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5年09月13日 15:12

不能当真:科研项目那点事儿

不能当真:科研项目那点事儿

科学求真,这是谁都知道的。但在我们这儿,科学研究不求真,甚至求假,是惯常事或新常态。

早年,书匠从事统计工作,那几年光景,数量技术经济模型很时髦,编制“投入产出表”很热门,山西、河北都在编……早就听说,由地方政府主导的所谓科研项目之“研究套路”,在实际中是倒过来的,先深刻领会领导意思,然后论证其有无比正确的“科学根据”;这就如同当年科学家钱学森先生那样,先深刻领会"大跃进“的正确政治要求,然后“科学论证”亩产是万斤还是数万斤,也就是说,先看看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意思,想要多少斤就论证多少斤,所谓“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真实隐......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3日 14:29

高大上散文诗欣赏

高大上散文诗欣赏

按:号召各位博友,认真学习欣赏如下高大上散文诗,并写出心得体会,一定告诉博主你所正确领会的中心思想,用老百姓我能够听懂的话,浅显易懂地告诉书匠这诗词究竟是什么意思?

XXX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应有之义。

推进XXX体制改革首先要树立和落实正确的理念,

统一思想,引领行动。

要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

发展和保护相统一的理念,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

自然价值和自然资本的理念,

空间均衡的理念,

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理念。

推进XXX改革要坚持正确方向,

......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3日 13:19

迎评促假:教官督导那点事儿

迎评促假:教官督导那点事儿
前几年,教育部在全国范围内自上而下搞大规模搞本科学科评估的时候,书匠曾经放过炮。
一次,在教务部门召开“迎评促建”座谈会,书匠忍不住“多(大)嘴”:你们这套评估办法——事先打招呼说,我要在某某时间评估你了,要好好准备准备,“迎评促建”哦!——与其说是“迎评促建”,倒不如说是赤裸裸的“迎评促假”!谁都知道“迎接评估”、“准备准备”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按照“要求”、合乎“标准”地认真作假材料(假教案假作业假论文)嘛!这是忽悠被评估者还是你评估者在忽悠自己?忽悠上面领导还是想忽悠“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嘛?!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3日 07:23

考分致命:应试教学那点事儿

考分致命:应试教学那点事儿
大学应试教学,是中小学应试教育的自然延伸和必然结果,在劫难逃!
每次学生上课选课,关心的首要问题就是:“老师,这门课怎么考试?”平心而论,学生的这种条件反射或本能反应,是我们施加给他们十几年的万恶应试教育导致的,似乎怪不得他们。
但在老师从第一堂课“谆谆教导”大学研究性行动学习思想方法,到最后一堂课至,整个学期都一直贯彻此指导思想完成教学任务,乃至考试前的答疑辅导,以致于最后判完成绩,竟然没学期都还会有那么几个“好学生”上门如讨债般讨价还价讨要分数的,你说作为一个职业教师尴尬不尴尬?这要命不要命?......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2日 17:30

文革遗症:老辈经济学家那点事儿

文革遗症:老辈经济学家那点事儿
说到专业背景,书匠其实是很尴尬无奈的。
自以为是经济学科班出身,但经济学界圈里人从来不认;说是搞管理学的吧,说穿了还真是半路出家的。
想当初,年轻的时候,感到自己似乎什么都行——计划统计搞混搭,经济管理不分家,财经从来不算账,国民经济有计划,宏观管理还专家……结果很尴尬:人家“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现在人老体衰,干什么都没有一点自信了,但因身在京师学堂这个大庙里,人家又转过来了:“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什么“教育专家”、“中心主任”还“著名”……说来都脸红!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2日 15:39

我想说说“那点事儿”

我想说说“那点事儿”
说来惭愧,当年明月的网络连载历史小说《明朝那些事儿》,书匠真没拿来读过,但这书的大名,特别是“XX那些事儿”流行语,却如雷贯耳,而且极为欣赏,对石悦其人此语惊叹不已——真是“太有才了!”
大家知道,按照国学传统,修史,包括修明史,这都不是一般人可以干的事情,要由很高品阶(好像是皇帝跟前贴身)的史官大员专营,而且要正襟危坐、表情庄重,还有有本事做“历史虚无主义者”或“历史修正主义者”,也就是说,根据当朝政治特殊需要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巧妙编纂,一不小心就会被罢官甚至掉脑袋,显然这属于所有职业中极度“高危职业”。远的不说,当代明史专家吴晗......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1日 17:34

女排夺冠,教授发言,何错之有?

女排夺冠,教授发言,何错之有?


