失业者”(其实也就是一个原来有单位而现在失去单位的人),那你就惨了!其惨景之惨到什么程度,你看看从来没有单位的农民兄弟之境况(其实我们农民兄弟严格说来过去也是有“单位”如生产队、人民公社的),你就知道了!没有单位,如果是全职太太,很难享受到生育保险,即使有单位给你缴纳生育险至少要缴费满一年以上才可享用,而且生完小孩后还是要继续缴费的,否则不能享有后续计划生育优惠政策。如果你失业想领取保险金,你必须在离职之日起60日内持职业指导培训卡、户口簿、身份证、解除劳动(聘用)合同或者工作关系的证明和照片进行失业登记;如果你户口在新疆而人在北京那就千里迢迢花费数天时间、不菲车马费回去申办相关手续,可以获得大致不超过一个月千元、最多领2年的费用,此前提条件是你缴费要在10年以上,而一旦领取失业保险金你不能同时参加养老保险并缴费,也就是说“现在只保你失业,将来不管你死活”。据财政部日前发布的预算报告显示,在所有保险项目收支大致平衡的情况下,只有失业保险基金收入1401.97亿元,支出745.25亿元,支出仅为收入的53.1%,也就是说失业保险却面临着钱“花不出去”的问题。

至于住房公积金,大家觉得是个好东西,每个月单位交的这块钱越来越多、越多越好,将来买房子、装修都可以用得到,但是要知道,当年缴存的住房公积金只有活期利率,而往年缴纳的也只有三个月的定期存款利率,对于不买房子或短期内不准备买房者来说,如果不能提取用来投资理财,在这个房价一日千里的年代,其能够帮助你真正解决“住房难”肯定是个大大的未知数!

更广阔地总体来看,中国社会保障网如一团乱麻,而且漏洞百出。在“社会救济”(social assistance)大底露天,丐帮成群结队、遇到不可抗力“活不如死”人群无法得到正常社会救助的情况下,党国政府及人民群众基于“朴素的无产阶级革命感情”以及对“社会主义美好生活无限向往”竟然在盲目扩大受“向下刚性”支配的大同性“社会福利”(social welfare),加上千头万绪、说不用请理还乱的“社会保险”(social insurance),还处于乱哄哄的转型纠结、多重悖论中,你说中国人的“安全感”到底是被社会保障了还是根本没有影子的事情?!


 

新闻链接:

中国社保支出超工资4成 北京职工30年缴百万

时间: 2015-05-18 13:34 京华时报

中国社保支出超工资4成 北京职工30年缴百万

目前我国单位和个人为在职职工缴纳的五项社会保险,约为职工个人工资的46%。人社部曾表示,在列出统计数据的173个国家和地区中,我国社会保险缴费率居第13位,高于160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养老保险缴费率偏高。

补缴养老保险不是想补就能补

自由职业者入医保“观察”半年

全职妈妈生娃无法享生育津贴

工伤保险有条“48小时生死线”

职工主动辞职不能领取失业金

上班族按月缴纳社保,即使你只拿着约为北京社会平均工资水准的收入,整个职业生涯你和单位的社保缴费也会达到百万元之巨。但是诸如主动辞职不能领取失业金、补缴养老险不是想补就能补、美容体检不能报销等社保应用中的细节问题,却并非人尽皆知。如何才能提高自己缴费的含金量,尽量享受更多由社保带来的福利待遇,是每名参保者都有必要知晓的问题。

针对当前社保实施过程中参保者经常遇到的问题,以及社保制度完善的方向,京华时报记者采访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经济学院副院长、中国社保学会理事孙洁教授和社保实务专家、51社保网CEO余清泉。

专家认为,五险政策还有不少值得完善之处,比如养老保险替代率过低,生育保险尚未覆盖全部育龄女性,失业保险钱少限制多导致钱花不出去的问题,工伤保险“48小时生死线”更是争议不断。专家建议社保部门简化失业保险领取手续提高发放率,医保方面,专家建议将体检项目纳入报销,相对降低基金支出等举措。

养老保险

养老金替代率目前仅四五成

养老险缴费是五险中的第一“大头儿”,占五险的约六成。虽然个人和企业缴费不少,可相比于财政买单的公务员退休金,企业职工养老金的替代率,即劳动者退休时养老金领取水平与退休前工资收入水平之间的比率,却差了一大块。

