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什么样的腐败最要命?

什么样的腐败最要命?

什么样的腐败最要命?

多年来,腐败,反腐败,成为举国上下的热门话题,如果不禁言,也应该成为两会聚焦议题。

毫无疑问,如果一个社会的腐败,出现了全面腐败、全民腐败、全国腐败、全行业腐败……那肯定是一种制度性问题,肯定在游戏规则、制度设计上出了要命的问题!

所谓“腐败”,最简洁的定义,就是“以公权谋私利”。之所以“全腐败”,肯定是人人都有这样“以权谋私”的机会,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社会上到处都是这种可借以谋利的“公共领域”、“公有资产”、“公共资源”,它名义上“神圣不可侵犯”,其实人人都可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腐败程度,包括“广度”和“深度”两个基本维度。腐败“广度”取决于公域大小,腐败“深度”取决于公权大小,当然为了不留下逻辑漏洞或抬杠话柄,要加一个“其他条件不变或相同”的大前提。

腐败是权力的邪恶天性,只要有机会、有条件、有空间,它就会像癌变一样发生衍生性裂变。绝对的权力,发生绝对的腐败,或绝对发生腐败。这是铁律!

哪些行业、哪些领域发生集权、强权、垄断权力,或权力倾斜、权力失衡、权力垄断,哪些行业、领域就肯定有腐败、腐败度也越大。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样的腐败权力,导致腐败的权力,不仅限于经济权力,也包括政治、文化、社会舆论及公民话语各种权力。

比如,在这个禁区内,我不让你说话,只有我说的份,没有你发的言,你要不按我说的去说,或不让你说的时候你说,让你说的时候你不说,甚至说话的语气高低、表情不合乎要求,那我就办你……这样的腐败与行贿受贿的经济性腐败、权色交易的性贿赂腐败,其实没有差别,甚至在“烈度”上有过之而无不及!

还有一个判断腐败恶劣度的标志,就是看这种腐败行为是否具有“传染性”,或传染性的强烈程度。如果一种腐败具有广泛传播性,而且具有上行下效、恶性循环、愈演愈烈的连锁反应,那么对此,就要像防瘟疫一样采取紧急防护措施,狠下绝招制止之不可,否则立刻大面积、大规模“死人”。

在这个意义上,“老虎、苍蝇一起拍”,其实是很臭、很囧、很不着调的反腐败策略!拿出“打老虎”的力气“拍苍蝇”,或者用“拍苍蝇”的劲头去“打老虎”,其结果有多不堪、效果有多差,可想而知!提出这种反腐败策略,要么是脑子进水,要么是别有用心,除此想不出还有什么可能!

同样,相对而言,在中小学校搞腐败,就像当着孩子面前耍流氓一样,是更加恶劣、罪加一等的腐败行为;也是在这个意义上说,“教书育人”的教育领域之腐败,相对于其他领域的腐败,比如“人命关天”的医疗部门、“精神传播”的文化娱乐部门等人类自身生产和精神领域,以及其他物质生产领域的腐败,显然更加恶毒、更加可怕!它坑害的可是下一代、民族希望、祖国未来,关系到千年中国恶梦是否能够终将醒来、百年复兴中国梦能否最终实现以及中国是不是一代不如一代、一代腐败一代地走向灭亡,因此,其后果更恶劣、更加罪不可恕!

此外,如果腐败被惩治的几率是100%的,惩治的力度是让腐败者不仅“痛心疾首”而且“倾家荡产”甚至“要了他的狗命”,如此这般,不能说是彻底干净铲除腐败嘛,那也八九不离十;反过来,随机抓腐败,而且抓不胜抓、抓也是“九牛一毛”,那你再“声嘶力竭”瞎喊叫,也白搭!开玩笑而已!

总而言之,要真正反腐败,就要研究腐败的制度逻辑,以及产生腐败来龙去脉,拿是要害、重点、关键点;否则眉毛胡子一把抓,肯定是在扯淡,糊弄老百姓玩玩而已!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