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中国教育十大分裂症状

中国教育十大分裂症状

1.知-行分裂:从幼儿园甚至娘胎里开始,向下一代施加“教育”的上一代人,包括父母老师所有前辈,都以为教育就是“读书”,特别是坐在学堂教室里“念书识字”,“学知识”、“有知识”就是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哪怕是一辈子谁也也用不到的)“信息(消息?)”,而将娘胎里带来的、老祖宗流传下来、储存在右脑里、每时每刻都与社会生活工作情景紧紧连带在一切的、日日月月年年都需要干中才能潜移默化学到的隐含信息,不当知识,按照传统习惯思维模式,大都以为这是与教育无关的事情。​

2.人-才分裂:误将“成人”(经过长期潜移默化点滴修为才能形成正当人格的)教育,扭曲异化为“选才”(层层科举攀比竞争选拔“人上人”之人精鬼才)的恶性竞争机制,结果,多少年来“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式教育系统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了“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为单位、社会、国家乃至国际大批量源源不断地输送了无数心怀鬼胎、做事没底线、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精”式鬼才——当然,如此打击一大片是要被拍砖的,你不能说我们所有人(包括书匠自己)在行为都是如此,但至少在心态上、心理上、社会意识形态上我们每个被这样“教育”出来的人心中或多或少都留存着“吃屎挑尖”这种魔鬼般莫名其妙的“病态”。​

3.言-行分裂:经过从幼儿园到中小学、从大学本科到各类各级研究生教育、从家庭到学校、从社会到单位耳濡目染潜移默化的中国式教育,没有一个人不会在嘴上说一套谁都不信、连自己都不信的“假大空”台词,而同时行为行动上做一套理所当然、而且特别心安理得的“见不得人”勾当,“说得做不得、做得说不得”成为全民言行常态。“​不说白不说,说来也白说,白说也要说”的傻子成为行将灭绝的稀有物种,而“听中央的,看欧美的,干自己的”成为精明聪明的大多数国人言行之典型写照。

4.身-心分裂:这种分裂症状在一代又一代国人身上特别是当今青少年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无论是校园内还是大街上、电视荧屏里还是现实生活中可以说比比皆是,而且,不仅表现为生理层面的种种诡异状况——“三五岁孩童戴眼镜,十七八学生睁眼瞎”、“走路摔断腿,跑步休克死”、“男孩子吃得白白胖胖傻乎乎(像过去红色革命样板戏丑化的地主孩子一般),女孩子秀得弱不禁风娇滴滴(像红楼梦里多愁善感的林妹妹)”……更严重地表现在精神层面的“极端唯物主义”颓废状况——“一讲价值观大家哄堂大笑,一说白富美你我津津乐道”、“宁坐在宝马车上哭,也不坐在自行车上笑”、“在数十年学校传授经商赚钱之道,到企业就业临时补习价值文化短课”……身心分裂愈演愈烈,价值扭曲不可救药。​

5.土-样分裂:要么闭关锁国夜郎自大,要么唯唯诺诺崇洋媚外;或者说,在面子情绪口头上高调喊叫自己伟大别人傻瓜,而在内心深处深入骨髓猥琐自卑颤颤巍巍无地自容;或者说,在意识形态上高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在实际行动上竞相膜拜西方文明美国梦。——这构成了近百年来中国人美梦噩梦白日梦的主旋律,这个“幽梦-梦游症”在当代数十年如一日的中国式教育系统驱动下可以说是愈演愈“裂”。君不见多少年来:一方面沿袭类似“美帝国主义忘我贼心不死”传统口号依然固我不与时俱进地做大张旗鼓的所谓正面宣传,另一方面举国上下从官员到民众谁都发自内心引以为豪地千方百计竞相将孩子送到欧洲美帝那里留学淘金;一方面教育行政部门还在自上而下查禁宣传西方价值观的外文版教科书,另一方面政府几十年如一日不怕劳民伤财推动“全民学外语运动”、设置各种“鬼门关”在举国上下各行各业层层级级方方面面考外语;一方面宣传要有这个自信那个自信、这个国情那个特色我们伟大的本土主义自己有“无比优越性”,另一方面却竞相通过大千人小千人计划以对土鳖粗暴歧视的所谓“优惠政策”大规模引进这海归那海待乃至具有国际水平的“江洋大盗”,谁里通外国与外国沾亲带故谁荣光、谁与国际接轨套近乎谁光荣……这种分裂症最普遍最严重最可怕最……,不敢再往下罗列了!​

6.法-理分裂:在诸如所谓《教育法》之类成文法律角色定位上,大中小学所有教育机构都被定义为“非营利性”的,可是在“官本位”教育行政体制驱动下,各级各类学校都在大张旗鼓钻空子搞创收、做生意谈项目、卖文凭吃牌子。也就是说,从幼儿园“学前班”到大中小学各种“学中班”乃至各种寄生在应试教育系统上的“学外班”,都概莫能外地以体制内的“合法”外衣“有计划、有组织”地干着非法不合理不名誉不光彩的勾当。​