目前机关工作人员的退休收入替代率已经超过80%,甚至达到90%左右。而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以来,由于种种原因,企业的养老金替代率却呈现逐渐走低的趋势,从改革初期的60%多降至四五成水平。

此前国务院已印发《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正式废除养老金双轨制。然而目前只是实现了制度并轨,待遇并未并轨。同时有关部门也基本明确,保持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待遇水平不降低。而对于提高企业职工养老金替代率和养老金水平,目前有关部门暂无新政出台。企业职工无论你在职时收入有多高,都要做好退休后收入立刻降低一大截的准备。

不是缴费满15年就能够退休

国务院“关于建立统一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决定”明确,本决定实施后参加工作的职工,个人缴费年限累计满15年的,退休后按月发给基本养老金。部分职工因此存在一个误区,以为只要参加养老保险并缴费满15年,就能退休回家领养老金了。实际上对于劳动者来说,退休年龄才是最重要的一环,以男性职工为例,不到60岁,即使你已经缴了30年的养老险,也暂不能退休。

补缴养老险不是想补就能补

目前对于养老险补缴,单位应缴未缴而导致的养老险缴费中断,有关部门是允许进行补缴的。而对于领取失业保险金的人员来说,在领取期间是不能参加养老保险并缴费的。这也势必造成个人养老险缴费年限一定程度的中断,并且对于这一时段中断的养老险缴费,有关政策是不允许事后进行补缴的。

养老金替代率短期难提高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经济学院副院长孙洁教授认为,养老险是五项社保中制度最复杂、历史遗留问题最多的一项保险,有关部门能做出养老双轨制制度并轨的决定,已经是冲破了重重阻力,是一大进步。虽然进一步拉近公务员和企业职工退休待遇水平,特别是替代率水平,应该是有关部门下一步的重要工作任务,但显然这无法一蹴而就。

她分析说,如果硬性降低机关事业单位人员退休待遇,可能会造成新的社会问题。由于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参加养老险的制度尚未建设完成,参保工作尚未完成,而且当前有关部门确定的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工作重点是加快实现全国统筹,因此短期内提高企业职工养老金替代率水平可能尚不是有关部门的工作重点。

51社保网CEO余清泉则表示,相比提高企业职工养老金替代率,有关部门更应尽快降低养老险的缴费率。人社部曾表示,在列出统计数据的173个国家和地区中,我国社会保险缴费率居第13位,确实高于160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养老保险缴费率偏高。余清泉认为,养老险中单位约20%的费率确实太高,不利于企业长期发展。同时考虑到有关部门已明确表态我国将会逐步推出延迟退休的政策,企业缴费负担还会继续加重。因此降低企业缴费率是当务之急。

医疗保险

就医要尽量去自己选定医院

关于医保,有些参保者会忽略一项重要规则,除了A类医保医院和专科医院、中医医院以外,大家就医尽量要去自己选定的定点医疗机构,否则除急诊外,你即便是去医保医院,诊疗项目也是医保范围内的项目,也得全额自费。

即使是在定点医疗机构,也并非所有的医疗项目都能医保报销。《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诊疗项目管理、医疗服务设施范围和支付标准意见的通知》规定,基本医疗保险不予支付费用的诊疗项目范围在非疾病治疗项目类,包括各种美容、健美项目以及非功能性整容、矫形手术等;各种减肥、增胖、增高项目;各种健康体检等。治疗项目类则包括除肾脏、心脏瓣膜、角膜、皮肤、血管、骨、骨髓移植外的其他器官或组织移植;近视眼矫形术等。此外,各种不育(孕)症、性功能障碍的诊疗项目也不予支付。

值得关注的是,《北京市基本医疗保险规定》也规定,基本医疗保险基金不予支付下列医疗费用,包括因交通事故等责任事故造成的伤害。不过对于责任在于对方,且能够提供公安部门关于肇事方逃逸或无法查找责任人相关文字证明的,其医疗费用也可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半年“观察期”只缴费不报销

对于京籍职工来说,如果在解除劳动合同后60天内没有参加医保,后续选择在职介、人才中心存档以自由职业者身份自行参加医保,就要面临6个月的医保“观察期”了。在此期间,参保者需要缴费但不能报销,6个月后才能正常报销。不过不管京籍职工还是非京籍职工,即使在解除劳动合同后60天内没有参加医保,只要之后找到单位,通过单位参加职工医保,即可“当月缴纳当月享受医保”。