刚才在新浪首页“体育”专栏下看到一个新闻标题“中央财大教授炮轰女排夺冠”,感到很奇异——怎么财经教授该行搞体育了?打开一看,原来是“扬子晚报微博”的一篇报道,标题更吓人,后面还加了一个:称“拿个冠军算个毛”。报道说:中国女排上周获得世界杯冠军,时隔11年再登世界冠军的宝座。对此,微博认证为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教授的王福重(@王福重)却公开发文称:“从几亿人里挑几十个人,花钱养起来,天天训练,跟人家业余自费临时凑起来的比赛,拿个冠军算个毛啊。”之后,他又发表了“高校应该取消特长生”、“奥运冠军不该免试上大学”等观点,王福重的一系列观点瞬......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0日 14:30

教师万岁?别了……

教师万岁?别了……

早上六点起床就来到隔间,一口气用了近七个小时写了那篇《理论自信哪里来?》长文,中间有两拨孩子手拿鲜花进来,我才知道今天又是我们可怜的教师过节的日子了,本来多少年前就早嘱托过他们,一定要代代口口相传地告知,书匠师父我拒绝过这个职业节,而今又在激情满状地创大作(或许是闯大祸),真怕打乱思路接不上气儿,于是就代理不睬不痛不痒地敷衍说了几句,就将他们给打发走了。本来接下去是想以《为什么还是标语口号满天飞?》为题作一文,谁让这该“死”的教师节撞上我了呢?因此权且将题目改成这样,也可以乘机吸引一下眼球,否则写了白写,没人注意大家也懒得看。

日前去一......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0日 06:45

理论自信哪里来?

理论自信哪里来?

关于“自信”的话题,没有一点自信的书匠我,本来是最没发言权的。但是,这人世间的事就是如此吊诡,往往越不自信的越要将自信挂在嘴上,而越自信者越不屑谈什么自信。如此说来,书匠我还是很有必要、最应该来谈自信问题的,尤其是所谓“理论自信”问题。

说到自信与不自信的话题,书匠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个同事来,据他说是从小在清华园长大的,但书匠感到,他老哥平日里那说话的口气、做派阵仗,其实比军区大院长大的,还要大N多倍。在高度不自信、无地自容地自卑的书匠我看来,这老小子浑身上下自信满满大如牛的气场,简直就是哈耶克所说的“人类理性致命的自负”之典型代言人,甚至......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9日 09:03

国人爱红歌,究竟啥情况?

国人爱红歌,究竟啥情况?
革命歌曲,又称“红色歌曲”,或合称“红色革命歌曲”,简称“红歌”,顾名思义,就是武革文革“血染风采”年代革命群众到处传唱的流行歌曲。我们的问题是:为什么在“无产阶级革命”已经过去大半个世纪了、“社会主义建设”也早已跨入21世纪、全球数字化移动互联网已经成为老百姓现实生活的今天,打打杀杀血染的红色革命歌曲还依然如故地照样流行?据书匠分析,大致有如下五大原因。
首先,虽然革命歌曲属于革命文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武革”年代作为不拿枪的革命武器发挥了发动群众、鼓舞士气、抨击敌人的不可或缺之重要作用,但是那时候创作和传唱革命歌曲毕竟属于“擂鼓......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8日 15:10

革命文艺是什么工作者?

革命文艺是什么工作者?

1942年5月2-23日,在延安整风期间,毛泽东亲自主持召开了有文艺工作者、中央各部门负责人共100多人参加的延安文艺座谈会,并在第一天发表“引言”最后一天归纳“结论”,全面系统无比权威正确地论证了“文艺工作(者)”与“一般革命工作(者)”的关系,从此中国诞生了一个很具特色、无与伦比的职业群体叫做“革命文艺工作(者)”,沿着伟大领袖给指引的正确立场、态度、工作对象,这群天真烂漫而又无比悲催的知识分子群体在“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漫长革命历史过程中不断学习改造,扮演了无比特殊而又诡异的社会角色,发挥了无比重要但莫名其妙的历史作用。

在这些参加“座谈会”的老......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7日 17:13

抗日红剧黄我中华

抗日红剧黄我中华
抗日红剧,又名“抗日神剧”,因为是剧情背景大都是“红色革命”主旋律,又因为剧情几乎无不是神神叨叨神魂颠倒粗制滥造无厘头,故名。这种装神弄鬼红黄剧,多年来早已泛滥成灾,而在大阅兵的日子里尤甚,形成又一浪广场红灯区夜店般狂欢高潮,几乎所有电视台从早到晚千篇一律连篇累牍不厌其烦地都在轮番播放,由于这些神剧依然高耸“红色主旋律”主题,所以其固有的“战争游戏化,我军偶像化,友军懦夫化,日伪白痴化,红色黄俗化”五化黄色手法,没有任何改进改善改变的迹象。
首先,抗日红剧创作者没有对战争残酷非理性做深刻反思、通透反省和高层次认知,缺乏对人类生命的......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6日 21:58

美不美,中不中?

美不美,中不中?