7.教-研分裂:本来教学科研相辅相成一体化,学校学校,就应该“以学为主,兼学别样”(毛泽东语),也就是教育教育应该以“教书育人”教学为主,兼搞科研以支撑提升教学水平,教学是主业科研为副业;但是,在我们如今的教育政绩考核机制驱动下,教学单位、教育机构、教师职业逐渐异化为“作坊、学店、文痞”,在大中小学特别是大学通行的显性隐性规则是“务正业搞教学的被逆向淘汰死路一条,不务正业做学官拿项目赚钱写paper的大行其道甚至可以吃里扒外”,职业教育生态链日趋恶化不堪目睹。​

8.新-旧分裂:多少年来,“创新”已经成为举国上下喊烂了喊恶心的流俗用语,现在更是有个新口号叫做什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但是,究竟什么是创新?几乎没什么谁去“求真”追究。其实,所谓创新,简单地说,就是六个字“旧要素,新组合”。没有在宽松自由蓬勃向上的土壤环境中长期潜移默化积累的旧要素,哪来厚积薄发的“新组合”能力,没有这种环境及能力要“无中生有”说创新搞创新,这跟瞎扯淡没有什么两样;没有开放自由公平竞争的市场经济土壤环境,以及企业家能够大张旗鼓、理直气壮唱主角的活灵活现真情境,而想在这也不准那也不可以(某大学所有教室里就堂而皇之地悬挂着连正常小学生守则都算不上的“六不准、六不要”标语牌)、这也敏感那也不能说、这也有标准答案那也有绝对对错的官本位应试教育机构中,让从来就不直面现实生活、将自己关在象牙塔中自得其乐自我陶醉自以为是甚至做些鬼使神差自淫猥亵事的无职业底线操守者“教”那些同样被应试机器“搅”呆了的大学生搞所谓“创业”(创业教育、教育创业),这开得简直不是“国际玩笑”而是“宇宙神话”!令人特别作呕的是:现在的各级学位论文,十有七八连用汉字母语依照常规语法写一个能够正常表达的文本都做不到(也包括书匠本人这篇博文你看看作为“职业老师”竟然胡说八道胡拉八扯的都是些什么狗屁不通的文字),却要求学生声明有若干个具有所谓原创性的“创新点”,这也太(此处隐去脏字)扯淡了!​

9.真-假分类:还是曹大师通透了解中国国民性,他老人家说得好:“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多少年来,中国式假大空教育制造出了一批又一批、大批大批真假不分的真假文凭(真的假文凭、假的真文凭?)。毫无疑问,正如曾是大官学官而今已经退休的宝校长说的是:中国最大的假文凭在官场——“官大学问大”早已是常态,官员在自己办的大学里面“在职”拿文凭,此乃所谓“在职研究生”是也,君不见现在抓起来的贪官哪个不是“在职研究生学历”?!没有被抓起来的呢?你敢说吗?因为人家在台上官大,你敢说都是假的?同样,因为“瓜田李下”常识,你敢说都是真的?你用脚趾头想想:这样的大官“在职研究生”,在自己办的大学里被豢养而寄人篱下的所谓“研究生导师”门下,究竟谁才是“门下走狗”那还用说嘛?!究竟谁是师父谁是徒弟谁导谁啊?这样有很高“官位”在职“当研究生”拿的真文凭,与大学旁边行人天桥上写电话号码办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拿到的假文凭,谁更真谁更假谁更有品味谁更猥琐谁更劳民伤财拐弯抹角谁更经济实惠直截了当?还需要做科学实证研究吗?!​

10.美-丑分裂:时下,如果你问:人类有最普世的价值观吗?这话已经成为"敏感话题”。但是,按照书匠多年来受教育被灌输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辩证唯物主义方法论,包括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的老三篇“矛盾论”“实践论”诸论,至少按照没有实质内容只有语句符号外表的“形式逻辑”(这个中国没有,很有可能是“西方价值观”,虽然它与马克思主义同样来自“西方”,若是这样那我们就将它暂且搁置一边不论),我知道而且谁都知道谁都不能也无法否认的一个常识性道理就是:有特殊就有一般,具体与抽象对立统一,一般普适性原理与具体特殊性情景是孪生姊妹!这应该没有什么异议吧?撇开各种意识形态分歧、跨文化差异,包括宗教与科学两界对立,“弘扬真善美,抑制假恶丑”总该是没有什么争议的人类最普世之价值指向吧?!真假、美丑、善恶三者成对一一是高度负相关的,真善美、假恶丑两组各自是高度正相关的,真假不分必然导致美丑颠倒、善恶没有良性互报,由此导致的可怕分裂书匠就不说了吧!也不敢说了。

附记:除了这十种分裂症,还可以罗列N种症状,这里所说的主要是学校教育,但没有局限在学校教育,由于职业生涯亲历亲闻亲见,很多停留在“感性”层面有感而发,而没有上升到理论高度做出严谨实证科学研究,也按一个自圆其说的逻辑框架条分缕析,请严肃认真的同行同事多多包涵为盼!显然,这里罗列十大症状,仅仅是为了凑个整数,只是按照中国式风俗习惯图个“十全十美”(不好意思这里恰巧相反,是“十不全十不美)吉利吧了!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