对于京籍且一直在职介、人才中心存档以自由职业者身份自行参加医保的人员来说,假如中断缴费3个月,那么他们再次在职介、人才中心以自由职业者身份参加医保,也要面临6个月的医保“观察期”。

体检报销能减轻医保支出

医保部门相关工作人员向京华时报记者表示,医保制度的最重要原则就是保证基本医疗支出,因此对于美容、体检等非医疗治疗的行为,是不予报销的。而对于交通事故,只有责任完全在于对方,且出现对方逃逸不负担医疗费的问题,才能由医保报销。

针对“观察期”只缴费不报销的问题,该工作人员解释,这是考虑到职工医保缴费费率超过12%,存档者的缴费费率却只有约7%,低了不少。由于缴费水平不同等因素,才设置了“观察期”。

针对“观察期”的问题,余清泉认为,这一限定确实有存在的必要。职工医保参保者从一家单位跳槽到另一家单位,即使中间中断缴费,续保后也没有“观察期”,这是因为职工医保参保具有强制性,而自由职业者是否存档和参保则是自愿的。如果不设置“观察期”,可能出现自由职业者在需要手术、住院等医疗花费高昂的情况下才参保,术后又中断缴费的可能。而这种选择性参保,会给医保基金带来支出剧增的冲击。因此“观察期”的设置是有其合理性的。

对于体检项目不能报销的问题,余清泉向京华时报记者表示,体检对于及时发现参保者潜在疾病和小病大有裨益,可以防范一些小病演化成大病或需要长期服药的慢性病。从根本上说,这对于减轻医保基金未来的支出规模,是一种未雨绸缪的做法,花小钱办大事。他建议有关部门可规定一些体检项目能纳入医保报销,或者也可采取每年报销300元体检费这种直接的办法。

工伤保险

工伤认定有条“48小时生死线”

无论是自2004年1月1日起施行的《工伤保险条例》,还是修改后自2011年1月1日起施行的新《工伤保险条例》,始终存在争议较大的一条,即“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

这就意味着,如果工亡职工是在第49小时死亡的,即使只多了1个小时,也无法被视同工伤了。对于工亡职工的直系亲属来说,即使单位和职工为其缴纳了多年的工伤保险费,也无济于事,其损失不可谓不大。

《工伤保险条例》规定,职工因工死亡,其近亲属按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其中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2013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调整为26955元。据此,2014年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为539100元。

48小时大限来临之际,保命还是要工伤赔偿,对工伤职工家属来说,至今是个残酷的抉择。

工伤认定时限难取消但可放宽

48小时的限制能否放宽或者修改,是如今对于工伤保险争论较大的问题。余清泉表示,现阶段来看,当时立法者考虑更多的是操作性。虽然条文是死板了一些,不过作为一项制度,总得有个时限类的规定,以简化认定标准,提高政策执行力。

他认为,工伤认定应主要看是否与工作相关,只要被认定和工作相关,工作对职工的身体健康造成了影响,应该即可获得工伤保护。虽然完全取消时间限制不现实,但建议有关部门可适当考虑将这一时间范畴扩大,例如72小时甚至更长,以减少争议的发生。同时,对于工作过劳以及长期加班对职工身体健康形成的影响,也应作为认定标准之一。

失业保险

职工主动辞职不能领失业金

《北京市失业保险规定》提出,具备下列条件的失业人员,才可以领取失业保险金,即所在单位和本人按规定履行缴费义务满1年的;非因本人意愿中断就业的;已办理失业登记,并有求职要求的。换言之,主动辞职的不算,缴费不满1年也不行。

财政部今年5月发布的“2015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预算情况”显示,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工伤保险基金、生育保险基金的收入规模和支出规模均大体相同。只有失业保险基金收入1401.97亿元,支出745.25亿元,支出仅为收入的53.1%。在公众和专家频频为养老险和医保的资金缺口问题而困扰时,失业保险却面临着钱“花不出去”的问题。

除了上述标准相对较低而限制条件较多外,有关政策还规定,在领取失业金期间是不能参加养老保险并缴费的。根据我国养老险多缴多得的制度设计,为了保证自己的退休待遇尽量少下降,部分失业人员选择不领失业金,而是把档案存在职介或人才中心,以自由职业者身份自己缴纳养老保险。这也进一步造就了五险中失业险特有的收入较多而支出相对较少的情况。