在我们豫西塬上那旮旯,平日里人际间最暧昧而常用的问语,就是“美不美?”“中不中?”——毫无疑问,对于我们的父老乡亲们来说,日子过得“美不美?”这事那情“中不中?”,是最最大的头等大事、最最核心的民生问题。不过,这里要说的话题,其实纯属潜意识联想、随便借题发挥。所谓“美不美,中不中?”实指“美国不美,中国不中?”之简称,后者之国际间“宏大叙事”与前者之乡邻间“猥琐俚语”,不能说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要说有多大直接关联,还真是不太好说。

之所以想到就这个题目来作文,主要因近日几个“里通外国,吃里爬外”分子而起——诸如民贩恒均、画家丹青及北美崔哥等......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6日 16:37

张维迎论思想旧文录

张维迎论思想旧文录
  
   
   按:这里辑录了经济学家张维迎论思想及思想市场的三篇旧文,其核心思想认为,社会的变革和人类的进步基本上都是在新的理念推动下出现的,没有理念的变化就没有制度和政策的改变,而没有思想市场,就很难有新的理念的出现和传播,从而整个社会就失去了变革的源泉,而就没有中国的未来。供博友研读批评。
 
 
没有思想市场就没有中国未来

张维迎

(2014年06月22)

 

我们经济学......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6日 15:18

杨恒均语录3:中国不中

杨恒均语录3:中国不中

从“以国为本”到“以人为本”

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将军说:“美国成功的秘密不在于华尔街,也不在于硅谷,真正的秘密在于长盛不衰的法治和法治背后的制度。”当谈“西进”的时候,他是一位很优秀的军事战略家,高瞻远瞩,而在这里,他却转换了身份,成了更优秀的政治思想者。作为军事战略家,他思考的是“西进的中国”对抗世界围堵的战略意义,没有几个人比他说得更透彻的;而当忧国忧民的品质让他跳到另外一个台阶,变成了思想者来思考中国与世界、中国崛起这个更大的框架时,他开始主张“内进”(解决我们制度自身存在的问题),反思我们“除了钱还有什么”的价值观念......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5日 20:12

美国不美2:崔哥三则

美国不美2:崔哥三则
军事机密:美国不搞大阅兵的三大原因!

北美崔哥


原因之一:美军国人天生走不齐步!

据北美崔密告,这个国家自由散漫惯了,毫无集体意识,主张个人英雄主义,打仗对美国人来说就是一个不怕死的酒鬼复仇的过程。你教美国人踢正步,说手要摆到第三个扣,他会问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摆到第三个扣,没扣子的衣服为什么就不能穿。跟这么缺心眼的民族讲理......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5日 12:41

革命+浪漫=啥主义?

革命+浪漫=啥主义?
在那武革加文革、文革加武革的革命年代,革命群众看不看革命文艺,大家都听说过什么“革命浪漫主义”,虽然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是“革命浪漫主义”,但都朦朦胧胧感到“革命”与“浪漫”有某种莫名其妙千丝万缕的联系,“革命+浪漫”肯定是等于个什么“主义”,而究竟是什么主义,是好主义(好主意)还是(坏主义(坏主意)谁也说不清道不明。近来举国上下又再度弥漫着“革命+浪漫”的气氛,这究竟会酿出什么“主义”来?要走向什么“主义”?令人困惑无比顾此失彼、左右为难不知所措,书匠也与全国人民群众一样“如热锅上的蚂蚁”心浮气躁焦虑不安,于是发酵出博文此篇,想系统整理一下思绪说说究竟是啥“主义”会导......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3日 20:39

“大公无私”的无比优越性

“大公无私”的无比优越性

据考,关于“大公无私”的成语典故,最初是由孔老夫子引申春秋时期晋平公让祁黄羊两次举荐胜任者典故而高屋建瓴总结出来的,其大致意思就是“荐能不忌仇,举贤不避亲”,而它的直接释语则出自《汉书·贾谊传》:“为人臣者;主而忘身;国而忘家;公而忘私。”但此语,放在当代中国共产主义思想意识形态宣传的高大上语境中,成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宏大叙事”,其核心意思则是“公共利益至高无上,因此让大家为了国家集体公共利益都应该无私奉献乃至排除万难不怕牺牲”。本文仅在此语义上,相对于“私人权利至高无上,谋求国家、民族、集体或单位在内的公共利益必须以私人权利为基础,而且在什么时候任......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3日 02:42

“阅兵”将成中国新常态?

“阅兵”将成中国新常态?

再过数小时,礼炮齐鸣、万民欢腾、举国同庆的抗战70周年阅兵仪式就要开始了,那个“激动人心的尖峰时刻”就要到了!那个“扬我国威、威我中华的宏大场面”就要来了!

就在七个月前,环球时报【环球军事报道】曾引用外媒消息称“从今年起至2021年,中国将举行4次大阅兵”,说英国路透社引述不具名中国高层消息人士的话称,这4次阅兵的时间分别是:2015年9月3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2017年8月1日解放军建军90周年纪念日,201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70周年纪念日,及2021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纪念日。该消息......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2日 20:29

杨恒均语录2

杨恒均语录2

人性与制度,是千百年来说不清、道不明的。追求民主的“右派”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如果人性是善的,就应该实行一人一票的选举民主制,因为每人都会做出正确的决定;而如果人性是恶的呢?就更需要民主制度,因为需要每一个人都有决定权,“以恶制恶”,不让身处高位的一位或者少数恶棍为非作歹。言下之意,人性不重要,制度是第一。我大概也属于这种“制度决定论”者吧。

"人性”不定论是社会人文科学不同于自然科学的最大原因。“人性”是决定所有社会科学规律的关键因素,可恰恰最有争议的也是人性。结果,弄得所有的人文与社会科学都好像无规律可循。例如......

阅读全文>>