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宝元 > 贪官污民鱼水情

贪官污民鱼水情

日前拜读共识网上《贪官很贪,民也不软》一文,书匠感到,独家赐稿作者犹如说破“皇帝新衣”的纯真孩童,说出了久存每位国人心中的“魔鬼”,直戳国民意识形态“软肋”,读来有种“直白清新”的美。

作者指出:“当我们抨击贪官污吏中饱私囊的时候,当我们斥责富豪为富不仁的时候,不妨扪心自问,自己就没有损公肥私、损人利己?”他平铺直叙地列举了人人都可以观察到的普遍国民日常“偷鸡摸狗”行为,并得出结论说:“当道德成为社会问题时,就不是某个阶层或某个群体的问题;当贪腐成风时,就应该从制度建设和法治建设上寻找原因,而不是归结为某群官的问题。这才是我们思考问题的切入点。”

此大作者文风直白淳朴,主题观点也清新明确,不过,对于习惯了“重口味”的书匠来说,读来还是有些“不解渴”、“不过瘾”。于是,作为其读后感,再补充几句“解渴”、“过瘾”的糙话俚语。

在“官本位,大一统”的千年故制中,为官者上蹿下跳(上蹿跪拜颂圣万岁而下跳蹂躏小民百姓)、左拥右抱(左拥文痞粉饰太平而右抱红商权钱交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行政垄断能挣钱,其魔爪四面八方延伸开来,可以触及渗透到伟大祖国长城内外、神州大地各个旮旯角落,这些“农民的儿子”、“屁民的孙子”们以公权谋私利搞起腐败来,那可叫个肆无忌惮、胆大包天而无所不用其极是也!

如此这般,一来二去再三再四,日积月累数千年如一日,自然而然就浸润孕育出博大精深的“无官不贪,无吏不污,无民不腐”优秀文化传统,厚积薄发出“官官相护人治人,处处都有鬼把门,前门摆设走后门,重峦叠嶂众党群”的不断翻新旧常态来。

在这种文化体制“新常态”下,大家都彼此彼此,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山吃水靠水吃山,神有神门鬼有鬼门、猫有猫道鼠有鼠道,大家都有或多或少假公济私机会、或大或小贪污腐败原罪,谁也不要说谁。于是乎,你若愣要指桑骂槐无异于坑蒙拐骗瞎把歪。可以按照大胡子老马关于“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方法论做如是推断:古往今来的“国骂”,包括史无前例的“革命”,无异于流氓耍流氓;具体点说就是,一切痛恨臭骂贪官污吏黑心肠的,不是因为真的嫉恶如仇而想从善如流,而都只不过是由于没有被咒骂者所拥有的贪腐机会、条件、空间、水平和规模而捶胸顿足痛心疾首罢了;所有以强权、极权、大权特别是枪杆子里面的政权声嘶力竭反腐败的,都不是因为他自己多么干净清廉、多么为民做主爱民如子、多么伟大光荣正确,而真真确确的是由于他不是自己人、不听自己话、不崇拜自己万万岁……而已。

换句话说,在一个“人人走后门拉关系”的社会中,在一个“不腐败就没法做官,要做事就必须腐败”的官僚体制下,在一个“孤家寡人伟光正,大小官吏都磕头,小民百姓齐颂圣”的神州里,所有咒骂贪官污吏的小民都类似吃屎挑不到尖的跳梁小丑,一切反贪举动都无异于赤裸裸耍流氓的愚民作秀,而凡是热炒“完全彻底干净”“零容忍”“不惜一切代价”“以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反腐败抓贪官的,都等于比街头泼皮无赖大骗子(如赵本山卖拐)还恶劣愚民十万倍的大忽悠。

过去宣传“军民鱼水情”,是为了逃避职业军人的应有责任担当,以便藏到老百姓家里“浑水摸鱼”蒙混过关,最终避免去钻日本鬼子的大裤裆;如今在“官民贪腐鱼水情”的真情实景中,回避腐败的制度性癌变而装模作样浩浩荡荡去抓贪官,这又要是干什么来着?是让唯后门游走的屁民钻独垄断利图的官爷大裤裆?还是相反,让几个权力角斗场上倒霉蛋、替死鬼去钻高高在上晴天大老爷的大裤裆?抑或是全民在个别“忘我之心不死的别有用心者”愚弄忽悠下大家互钻裤裆?嗯?!对此,书匠不得而知,故而无言以对恩啊……。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