多次失业者最长只能领两年

按照北京现行标准,累计缴费时间满1年不满5年的,失业保险金月发放标准为1122元;累计缴费时间满5年不满10年的,失业保险金月发放标准为1149元;累计缴费时间满10年不满15年的,失业保险金月发放标准为1176元;累计缴费时间满15年不满20年的,失业保险金月发放标准为1203元;累计缴费时间满20年以上的,失业保险金月发放标准为1231元。从第13个月起,失业保险金月发放标准一律按1122元发放。

失业人员领取失业保险金期限内,重新就业后再次失业的,缴费时间重新计算,领取失业保险金的期限可以与前次失业应领取而尚未领取的失业保险金的期限合并计算,但是最长不得超过24个月的上限。

        简化领取手续促失业金发放

对于目前在五险中较为独特的支出相对较少问题,余清泉认为这与失业金在领取时手续过于复杂等因素有关。

例如北京市《关于调整失业保险待遇发放流程的通知》规定,失业人员自与用人单位终止解除劳动关系之日起60日内,持《就业失业登记证》等材料到社保所办理失业登记和申领失业保险金手续。失业人员在领取失业保险金期间,应每月向社保所报告本人求职经历、就业状态和培训等情况,履行申领失业保险金签字手续。未履行报告和申领手续的,按相关规定停发其失业保险金及其他失业保险待遇。在当前我国政府简政放权的大环境下,余清泉建议有关部门可考虑简化相关领取手续。

对于领失业金期间不能参加职工养老保险的规定,余清泉则表示认可。领取失业金意味着相关人员已失去职工身份,再允许其参加职工养老保险与政策设置相悖。同样,因为领取了失业金,不允许相关人员事后补缴这一阶段的养老险,也属于合理做法。

生育保险

全职妈妈无法享受生育津贴

以北京市为例,目前无论京籍职工还是非京籍职工,都已经先后被纳入生育保险范畴。但是对于无业的全职妈妈,则尚未纳入生育保险覆盖范围。虽然无法享受按月领生育津贴的待遇,但只要京籍无业的全职妈妈在职介、人才中心参加了医保,还是可以按规定报销生育当次医疗费用的。

生育险难成“女性保险”

孙洁介绍,曾有观点提出生育保险应成为女性保险而不仅是女工保险,例如让无业女性按职工社会平均工资享受生育津贴。这一难点在于其首先于法不通,其次对于收入低于社会平均工资的女性职工来说,更会形成新的不公。

孙洁认为,完善生育保险政策的当务之急是让《社会保险法》关于“职工未就业配偶按照国家规定享受生育医疗费用待遇”的框架规定在各地加快落实,对于无业的全职妈妈,无论是否当地户籍,即使不参加医保,只要其配偶参加了生育保险,就应该享受报销生育当次医疗费用的待遇。

背景

单位个人社保缴费超工资四成

我国社保分为单位缴纳部分和个人缴纳部分,五项社保的具体缴费比例各地有所区别,但大致分别为养老保险:单位和个人分别缴纳个人工资的20%和8%;医疗保险:单位和个人分别缴纳约10%和2%;失业保险:单位和个人分别缴纳约2%和1%;生育保险:单位缴纳约0.8%,个人不缴费;工伤保险:单位缴纳约2%,个人不缴费。五项社保相加,单位缴费比例约为35%,个人约为11%,整体缴费约为个人工资的46%。

以北京市为例,2014年公布的2013年度北京市职工年平均工资为69521元,月平均工资为5793元。假定北京市今年执行的2014年度社会平均工资(即缴费基数)突破6000元/月。以一名30岁且月薪为6000元的男性职工为例,其每月单位和个人缴费金额为2700多元,1年约为3.3万元。即便不考虑这名职工今后的工资增长问题,只要大约30年,到他60岁退休时,其单位与个人的总缴费就已经达到100万元。考虑到其30岁前的缴费积累,以及今后我国可能实施的延迟退休制度,一个只拿北京社会平均工资的职工,其在职期间的单位与个人社保总缴费将超过100万元。

链接:人民网http://fj.people.com.cn/n/2015/0518/c181466-24905787.html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