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复旦放权改革:令人欣慰不乐观!

复旦放权改革:令人欣慰不乐观!

       据人民网转载《文汇报》消息:新年伊始,复旦大学各院系正忙于制订新一年的预算方案和人事方案,将凭自己过去一年的学科发展、排名、人才培养、科研进展来获得学院的运行和发展经费。
       去年底复旦启动校院两级管理体制改革,学校将财务权、人事权都下放给院系,院系做好预算提交给学校财务处备案,财务处核定后把所有的经费划拨到院系,不论是教学、科研还是人才引进的经费都由院系自主来决定,学校对院系目标达成情况进行考核,未达标者将被削减未来财源。具体方案内容大致如下:

财务权:学院经费分为三块:基本运行经费,按照学科的体量、院系人才培养需要、学生活动和学术活动需要、科研需要等各类需求统一拨给学院;基本发展经费,根据学科体量、排名、发展潜力来划拨额度;重点发展经费,由院系自己制定方案,达成未来学术排名等目标来确定。

人事权:学院的人力资源规划经学校批准后,一次性核定三年高级职务晋升总额和年度晋升名额。人才不论本土或引进,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平的,其薪酬都按照世界一流大学的标准发放;新进教师实行“预聘-长聘”制,长聘教职的引进需报学校审批,预聘教职的引进均由学院按程序自行决定;教授考评,除了原有的“代表性成果”外,还必须考评社会影响力和学术影响力;解聘,按照“六年非升即走”原则,对于不符合学校发展目标的原有人员,授权院系可以根据有关法规解聘。

如果这套政策能够真正落地执行,“从今年开始,整个大学都要换一种活法了。” 复旦党委副书记刘承功自信满满地说。确实,在现行高等教育“官本位,大一统”体制还不能有根本性改变的情况下,各大学行政首脑“干”与“不干”、愿意为官一方干点事还是得过且过维持现状,确实大不一样!但是现行官本位行政化管理体制惯性确实太强大了,近年来多少大学当局也都在试图”蠢蠢欲动“,或多或少地尝试着在改革大局”雷打不动“的情况下”小打小闹“地做点该做的”人事“,但是后果大都是”无可奈何自叹息“,其中动静最大、后果最囧的要树南科大了,前车之鉴、后师不忘。

高校”去行政化“已经嚷嚷多年了,行政权力过于集中、管理效率低下、教学科研混乱、发展驱动乏力等等早已是饱受诟病的顽疾,怎么”破题“?从哪里寻找突破口?一直是一个无处下手的大难题。特别是近年来以“反腐败”名义大事强化行政控制的情况下,科研教学在“预算瞎填报,经费花不了,正事干不了,作假贴票全轮套”的闹哄哄中,近乎陷于“瘫痪”状态。复旦两级管理体制改革从”向下放权“入手,将财权人事权下放给院系,确实可以使广大教职员工过于古板的行政管控下解脱出来,让教学科研活动“活”起来。

但问题是:在维持院系首脑“行政化”领导形成机制不变的状态下,在维持目前不靠谱的“行政化”预算规章制度及“劳民伤财、运动群众”的行政监管程序流程不变的情况下,如何保证院长系主任“用人用钱都说了算”?如何保证经费在“合规”前提下得到有效使用?另外,在人事制度上,将原来”在编“与”非在编“两套双轨制度改个名字,变成”常聘“与”预聘“两个新说法,就能保证教职员工从此就有一种”新活法“?按照现行体制约定,哪个行政院长或系主任敢让在编的”常聘“教职者不达标就走人?至于东施效颦般效仿西方一流大学“非升即走”的做法,搞出个““六年非升即走”,此前北大等”国内“一流高校”不是没效仿过,最后结果怎么样不是尽人皆知吗?!

最扎眼的是,一些媒体报道中特别提到,复旦大学要想通过“薪酬”激励出所谓“世界一流大学”来:"不论本土人才还是引进人才,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平的,都按照世界一流大学的标准发放薪酬",请问“世界一流大学”是什么水平和薪酬?什么算“世界一流大学”的水平和薪酬?怎么考评教授的“代表性成果”、“社会影响力”和“学术影响力”来发放薪酬?先不要说”世界一流大学“,要说清华北大这样的”国内一流大学“吧,多少年来他们的经费和薪酬确实是”国内一流“的,从财政拨款到教学科研经费,从直接薪酬到间接薪酬(福利待遇),从白色收入到灰色黑色收入,只要是”收入“哪怕是夜大函数卖文凭收入,他们都要照单全收,而且是绝对顶级的一流”水平“,可是他们真的成为响当当的”一流大学“了吗?

总之,复旦大学此次改革令人欣慰、值得期盼,但还需拭目以待,总的来说,前景及后果不容乐观!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