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萨老师“索贿”有些扯……

萨老师“索贿”有些扯……

       看到“中央民族大学教师被爆索贿……”这样的新闻标题,着实很吃惊;但一看新闻内容:原来萨“被指课上向学生卖书课下拉弟子进QQ群收会费”,却禁不住笑出声来:在当下“打老虎抓狮子”的大气候下,如果没有什么大的特殊政治背景在其中,一个大学老师因为上课”推销“教材而如此这般地被卷入“索贿案“,还被学校成立调查组作为师德廉政建设专案大做文章,傻瓜都会以为,这个萨老师不是”躺着中枪“,也算是个”虱子级别的倒霉蛋“,实在令人哭笑不得!真是连”叹惋“都觉得有些忸怩作态!

据报道:昨天,“起底萨茹拉”成为热炒新闻的主要内容是:部分中央民族大学学生通过晒QQ、微信、微博截图,爆料该校经济学副教授、研究生导师萨茹拉曾要求学生购买自己所出书籍,并在平安夜等节日期间“变相收礼”等。如果仅因为此,就与“索贿”专案调查并动用行政及法律程序,那么,我想干脆将现在所有官办大学都关门、80%老师都专案了,最终才能将此事“摆平”吧?

基于书匠三十余年的高等教育职业生涯经验,多少年来大学教学中的“教材建设”早已与中小学教材建设情形大不相同,虽然也有“马工程”、“教育部普通高等教育教材””、”(五年)规划教材“等等不同的官衙钦定教材往学校强行摊派,但任课教师自编自用教材早已成为“老常态”,成为妇孺皆知且”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不同的是,一流大学如北大、清华、人大、北师大这样的学校,已经取缔了专门征订发放教材的行政职能管理部门,任课教师可以根据自己教学需要指定某教科书(包括自己主编或参编的),确切地说,不是中学课本意义上的所谓“教材”,而是主要教学参考书,学生可以自主选择购买,没有哪个老师或很少有老师“愚蠢”到向学生强行“推销”的田地;而越是三流、四流、末流的学校,很多老师,往往还不是最懒惰的,或是有些职业底线的,要不就是被职称或工作量考核逼迫的,还有就是个别“利欲熏心”的,他们往往或通过“教材科”或干脆直截了当地与自己授课及考试内容相捆绑,借机推销自己编写的教材(往往纯粹是东拼西凑的垃圾教材),这种情况相当普遍,是“老常态”而不是“新常态”。我不知道这个萨茹拉老师是什么情况,怎么要求学生买书并不时追问“怎么还没打钱?”“你准备包销至少一套吧”……而将学生“惹急”、“惹恼”了,告他/她一个“索贿罪”?这肯定是一个“师德”问题,与“瓜田李下”的职业道德有关,但绝对扯不上什么“索贿”大罪。

如果如此这般就算“索贿”,那么我想问问:国家财政拿钱,一本教材资助80万元的“马工程"教材(这样的教材如果由一个稍有责任心的职业教师在零成本的情况下就可编就),钱由几个所谓专家花掉了,却特别加上“官方标志”向高校推销,算不算“索贿”?一些国家“大”出版社,本是企业化运营的商业机构,却从教育相关部门拿到各种各样的“幌子“编写这“精品”那“世纪”系列教材,然后向高校推销,算不算”索贿“?政府主管部门打着职业资格考试的幌子组织相关人员编写教材,然后要求全国”考证“者按照自己下属出版机构出版发行的指定教材去应试,这算不算”索贿“?所有大中小学的政治课教材,从编写到出版发行,都是由相关主管部门行政性垄断经营的,而且有很“霸气”的强制性,这又算不算”索贿“?……

       笔者从教三十余年,在职业生涯早期做助教的八年里,就自编过一本《统计原理与工业统计》的教材,尽管没有正式出版,也是自己爬在铅印场亲手制图排版,印制了数千册留给学校教材库,虽然纯粹是出力没讨好“学习雷锋好榜样“式的义务劳动,但确确实实是拍拍屁股“心满意足“后走人的;此后,先后从事过三十余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其中不少都是自己认认真真、兢兢业业地将备课教案编辑好正式出版发行后并自己的课堂上“自用”的,所不同的是,博主书匠是书呆子一个,没有萨老师那样的”经济头脑”,直截了当地向学生强行“推销”叫卖罢了。我写此文,并不是为萨老师这样有违职业操守的生意行为辩护,而是想向大众呈现一个实情,告诉大家时下大学教学特别是本科教学的基本生态状况,以避免将“打老虎”的时间精力浪费在”逮虱子“上这样无比囧态的局面发生,如此,而已。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